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高二 其它 1435字 60人浏览 曲麦拉姆

今天是2015年甲月乙日,我刚好20岁,大二的我独自一人百无聊赖的徜徉在高中母校。看那校门口的金桂银桂渐渐吐出来细小的花蕾,一股淡淡的花香在空气中酝酿,甚是愉悦。门口的门卫大叔与我早是熟友,见我回来,,乐呵呵的从小板凳上弹了起来,冲我呵呵笑道:“丫头,回来啦!““嗯”“这毕竟是你待了十年的地方,好好看看,好好记记。”一向待人冷淡的我冲他点点头,扬长而去。

从校门口进来,刚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小池塘,那是我童年最爱待的地方。儿时,顽皮的我常一人下塘戏水,不肯回家,玩到泡在水里瑟瑟发抖后才会回家。那会儿独自抚养我的母亲还年轻,脾气暴躁,总将她被抛弃的不幸归咎于我,于是总少不了一顿骂,几条子的鞭打。洗完澡后母亲和我坐在我的小书桌前检查数学作业,“这里错了,该这么这么做……”“听懂了么?你再给我写一遍。”我握着笔久久没有动静。她便气的浑身发抖,“啪”就给了我一个响亮的耳光。脸上火辣辣的,有怒但更多的是惧。我依旧沉默着,呆呆的像个木头。她见我紧握着笔,一言不发,以为我在暗自咒骂她,怒火中烧。指着我的鼻子,各种各样尖酸刻薄的语言如同一个炸药包,一下子被点燃,威力巨大,“你这没用的东西,你爸在我生下你之后便一走了之,你还不给我争口气,这么蠢,平常吃了那么多饭都干嘛去了?”经历过辱骂鞭打后,我擎着泪钻进了被窝,默默在心里发誓:以后等我长大了,一定要远离她,不,是让她从我的生命里消失,再有不要成为她那样的人。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母亲终于明白了这是她宿命里注定的东西,逃不掉,只能接受。

微微一抬头望见了初中用的教学楼,这是正值假期,教室里三三两两的学生懒洋洋地伏在桌上复习功课,我不由的记起初中的那三年。班主任梅子老师是个十分正派刚硬且又是有着温柔情怀的女老师,在我没考好的时候她会轻轻把我搂在怀里安慰我,在我思想出偏差时,总会严词厉色的教育我。在她手中被调教了3年的我终于能够正视家庭的不幸,学习上也取得了不小的进步,迁入了本部的高中。如今想想也多亏有了她,我才会勇敢的捅破幼年自做的困境之蝉蛹,迈入这花花世界。很可惜在我正打算循着她的训导试着接触这个世界的时候,我进入了高中。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想到这儿我我不禁心中略有遗憾,正打算收拾收拾重新向前走的时候,耳畔响起了一阵声音,"欸?这不是诺诺么?我回头一看竟然是高中班主任鹏鹏!他说“看你现在这样,比以前好多了。”“什么好多了?”“你开始一种心平气和的态度生活了,想想那时的你,玩手机疯狂迷恋小说,天天躲在被窝里看结果看成了一个大近视。可惜你悬崖勒马地有点晚,不然你可以考上数一数二的国内大学了。”

我听到这儿,一丝微微的笑意爬上嘴角。脑海中浮现出当年抓着一个小手机,津津有味地看小说,每看到动人的情节就会激动的满地打滚,为书中那小人儿的一举一动,揣摩欢喜,之后戴眼镜了的不可思议和震惊(从没想到我会戴眼镜),每天幽怨不已,讨厌自己。如今回想起来,倒没什么难过,没什么自责。毕竟那些都过去了。

刚和鹏鹏分别后我便接到了来自母亲的短信,打开一看只有简洁明了的生日快乐。我握着那条短信,看路边水洼倒影中的自己,倏然发觉已经过了10年,曾经那个口口声声要离开母亲的孩子,已经选择了宽恕,宽恕那些年母亲对她的种种伤害,努力记住她的好她的爱;十年,说短也不短说长也不长,作为普通人的我有圆满亦有残缺,但如今早就学会了接受;曾经经历种种而感到的伤心难过,如今全都烟消云散,只留下了微微的无奈和惆怅。下一个十年,我也愿意这样过,参差多态有喜有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高二:谭佳沐

十年72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