奎星阁
高二 记叙文 905字 49人浏览 巨蟹好小孩

奎星阁以前有多著名,我不知道,而它的没落,却是我亲见的!

和它的初次邂逅,已遗失在我懵懂的童年。也许是尚还年轻的母亲抱了我,经过老镇七变八拐的小巷,从经身旁匆匆而过;也许是年老的外祖携了我,去阁后那极毒瘤的城雪隍小庙,绕它身旁而过;也许是和表兄拉了手,去尝遍围着阁身而摆的那一天片小吃摊的美味时,不经意地一 ,惊了,敬了,便爱了。

无数次的邂逅,无数次的依恋,早 磨来了对它的最被印象。只隐约记得阁根下的小吃秀好,生意很火,爱热闹的乡人摩肩接 地在弹丸之地流连,让未见过大世面的我又惊又喜。常常和表兄在人潮里藏来躲去,隔着个把人,也难找到彼此。那时新镇未建,老镇最热闹的就是这块地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应该就是它的极盛的年代。

来辰溪读书,回家的路总爱挑老巷子走,一方面我有选择路的习惯,一方面老巷子有大街难以一见的好景象。老巷子有一段是朱砂的古城墙拼成的,和老屋门前光滑的青石板形成鲜明对比。小时不识字,常把嵌在朱砂石块的石板上的“辰溪邮政”念作“辰溪垂政”,那老写的“郵”可真似个“垂”字!

一路看来,尽头便是人人皆知的奎星阁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好大的阁子!”我惊异它的大。“可惜坏了!”

那基座,严实地砌起的基座,石块间竟能塞进两只拳头,朱色的石块残留着淡漠的晚妆,大有衰老之态。阁身破败让人发愣,沉红的丹青落殆尽,仅存的几片直直地愣在秋风里,像是某人桶入雨忘了取出的尖刀。窗根上争唱的飞鸟,奔跃的雄鹿,摆尾的游鱼皆系着一张灰扑扑的脸,漠漠然地看着西沉的落日。正门的门棂上早已湮没了色彩的神人像,依稀地保持着若千年的微笑。

“这是那里的阁子?怎么见过?”我瞪着阁门上已看不出笔划的阁名,好疑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是奎星阁呀!”阁檐上锈蚀的铜铃哑着声音喊迫:“小时候,我为你唱过歌!你竟不认是我了。”

阁瓦上萋萋的野草招摇着:“它是你小时候的奎星阁吗?不是吧!你可瞧准了!它不是你奎星阁!”

我不可否置地点点头,怔怔地瞪着那神人像若隐若现的微笑。“胡说!你哪里是我的奎星阁,羞羞。冒充!”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飞也似地逃出巷子,害怕听见那铜铃带着悲 的语音,害怕那鸟兽不然的眼,甚至那神人像和善的微笑,也念我产生莫名的恐慌。

阁子老了,那我们的文化呢?

指导老师:唐龙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