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霖铃
初一 散文 733字 232人浏览 静匀8833

雨霖铃

大凡到过江南的人,都会对那连绵的霪雨产生极深刻的印象。

在那个濡湿的季节里,润物无声的小雨在江南大地上漫不经心地写它的意,继继续续,淅淅沥沥,像一位欲吐露情愫的怀春少女,将这满腹的愁绪与情思都寄托在这无之的雨意中,不知倦怠地拨动缠绵悱恻的琴弦,叮叮咚咚,柔柔密密,从窗外寂寞的梧桐,到长满青苔的石阶,丝丝缕缕地飘向迷蒙的远方,给人一种诗意与柔情的执著。

穿过烟云轻笼的雨巷,便到了纵横交错的田畴和竹篱疏影的村郭。这时,雨便隐去了原本的霖铃之声,只在空中无声的曼舞,将河边那温柔的垂柳浸透,垂柳也乘机张开了几乎嫩得滴绿的树叶,将点点绿意变幻成迎风而立的一树碧玉。雨中的古树,没有了鸡犬相闻,小叩柴扉的野趣,只有一位头戴蓑笠的老翁默默地牵着黄牛,相伴消失在白茫茫的远方„„

细雨轻巧地落在飞檐之上,迸溅开来落进了浩淼的湖心,惊醒了乌篷船中羁旅之人的一帘幽梦。于是披蓑而起,踱到船头,看着天地之间雾蒙一片,不觉心随水去,归期茫茫,那昔日的乡愁与离苦都被牵动出来,与那雨丝不知谁短谁长?

而又有几滴雨落在了宋词的香笺之上。那垂老的将军有“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喟叹,迟暮的美人有“雨中黄树叶,灯下白头人”的叹息,多疑的黛玉有“秋窗已觉秋不尽,哪堪秋雨助凄凉”的哀怨,孤苦的易安有“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的凄清。那绵绵的雨丝浸透了诗人的锋毫,让他们睹物思情,感怀于心,诉诸笔上,世上遂有绝世名篇,流传百世。

想必若是没有了这温婉的江南雨,这片膏泽之地就会变成呆滞与空洞的呻吟,日夜演绎着荒凉与不毛。不知是江南的灵气凝聚成了诗意的雨,还是那清澈的雨赋予了江南的片片翠绿和点点酡红。总之,那悦耳的霖铃之声穿起了千百万年,给予我们思索不尽、咀嚼不完的韵味与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