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春美眷,似水流年
初二 散文 757字 35人浏览 江晚晴

脱去寒冬的夹袄,一转身,春天如约而至。

初次体会春,是在大学的时候,周末回扬州老家,推车漫步在一条老街,老街一边的房屋是国民时期的建筑风格,窗户很大,每扇窗户上镶了八块四四方方的玻璃,推窗而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那是梧桐带来的春的气息。房屋的顶上盖满了灰色瓦片,瓦片中间,稀疏的倔强着一些散乱的杂草,它们也一样熬过了寒冬,正走向生命的暖色。即使在这荒芜的瓦片之间,也一样孕育着新的希望,这便是春的功能。

偶尔飞过的几只麻雀顺便也去给杂草们打声招呼,唧喳之间传递着春的消息。旁边的电线上也漠然矗立着几只麻雀,一动不动,凝视远方,是对寒冬里散落恋人的默默思念,还是对已逝冰峰岁月的无限感慨?一次激烈的振颤,抖落了一身的尘,几根随岁月老去的羽毛也缓缓飘落,路依然在前方,展翅一跃,消失在春的残阳里,没有一丝犹豫……

老街的另一边是我曾经就读的小学,育人夫子应犹在,只是容颜改。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孩子们的读书声依旧朗朗入耳。操场上,有几个孩子乘着东风放着纸鸢。也有几个班的孩子们放学了,脖子上的红领巾已经不知歪到哪里去了,书包的背带已经落到肘部,出了校门便一路的嬉戏,打闹中,书包撞在屁股上的声音与追逐的脚步声应和着,这是孩子们特有的天真,此时此地此景,照一张相,让它完整的停留在记忆的底片里,随时光的消逝而渐渐泛黄……

学校的一旁有间茶叶店,挂在墙边的黑板上写着硕大的四个字:春茶已到。静静的等待着热衷春茶的新老主顾们的光临。周围邻里中的一些老人们则端着茶壶,悠闲的讨论着有关今年新茶的话题,不时的咪上一口新茶,然后哈的一声长叹,犹如神仙般爽快…

如今,这条老街只剩下一半,学校对面的老房子已不复存在,新建的商品房空空如也,冷漠的嶙立在这春意盎然的古色古香里,而我的记忆尚未褪色,底片里的春天依旧如画般绚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