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丧魂惊
初一 记叙文 1943字 42人浏览 文库豆包

好!就是这个了!向四周环视了不久的我,终于找到了能让自己兴奋的大东西,于是像阻击手般的眼睛狠狠地锁定了这头庞然大物!听了同学推荐已久的广州长隆,现在想想果真名副其实。现在,本人正向堪称“全球顶尖过山车之王”的90度32层垂直过山车背城一战!

哇!想挑战这家伙的人可真不少,大排长隆!自己也这样排进去了。过了很久,终于,随着队伍的缓缓磨蹭,已经濒临其下了。偶合抬头一望,原来这么高!硕大无比的怪物“屹立”在我面前,就这么近!尤其它那把惊天地,泣鬼神的90度死亡“镰刀”,更让人惊惶!刚刚还不觉得,现在怎么那么吓人!心里开始有点忐忑不安,手心直冒汗,但是擦一次冒一次。紧接着一阵清晰但又刺耳的尖叫,使得我全身起鸡皮疙瘩。没错!是刚刚进去不久的那些人!眼睛直觉性地紧随着声音的来源望去,但什么也看不清,只看见那群“蚂蚁”

头朝下地垂钓在盘旋在空中的铁车上嚎啕大叫。简直是折磨人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原本坚定的心似乎开始摇拽,有种逃跑的趋势。但都已经排了那么久队了,走了岂不是更可惜?在忧郁当中,无意中随着人流走了进去。

既然都进来了,那就放胆地去玩吧!我这样鼓励自己。走近铁车,可能由于自己的行动太慢,发现后2排的位没了,只身下第一排的一个位置,而且是最靠边,我不禁怔怔地盯着那个位。别的项目游客都是争着坐第一排的位置,到了这项目上怎么变了?难道真的那么悬乎?

我勉强地坐上这个位,第一时间就在腰上系上安全带,只听见“啪”的一声,搭紧了,但还是怕自己没搭好,所以再拆开,再搭紧!最后拉下蓝色的保护装置并扣稳了,如果把过山车路线看成一个简单平面图的话,相当一个M型字母,先上再下,又上又下,但中间也有其他环节。终于,过山车终于颤动了。它缓缓地驶向那锋芒逼人的虎口——轨道最高点,再以全速迸流而下,似乎要后发制人,再给人致命一击!我的心跳跟火车在铁轨上滚动的“隆隆隆隆”的节奏一样。眼看自己已经慢慢接近虎口,却不敢挣扎,掉了可怎么办?想到这,不禁想往下面看看。不看还好,看了真叫我领会了32层楼的高度!可能自己已经紧张得两眼昏花,不敢相信,地上的人已经小得已经消失了,根本不存在说像什么芝麻大小,完全没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恐高,脚底下似乎有千万条毛毛虫在蠕动,麻麻的,何况双腿是垂着的,没东西垫着,那滋味可真叫人揪心,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如果从32层楼高的地方跳下去,还用说?当场砸碎骨头,折断脖子,一命呜呼!不知道当时自己哪来的想象力,但想到这,就感觉自己仿佛不是在玩乐,而是玩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来了!来了!原本向后倾斜的身体已经慢慢坐正,后来紧接着身体却往前倾!过山车慢慢地,慢慢地滑向下滑。终于,要从32层楼冲下去了。“啊一声尖叫引起了全车人的呐喊,也包括我。都认为车已经了,但意想不到,过山车竟然在空中滞停了一会。上半身明显已经和地面平行,此时,保护装置按住了我的身体,同时有两条可以抓的钢柱,但头部和脚什么都没有。手心直冒汗,滑滑的,感觉自己就好像蜷在一跟挂在32层楼高,螺丝松弛并抹满油的细柱上,稍微挣扎或放松就会砸下去!顿时手也麻麻的,想抓稳但是抓不稳。过山车的滞停让大家虚惊一场,松了口气。

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过山车就鼓足马力,雷奔云谲。又是全场“啊的尖叫,但这回可是真的了!我紧紧地,紧紧地抓着柱子,不敢松手,丝毫不敢!那强大的风力巴掌似的朝我脸蛋扇来,而且是不断地扇,使得我的脸蛋不停的抖动。不知怎么回事,当时就盯着地面——硬硬邦邦的水泥地!越来越进,就快要撞着啦!“啊我们不停叫唤着。哈!有是虚惊一场,过山车顺着铁轨蹬了上去。咦?整个地面怎么翻过来了?脚下面还有云?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才知道这是一个360度大旋!颠倒过后,过山车又俯冲而下!而且是斜着俯冲,跟飞檐走壁差不多,只是速度跟走有天壤之别!十几二十根支撑轨道的铁柱横着像我扫来,太可怕了!头昏目眩的,不知道又怎么回事来到了第二个轨道最高点,又要来次90度俯冲了!虽然刚刚已经经历过一次了,知道它下一步要干什么,但还是无比惊惶,手湿了,脚麻了,已经被这家伙摧残了差不多了!

过山车依然在冲击之前滞停一会,上半身再次与地面平行!真的,在32层楼高这样的高度两眼就正样怔怔地看着地面,虽然知道后来肯定没事,但那种超强视觉的冲击真的还是另我震惊,还是让我顾虑,怕车脱轨啦,怕保护装置松啦!等等一系列担忧,这是没做过过山车的人感受不到的。开始冲了,这次速度显然比刚刚还快,实在是受不了了,那种揪心的感觉太难受了。这感觉缠着我了几圈。在最后一圈大急后,我以为又是什么可怕的环节等待着我。没想到过山车慢慢减速,最后停了下来。卸下保护装置,忽然全身特别轻松,同时也晕晕的,头重脚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过后,一位不认识的年轻人用广东话跟我说:“朋友,还玩不?”我摇摇都,撒腿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