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快乐的散文
素材 5646字 1225人浏览 ldx赖

篇一:母亲节,希望母亲平安


这是我第一次留意的一个母亲节,以前从来没有。
一直以来对于母亲节,我没有一点感觉,甚至母亲,对我来说是可有可无的。
我和母亲自小就是分开的,我跟随着奶奶一起长大,一直到现在,心里唯一牵挂的亲人,只有年老的奶奶。我不知道血是否真的浓于水,还是情浓于水。在我的记忆中,好像没有和母亲有过任何的肌肤接触,哪怕一个拥抱,一个抚摸,一次拉手。
我知道母亲把我生出来的时候只有十九岁,随后为了一家的生计开始了和父亲在外二十多年的奔波,长这么大,我依稀记得我只和母亲在一起过过一两次年,因为家里欠很多钱,平时她不会回来。也许自小就没有在一起,我对母亲没有任何的依恋、依赖,母亲是一个没有文化的人,说话不多。我自小就在自己孤独的空间中生活,排斥一切外来的东西,也许是这样,我自己把自己培养成一个自闭的孩子,因此和父母几乎是没有任何语言的,我们曾经在电话里说过话,但总不会超过三分钟。父母难得回来一天半天,我总是跑到外面不想回家,不是怕什么,是怯于面对。这种心理我自己也没法说清楚,到底是什么让我变得对自己的母亲是如此的冷漠。我们之间是如此的淡如清水,仿佛从来没有任何的血缘链接。
我没有为此努力过,也没有这种努力的念头。好像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总是陌生的,我对陌生人总有一种畏惧感,我除了身边的人,几乎不会和任何陌生的人说话,小时候的我,性格孤僻,却也很容易和一些同学发生争执,经常会被一些稍大龄一点的同学欺负勒索,我出于自尊也打过不少的架,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我的卑微,那时候除了奶奶之外我想我是需要一个健康健壮的亲人的,至少可以给我一点精神的安慰。高考完的时候我去过母亲工作的地方一段时间,我们是没有什可以交流的话语,在一个狭小的屋子里,我们各自做着自己手上的东西,仿佛在车上互不认识的两个乘客,天知道我们哪一刻到站后各自继续走自己的路。整整两个小时我们说的话,加起来不会超过十句。而且都是简单的一问一答。我们之间没有可以交流的话题,不知道是我的寡语让母亲尴尬,还是母亲的文化不足以表达自己想说的话,每次母亲只是简单的说几句话,每一次都想生离死别的简短交代,甚至到了高中,母亲还怯生生的问我:在学校有人欺负你吗?如果有的话就告诉老师。我默默的点头。
得不到的爱,也许永远会纠结在心里,从而会抗拒。假期的时候弟弟妹妹都喜欢到父母的身边,尽管在外的食住很不方便,而且是寄人篱下的生活。我总是不想去他们的身边,因此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独自地留在家里。于是,我与母亲的距离就越来越远了。有时候我会在一个人的时候,想起母亲的面孔,但是我几乎是很难完整的把母亲的形象在脑海里呈现出来,母亲在我的脑海里总是很模糊的。
以前总觉得自己是一个纸船一样的东西,父母把我生下来,放进水中,没有根独自的漂泊,小时候生得个子小,被别人欺负的时候,从来不敢骂别人没娘的,哪怕别人怎么的欺负我骂我,凭着硬邦邦的自尊,把一切都咽下去了,可是心里,是流着泪的,那时候我会很痛心的想,为什么不给我一个真实一点的母亲,这样的母亲我宁愿不要。后来慢慢的长大,母亲正在走向衰老,或许母亲更像是一个在茫茫无际大海里的一只纸船。
母亲是一个很勤劳的人,不懂得表达什么,但是很会干活,她干的活是不分日夜的,由于父亲是带病,家里几乎是她一个人支撑。她也默默的承受了,没有说过半句怨言。我见过母亲一个人在干活的情景,身体单薄的一个女人,那种场面让我想哭。我有点后悔,一直到现在我无法为母亲做什么。
如果上天有神灵的话,我希望,祈求它保佑我的母亲,不要让她受到更多的伤害和灾难。我无法把的的心声传到母亲的耳边,不管上天有没有真的神灵,我都祈求母亲,健康,平安。


篇二:母亲节里的怀念


四十年前我呱呱坠地,对那个怀胎十月生下我的女人,在呀呀学语时,我用学会的第一个词语“妈妈”含混不清地表达对她的无限依恋眷爱。
然而在后来不断成长的岁月里,我却记不清有多少次惹她伤心难过。
一次记不得犯了什么错误,被母亲拿树条追打。我一边恐惧地逃跑,一边对她“早知道就不生你了!”的怨责大声对抗:“谁让你把我生下来的!”这句没心没肺的话语让母亲在短暂的惊愕后对我更劈头盖脸暴打,我逃到一个混浊的池塘边,跳下去的心都有了,除了没有一跃而入的勇气。
男孩子长大了是要顶门立户的,所以哥从小就多得了她的宠爱,好吃好喝的先尽着他,然后是父亲,接下来才是我。一次哥地里干完重活儿回家,独享着刚出锅的油汪汪烙饼和母亲温存的抚慰,我的一腔怒气只好憋成一眶泪水和一棍子打瘸一只面前窜来窜去的老母鸡的勇气。
别人给哥哥提说的第一门亲事,后来因为女方中途变卦泡汤了。那个早被我当作未来嫂子喜欢着的温柔勤快的好姑娘,据堂弟堂妹窃窃低语讲,是因为我母亲脾气暴躁怕嫁过来婆媳关系难弄才不愿意的。这时再留意母亲,果然一天到晚唠唠叨叨爱发脾气,就恨她弄黄了哥的亲事,弄不好害哥打一辈子光棍。那好长一段时间里,进进出出我都板着脸,母亲问话也不肯给个好声气。
第一次将那个自认可托付终生的人领回家,父亲说了种种不同意的理由,那个人负气走了。我哭了,泪水啪嗒啪嗒掉进面前的火炉里,它们兹拉兹拉的声响和母亲压低的叹息抽泣声都被父亲的叱责压下去了:“都是你,看把她惯成啥样子了?”
38岁上才有我的母亲,年近古稀才做了外婆。女儿一岁时母亲来城里小住,有一回看着还没学会蹲下大便的外孙女站着就开始拉屎,母亲呆立那里除了不停喊“完了完了”不知该干什么。我冲进卫生间拿手纸,忍不住一脸对母亲反应迟钝的不满不屑。?母亲离去已经十一年了,三千多个日子的流逝,将我脑海里关于她的记忆冲洗得越加清晰。母亲的已做了母亲的女儿,在哺养孩子的艰辛中渐渐明白了她,明白她含辛茹苦抚养我多么不易;明白她的爱我只是不善表露;明白生活的重压毁坏了她的好脾气;明白养儿防老思想装满她一个不识字农妇心胸再正常不过——而越是明白,那些施给母亲指责怨恨的内疚愧悔,便越茂盛地滋芽长叶,鼓胀着抱愧的心胸。
母亲节年年有,而我已永远失去了母亲。没有母亲的孩子,只能够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感激九泉之下的母亲,感激她当年赐我生命和多年来对我的辛苦教养。
愿母亲在天之灵安息!——谨以此文寄托对母亲的深切哀思,并祝天下所有的母亲健康幸福!


篇三:母亲节,一个儿女感恩的节日


母亲节,这个节日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听说的节日,也是我做了母亲后第一次收到一个朋友的祝福,祝我节日快乐,我当时挺不明白,后来一查才发现是“母亲节”。是呀,虽然年轻,可我也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
而此时的我也想起了我年迈的母亲,想起她那苍老的容颜和满头的白发,常年在外漂泊,有时二年才回家一次,习惯了在外的生活,却也将母亲和家的牵挂给淡化了。再次回忆第一次去青岛打工时,那也是我毕业后第一次出远门,那是我第一次给家打电话,那时家里还没有电话,打到邻居家的,是父亲去接的,我问:“妈呢,她怎么没有来?”父亲说“你妈她不想和你说话”我不明白,我问为什么,他说:“你妈怕一和你说话,她就会哭,所以不敢和你说话”那时还是孩子的我,虽然心中有些酸楚,却也没有能深刻体会到母亲那时的心情,当年底回家,当我一敲响家门,我就听到母亲着急的脚步声和不停的应答声,打开家门,她竟然哭了,说我瘦了。它成了我人生中最刻骨铭心的回忆。
而等我慢慢长大,有了自己的家,也身为人母,却也将对父母对家的那份牵挂渐渐地淡化了,也很少打电话了,偶尔一次电话也是一些日常的问候和寒喧,慢慢地习惯了很少打电话了,有时一二两月也不给家打,那些“妈妈,我爱你,我想你……”等话语只有在城市人们或是电视剧才能看到,而对我们这种平凡的人们来说,对于终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来说,这些话我说不出口,可能她们听着也别扭,总认为只要心里有他们就行了。
在网上看一篇《不要让母亲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这篇文章,我才深刻地体会到,其实是自己在不经意间把母亲和家,把自己曾经对家那份思念和爱给淡忘了。而看到那么多人都在母亲节对母亲表达心中的爱时,我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愚蠢,爱在心底又谁知道?
天天坐在电脑前,身边就是电话机,却终日不知道拿起电话给父母道声平安,问声好。然而一天上班时间给客户打电话时,自己拿起电话就拨,拨通后听到电话那边父亲的声音,才蓦然发现自己错把电话打到了家里,听着里面父亲那熟悉而又沙哑的声音和那些不止的叮嘱,我才发现我真得想家了,母亲也抢着和我说话,问这问那,让我多注意身体,我才发现原来他们还是像我小时候一样的牵挂我,一样的爱我,我才发现我的心依然与他们系在一起,虽然我已为人母已经有家,可我依然是他们最疼爱的小女儿。
母亲节,我非常感谢能有这么一个节日,让天下所有做儿女的给母亲一个表达爱的机会,同时也希望人世间有更多的表达爱的节日,更希望我们做儿女的无论走到哪里,无论你是否已经有了自己的家,你也一定不要忘了给予我们生命的父母,不要忘了感恩,不要忘了给他们一个小小的祝福,哪怕是一句简单的问候,我想他们也会特别高兴的。
同时祝天下所有做过母亲,做过父亲的人,能永远健康快乐!


篇四:母亲节的思绪


今天早上,女儿告诉我今天是母亲节,我看看日历,哦!的确是母亲节哦,因为都是索然无味的生活,我真的没有特意记得这个纪念或者感激母亲的节日,生活的艰难或者事事的不顺……。
经过女儿这样一提,忍不住有些怅然。
母亲节不像春节,不是人人都盼望着过,母亲节不像圣诞节、情人节,要么带有西方文化的时尚,要么带有风花雪月的浪漫。在大多数疲于辛劳、苦苦穿梭在水泥钢筋建筑之间为了一日三餐而拼搏的人们(像我)来说,有的时候真的是记不起来了,记不起来在那遥远的小山村里,还有自己的家,还有生养培育过我的父母。
遥远到底有多远,相距不过数百里,坐车不过一个多小时,然而我却觉得怎么如此之遥远!
面对网络我们可以激情四溢,面对商机我们可以不遗余力,面对一个电视报道,一个感人的故事,我们可以泪流满面。然而,面对自己的母亲,我却有些呆若木鸡。是麻木吗?是悲哀吗?是遗忘吗?是痛惜吗?我不知道!
也许是生活中重要的事太多了:房子的贷款按揭一个月紧似一个月,要想办法筹钱;女儿学校又要收什么补课费,学习习惯也一直让人头疼;几天前看过的那辆车还是觉得有点贵,估计是买不起吧!想跳槽,不知道联系好的那家单位待遇能不能再高点;朋友都请客几次了,下次怎么也该自己做回东啊!卡费迪该死,敢骂中国人,海外学子游行得不错,应该索要赔款;几天前网络里认识的朋友,不知道到底长什么样啊?奥运火炬到珠峰了,什么时间能传到自己这个城市啊?胡主席的“暖春之旅”好像一切顺利吧!听说基金在跌,股票在涨,石油越来越难买了……
我突然记得上次母亲来到这个城市的情景,在车站接母亲时,见她头上裹着很过时的头巾,我还开玩笑地说“妈,你的打扮很个性啊,我估计在这个城市里再找不到您这样的打扮了!”现在想想,真的很后悔这样的玩笑话。母亲的到来本身就带给我无穷的遐想和缕缕炊烟般的慰籍。她是从我出生的地方姗姗而来的,她的不经意间的缕缕白发和对拥挤不堪城市末名的恐惧使得我如梦方醒。
我记不得我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不知不觉地离开了哪个我自认为贫穷落后的家的,当我南下求学北上创业,抛弃公职只身一人来到这个城市拼打的时候,我没有想过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儿子会存有怎样的牵挂的;在一次次的匆匆见面匆匆离去的时候我除了能拿出一点点零花钱给母亲做为补贴之外,也没有想过一个母亲对儿子所乞求的到底是什么;我买房子了,母亲从节俭的手中羞涩地拿出一千元作为“门户”,当我的家庭在风雨飘摇中几乎走到尽头,母亲毅然在楚苦中不吃不喝,用一种近乎哀求的倔强地挽救了我们的生命的一次灾难。
当那遥远的山村不再熟悉,萦绕在我心头苦涩的记忆随风逝去的时候,我的内心里充满了对现代城市快节奏高压力以及冷漠孤独的厌恶。宠辱升迁灯红酒绿莺歌燕舞,我知道伴随我的永远有我不即不离的母亲。
母亲节?哦,好像也是美国人茱丽雅发起的节日吧!我敢肯定在中国无数间茅草屋了的白发苍苍的母体们是很少有人能知道她的名字的。我是知道的,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打个电话?回去看看?还是给母亲寄点钱?我能做到的只是在这里麻木地怅然地失意地无奈地想想,今天是母亲节,母亲一向可好?


篇五:母亲节感言


我是个老粗,在感情上没有妇女同志那么细腻,我只会用行动来回报父母之爱。
俺没有姐妹,光杆弟兄三个,我系老大,俺三弟也在检察院工作,二弟是农民。我和三弟纯粹是从坷垃堆里奋斗出来的,顶着一头高粱花子进入国家机关工作,二弟初中毕业后,则从事了农业劳动。
我和三弟从小学、初中、高中一直上到中专、大专,后来各自毕业分配,参加了工作,过上了所谓的“公家人”的生活。在我们弟兄上学的时节,是父母,后来又加入了我二弟,他们默默地承担着繁重的农活,以期多收三五斗,来供养我们上学。现在二弟一家也与父母分家另过,而父母依旧耕种着那10多亩农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我深深懂得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父母给我带来的,所以每到周六、周日,只要机关没有需要加班的工作,我必领着俺儿子回老家,帮着父母做一些家务和农活,来减轻一点他们的劳作之苦。扫地、提水、烧火、刷碗……这些看似家庭妇女的活计,我做起来却很熟练。怪不得邻居大婶常对我母亲说:你看你家建民,跟闺女一样,每星期回娘家,还会包饺子做饭,刷锅刷碗!每当这个时候,我母亲都很欣慰的笑笑。
语云:父母在,不远游。我要说:父母劳作,我不享乐。每年的五一期间,正是老家播种棉花的大忙时节,农作物一旦错过了播种的最佳时期,将会影响全年的收成,所以在这时每当大家津津乐道于外出旅游时,我却在泥土地里分担着父母的劳苦。能为他们承担一份劳苦,我的良心就多一份安宁。。
父母尽管都是近60岁的人了,但他们的身体都挺健康,对我们弟兄也没什么要求,只是每每叮嘱我们在单位听领导的话,要好好干工作。就是这么简单的话语,多了他们也不会说。
老吾老及他人之老,幼吾幼及他人之幼。古人尚且知此,愿我们浮躁的现代人,也多给父母一点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