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玩伴
六年级 记叙文 2091字 845人浏览 caolixin1991

老家的大哥打来电话,说本家堂叔家的儿子结婚,问我能不能回去?我爽快地答应了。随着母亲的去世,父亲的年迈,家族的一些杂事都由我们兄弟承担了。亲戚亲戚,如总不走动,那还有什么亲情可言呢?

我中午10点多赶回了老家。堂叔家的门前已竖起了一个红色的、巨大的充气彩门,门两边站着两头巨大的充气狮子,威风凛凛,喜气洋洋。堂叔家的大门楼是新盖的,高大气派,五间大平房,里外一新,里边布置得富丽堂皇。院里院外满是前来贺喜的亲友和乡亲,热闹非凡。我一边与遇到的亲友和乡亲打着招呼,一边在院里院外闲转。堂叔家的院子我小时候经常来玩,他家的老院子是趁着一面悬崖挖成的窑院,三面都是窑洞。院中央有一棵大杏树,每当杏成熟的季节,我们一群调皮蛋是这里的常客。老院子在新房的旁边,当年的场院,现在种满了蒜苗、菠菜。站在崖边向窑院望去,只见原先的窑洞都已坍塌了,大杏树也已不见了,院墙也倒了,院中央栓了一头黄牛,正在地上卧着,真是面目全非啊!

接亲的车辆很快回来了,婚礼在司仪的住持下隆重地举行。望着那一对容光焕发的新人,以及满脸喜气、合不拢嘴的堂叔堂婶,我感慨万分。在我的印象中还是一个鼻涕虫的堂弟,已长成了一个英俊的帅小伙了。那美丽的新娘更令人像不到,她是一外国人,一个缅甸姑娘。堂弟在缅甸一家华资企业里打工,与当地的一位姑娘相爱,两人已在缅甸举行了婚礼,又带着丈母娘一块回老家办喜事。一个农村小伙,娶回一位外国姑娘,真是稀奇!

随着婚礼的举行,婚宴也开始进行了,人们纷纷就坐。以往农村办喜事都是请本村师傅做菜,很不像样子,很多地方借不到桌椅,站着吃的都有。现在农村流行流动餐厅,虽说花费多了,但也能在家里享受到像饭店一样的服务了。

我们一席10人中,我多半认识,其中有两个是我童年的玩伴,从小学到初中的同学。旁边远处一席也有一个我儿时的同学。我们一席的同学一个叫毛旦,是一位身材高大,满脸皱纹,头发斑白的壮汉;另一个叫儿子,是一位身材短小,秃顶,满脸漆黑,瘦弱的汉子。当然他们的名字都是小名,他们虽说也有大名,但村里经常叫的都是小名,大名反而没几个人知道了。旁边一席的那位同学叫改修,是一位方脸的汉子,很气派。他没有小名,我也没有。

阿翔,你回来了?多少年没见了。儿子向我打着招呼。

是的,我今天没事。我们多少年都没有在一块坐过了!我也很感慨。

你看着还不显老啊?毛旦在一边也笑着说。

哪里,老了。我也笑着说。

你们的孩子都大了吧?结婚了吗?我很好奇地问道。

我大儿子年前刚结婚。毛旦回答说。

我的两个女儿出门了,身边只剩下一小的。儿子也笑着答道。

啊,你们的孩子都结婚了,我大儿子才上初三!我感到很吃惊。

哈哈,你上学了结婚的晚。咱们这批同学,治民结婚得最早了,他的孙子可能都快赶上你儿子了!儿子兴奋地说。

是啊,他好像是在咱们上初二时就结的婚,刚结婚时他媳妇怀着孩子呢!毛旦也在傍边兴奋地说。

我记起来了,当时他家成分不好,他好像是拾了个老婆。我也很感慨。我记得治民家是地主成分,弟兄又多,家景很差。当时邻村有一个姑娘跟别人跑了,肚子被搞大后又被甩了,回家没法见人。他家里托人给他说下了。

酒席开始了,我们边吃边聊,都没怎么喝酒。我们一聊到以前的伙伴、往事,都很兴奋,但总觉着很客气,很生分。显然,我们已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当年我们一块玩,儿子是上树的高手,每逢遇到上树掏鸟蛋,都是他的事。毛旦则是浪里白条,捉鱼的好手,我的游泳技术好像就是跟他学的。记得有一年,我们一群小伙伴,在河边的水沟里忙了一晌,抓了一大篓鱼,有好几十斤。其中有一条红尾巴大鲤鱼,有好几尺长,提着尾巴头都快能碰到底上了。结果,我们不舍得吃,将鱼抬到了金门河畔的军营里,以3毛钱一斤的价格卖给了部队。我们每人分了一元钱,当时好像是得了一笔巨款似的,高兴极了。

初中毕业后,我们的命运发生了变化。我考上了高中,随后又上了大学,出来后参加了工作。他们都没有考上高中,初中毕业后就踏入了社会。儿子出去下过煤窑,当过小工,随后又买了个拖拉机,搞运输。毛旦刚开始跟别人学打铁,随后自己开了间铁匠铺,后来铁匠铺关门,他又买了收割机和其它机器,做点小生意。

看着他们,我也想起了我其它的一些玩伴。前不久,我见到了我们小时候的头箩头,当年他带着我们一伙调皮蛋,上果园偷桃,同邻村的小孩打架,没少闯祸。他初中毕业后接了他爸爸的班,到了煤矿上,当过一段采煤队长。现在内退在家,居然又做起了我们的村长。当年的调皮鬼,现在也已变成了一位头上没几根毛的小老头了。

当然,我也想起了我们这群玩伴中的成功人士阿军,他是我的本家。早先他也是做教师的,随后辞职跟他哥做生意,现在混大了。记得前一段,他堂兄家孩子结婚,他回来了,我们见了一面。他开着宝马,手里拿着iphone ,听说又娶了个小媳妇,刚又添了个儿子。我们虽都留了qq 号码,也添加了好友,但从未聊过天,只觉很生疏,没话说。

酒席结束了,我与童年的玩伴一一道别。我请他们有空到家里玩,他们都答应了,但我知道,这都是客气话!我也向堂叔、堂婶及其它亲友告别,开始回家。

老家还是老家,但我却变成了这里的过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