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
初一 记叙文 2239字 274人浏览 ghli007

我 的 母 亲

甘肃省永靖县永靖第一中学 邮编 731600

豆 鸿 秀

周末了,打电话叫母亲上来洗澡,母亲慨然答应了。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了,剩下的我就开始准备洗澡用的各种东西还有药草,这也是母亲的提议,说用那个艾草泡澡很保健,一切随着她的心意。过了会她果然来了,和上次一样洗完我就送她坐车回去了,在送走母亲回家的路上心里略觉宽慰。

母亲是庄稼人,但很爱干净,过十天半月就在家里擦洗,冬天比较冷,家里洗诸多不便,我很早就说到我家里来洗,她总是各种推脱,我知道她什么意思,一来怕给我们添麻烦,二来母亲很保守,旧式农村妇女的心理,有点害羞,我说了女儿的家不要介意,但不管怎么说,她总是不愿意,我看见她那样也不再强说。这几年母亲年岁大了,随着年岁的增长,各种老年病也不可避免,高血压,腰疼,腿疼,头疼,似乎每次见面,老感觉她不是这里不舒服就是那里不舒服,看见她那样,我心里开始着急,生怕她小病转成大病。今年搬了房子,卫生间买了个很大的泡澡木桶,用过以后感觉不错,而且保健知识说,泡澡对人体有诸多好处,老少皆宜,尤其对老年人的各种老年病,我又产生让她到家里洗澡的想法,并且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让她洗一次,正好春节前,每个人都要彻底干净清洁的习俗,我找了个很晴天的日子,精心准备,把孩子爸也打发走了,然后去母亲家说,不出意外还是推脱,我说木桶是柏木做的,她吃的柏子滋心丸就是从柏木里提炼出来的,泡澡药草也有,能治各种老年病,不用花钱买药吃就可以泡好病,一定要她洗一次感觉一下,如果感觉不好以后绝不再说,大概是我说了可以不吃药就可以治好病她心动了,终于答应了。然后一同来家里,我把木桶水放满,药草放进去,一股淡淡的药草气味弥漫开来,浴霸打开,卫生间热气腾腾,母亲进了木桶,我让她放松闭上眼睛,帮她搓背洗头,边洗边问她感觉怎么样,她说热水里很舒服,前后大概两个小时洗完。第二天打来电话说,感觉身上软作了不少,以前老是僵硬的,而且似乎睡眠也好,我就立马趁热打铁,那以后继续保持,就可治好病了,她说再说吧,还说我们忙会不会不方便什么的,我一听就说你又开始了,但害怕她以后不来洗,心里有点嘀咕。

母亲没念过书,不识字,甚而或许也不知道“百善孝为先”的大道理,但她确实是一个很孝的人,至少在我的眼里是这样的。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外奶因为家里的变故,受刺激傻了,疯疯癫癫,最要命的是大小便失禁。或许是舅舅和舅母不够好,我揣测是这样,在我的记忆里,外奶一直住在我家里,直到去世,去世是快接近70岁了,就像每年过年的那个月不在我家里一样,外奶临去世前还在我家,后来看着不对,才赶紧叫人通知舅舅来接走外奶,接过去没多久外奶就去世了。我们这里的讲究老人要在自己家里过世,尽管是女儿家那也是外人家,母亲说我不能让我的兄弟们背上不孝的名声。外奶因为是大小便失禁,裤子每天必须要洗,要不就味道很大,洗过晒干后还是有味道,母亲就专门用架子车拉来了些很干净的沙土,每次洗完就埋在沙土里,这个办法很管用,果然沙土里埋过的裤子味道几乎闻不出来,并且裤子很柔软。母亲也是个很正统很讲究的人,尽管外奶这样,外奶在我家一直住的是正房,就是我们说的堂屋,然后堂屋里外奶

盖的被子褥子不定期也要洗,就这样洗,夏天的时候,有客人来,也能隐约闻出味道来,但对我的母亲来说已经相当不容易了,那个时候还在生产队的时候,母亲每天要下地劳动挣工分,是纯体力劳动,回家来一般人都已经筋疲力尽了,而母亲好像永远没闲过,忙碌的身影,忙忙急急吃过饭,就洗外奶换下的裤子,而外奶每次换裤子好像还不耐烦,有时候唠唠叨叨的骂。我只要在家,也有个任务,就是定期提醒外奶上毛厕,有时候忘提醒了,她就尿裤子里了,然后母亲有交代,一尿裤子,就立马让她换,要耐心的哄着她把裤子换过,一次我让外奶换,她不换我也没耐心,就没再坚持,结果母亲回家看见外奶那个样子,就说我,怎么能让外奶那样穿着,狠狠的指责,还说把外奶尿了的裤子让我穿上感受,我小声嘟囔又不是我尿的,母亲一下听见了,抓了狂式的顺手拿起旁边的扫帚,怒视着我,你再说,再说一遍,还没等母亲明白过来,一旁的外奶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拿着一根细长的木条,扑过来狠劲的在母亲的腿上抽了两下,外奶尽管疯傻但她一向很心疼我,只要母亲对我不好,她就和母亲这样,我看见母亲的嘴咧了一下,满眼泪花,但她终于没有哭出来。就那次以后,外奶再出现尿裤子,我想尽一切办法让她换过。记得那个时候外奶的裤子很多,有很几条,而且都是质地很好的纯棉的棉布,吸汗柔软贴身。外奶有时候在家门外或者上街,不认识的人都不知道她是个智障病人,因为身上收拾的干净利落整齐。生产队的时候家家户户条件都很拮据,家里都好像没什么钱,营养品就谈不上了,唯一的营养品就是家里养几只鸡,养鸡下蛋,天经地义,是那个时候铁定的定律。我的父亲是生产队里的重体力劳动者,在我的记忆里他后背的汗水好像就没干过,但在饭桌上,父亲的碗里都很少有荷包蛋,而外奶的碗里不定期有荷包蛋,而我的父亲也为此从来没抱怨过母亲。

往事悠悠,时光如流水,恍然间几十年过去了。我有时候想,当年的外奶何其不幸又何其有幸,因为有一个很孝顺很要强的女儿,也算很尊严的度过了一生,而当年的那个辛劳而又孝道的母亲也步入人生的暮年,在谈到孝道这个话题时,我曾经不止一次的给我的同事说过,我不如我的母亲,但现在的我也在努力着。在母亲节到来之前,谨以此文献给我那平凡的母亲,愿我的母亲和全天下的母亲健康长寿,幸福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