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并不如烟——父亲篇
初一 散文 1828字 184人浏览 zeng6891

光阴易逝,世事变迁。一些过往会烟消云散,但仍会有一些被深深地埋于心底。一个偶然的契机,一句话、一阕词、一首歌、一个熟悉的场景,就会令沉于心底深处的那些点点滴滴的记忆泛起涟漪,进而无止境漫延,直至泛滥。„„往事并不如烟消散,那些流逝的岁月,那些深刻在心底的烙印,那些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和情感,苦涩的、甜蜜的,从没有远离。每当夜深人静时,那些记忆就会变得鲜活而生动,我无法遏止怀想,任思绪无止境漫延„„——题记三十多年光阴流转,恍然一瞬。记忆中的父亲是个严肃的人,在单位他是个工作上作风果断,对下属近乎严厉的领导。姐姐们的心目中,他是个不苟言笑,对子女严格要求的严父。但对于我而言,父亲却是个无比慈爱的爸爸。在平时的工作中,父亲对下属要求很严,矿山的生产很特殊,放松对安全的要求就是害了工人们。在父亲的单位里,如果哪天轮到父亲值班,那些工人们是不敢有丝毫懈怠与马虎的。但,父亲的内心对他的下属们是充满了关爱的。1974年,父亲所在的煤矿发生瓦斯大爆炸,刚一解除警报,父亲就冒着危险带头下到了爆炸发生的工作面,来来回回背上来十几个受伤的工人,累得腰都直不起来。其实,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那里是很有可能发生第二次第三次爆炸的,可父亲没有考虑这些。据后来母亲回忆,父亲回到家里,仅是头发上,就洗出了几盆血水。父亲常常说的一句话是“安全第一,生命最重要”。但父亲的做法,也有很多人不理解,有的人是打心里反感。那时,政治上一有风吹草动,矿上的布告栏里就会有批判父亲的大字报,而父亲出入“五七干校”也不是一两次,这些事姐姐们都清楚地记得。我的父母都是很传统的人,特别是父亲,对孩子管教很严,可对我却很好,甚至可以说有点溺爱。平时,我们家里来了客人,女孩子是不能上桌吃饭的。而惟独我例外,父亲总是会把我叫到身边坐下,享用专权,比姐姐们多吃了很多好吃的。这可能就是我比姐姐们长得高些的缘故吧。其实,我是父亲的第六个女儿,我刚出生时母亲甚至考虑将我送人,在父亲坚决反对下和姐姐们的哭泣声中,母亲最终放弃了这一打算。大姐回忆说:刚出生的我长得确实很惹人怜爱。从此,我几乎是被捧在父亲的掌心里养大的。母亲后来经常回忆说,父亲下班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把我抱在怀里,即使吃饭时也不会放下。那时的物资是匮乏的,我们姐妹又多,家庭的经济条件当然不好。我们的零食很少,在外面,朋友送给父亲的吃食,父亲从来不舍得吃。一只梨,一个苹果,甚至一块西瓜,父亲都会拿回家来分给我们姐妹。小时候,父亲偶尔有时间带我出外玩,总是把我背在背上。偶有闲暇,父亲还会亲手给我做玩具。陀螺、皮卡、跳绳等等。记得上初中时,我患中耳炎发高烧,父亲一路背我去医院,就连在医院排队挂号、拿药都没有把我放下,竟惹来许多诧异的眼光。我的严厉的父亲,竟是如此地疼爱孩子!现在回想起这些来始终觉得很幸福。我的父亲,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是令人敬佩的。虽然当时我们家的经济并不宽裕,但父亲坚持要我们姐妹六个都接受高等教育。而那时有很多姐姐们的同龄人是不能上学读书的,或者仅上到小学毕业就辍学了。在当时矿上很多人的观念里,女孩子是不需要读那么多书的。可我的父母却不同,他们一直坚持要每一个孩子走向最高学府。除非政治大环境不允许她们继续求学。我有三个姐姐就是如此,初中或高中毕业就下乡插队了。父亲是个作风严谨的人,那时,我们的父辈们还没有几个人学会玩弄权术,以权谋私,他们大多朴实正直,严以律己。据后来母亲的唠叨和姐姐们的回忆,我的三个姐姐从插队的农村回城工作,还有其他姐姐毕业安排工作,父亲都没有托人走关系。其实,只要他的一个电话就能解决。姐姐们的工作和前程,全靠她们自己学习和努力得来。在我的印象中,父亲几乎没有休息日。当然父亲也没有什么业余爱好。偶有闲暇,除了读读报,就是会烧上一两道可口的菜肴,咪口小酒,享受一番。父亲爱喝酒,但一直没喝过多少好酒。有几次出差喝过茅台、竹叶青,父亲津津乐道了很久。父亲从不收有求于他的人送来的烟酒等礼物。反而是父亲经常在下班时,带回同事或下属,来我们家谈工作、喝酒。记得我很小时,有一年我们辛苦养大的几只鸭子,就这样被父亲带人来吃掉了,对此,我们姐妹还很不满了一阵子呢。

父亲喝酒时,总是喜欢说:什么时候,我的傻六工作了,我就能喝上六儿给爸买的酒了。可,这句话却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一九八六年一月的一个星期天下午,父亲在午睡中再也没有

醒来。父亲,你的六儿工作后买的第一瓶酒,却只能拿到你的灵前祭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