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森林》的读后感
高二 读后感 3626字 2768人浏览 愿我世界有你

听吉他在风中长吟

——《挪威的森林》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 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每当听到挪威的森林这首歌,唯回想起每次翻开这本书的时候, 如在旷野之中听见吉他柔和而冷清的曲调, 撩拨人的心弦, 有风迎面吹来, 卷起衣襟拂动头发, 直从脖领、袖口和裤管吹进去, 那风是凉的。

村上春树是近年来日本最流行的作家之一。中国的媒体也竟相报道他的作品和情况。出版社则出了很多的书。几乎每个小镇的小书店里都会有村上的书在, 而有村上的地方必会有《挪威的森林》。虽然如此, 村上的书我看过的却只有《挪威的森林》。好像还读过一篇叫做《遇见百分百的女孩》, 但早已经忘记了。不是说我对村上的其他做品不感兴趣。只是莫名其妙的只剩下这本一读再读的书。就像一个爱吃鸡脖子的人不再关心鸡的其他部分是否鲜美一样。我是真的喜爱这本书。

初读时是高二的下半年。一个秋天的下午, 没有阳光。在同学的书桌里翻得一本译林的删节版的《挪威的森林》, 在自习课上小心翼翼的读起来,片刻便坠入其中, 将一切全然忘记了。我看小说很快, 一口气读下去, 直到放学后教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时才知道该回家吃饭了, 恋恋不舍的放下已读了大半的书, 满怀惆怅的走回家, 匆匆吃过饭就又回来。一口气读完, 合上书本, 长长的叹出一口气, 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但是这一次的阅读并未使我将其铭记于心。由于读得很快而又没有大段的时间去体味, 加之书是借来的, 所以, 《挪威的森林》只是给了我一个凄冷的印象的,很长时间没有再看过。偶尔之间想起, 默默的感叹。真正爱上这本书是高三下学期的重读, 是01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林少华先生的全译本。在高三那一段寂寥而压抑的生活中, 我带着近乎冰冷的心在书中寻得了似是属于我自己的悲伤。那种共鸣是痛苦而又不无愉悦的。好像在风中听见吉他在低低、反复的长吟。我深深地被那忧伤的曲调感染, 似乎真正听到了那首《挪威的森林》——从此, 这本书就被我带在身边。常常在周末午后空荡的教室里抑或哪一个暗淡的黄昏, 靠窗轻轻翻开书页, 将心慢慢沉浸在那浓浓地惆怅之中。

林少华先生在译序中谈到村上的比喻是独到的一家, 对此我非常赞同。他的确很会将语言以不常见的方式组合并表达出十分完美、贴切的含义。这一点在景物描写中体现的犹为突出。如开篇第一章对那片山野的描绘以及“渡边”在天台上放飞萤火虫的一幕, 无不令人身临其境。而一入其境, 我必然从中感受到风。所以, 村上的语言总是给我一阵阵风的气息, 是风声伴着吉他的和旋……此外, 村上语言的节奏感也非常之好, 读来洒脱、伶俐, 依旧如那风。

但是那风是冰凉的, 不是刺骨的冷, 却是透心的冰凉。《挪威的森林》仍旧是以它哀婉的故事引人入胜的。主线是渡边与直子的爱情穿插以木月、绿子、玲子、永泽、初美、敢死队等人的生活。犹其令我感到凄凉的是渡边那日夜煎熬着的心和他为了爱而不断振作和努力的执着。一个人做到如此, 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渡边是一个冷调子的人物, 但我不同意林少华先生说他是一个把玩孤独的人。村上也应该不是这样认为的。因为渡边曾经说过:“哪里有人喜欢孤独啊!只不过是不乱交朋友罢了,那样只能落得失望。”从全篇看去, 渡边也一直为战胜生活而努力着。虽然他的挣扎完全是内心和情感上的, 但外在的孤独究竟是一个表象。“孤独”哪里可以玩味啊!

马克思说,世界的本质是物质的。在物质的世界里,你是遵循现世的规则,

还是尊重自己的选择?你是追求外部的认同,还是直面内心的感觉?你是迷茫在人群的道德,还是清醒于内心的呼唤?

几乎毫无例外,内心的感觉当然会和规则、外部、道德相冲突,徘徊之间,你几乎丧失对自己感觉的认同——不知道那到底是感觉还是欲望?不清楚自己到底该守还是该退?甚至不明白为什么内心感觉总会违背人群道德,为什么内心感觉总是夹杂着噪音出现,为什么内心感觉总是充满依赖、软弱、恍忽?人们总是相信,自己内心的真实感觉与人群格格不入,为社会所不容。

在觉察与批判之间,绝大数人最终还是犹犹豫豫地放弃了令人不安的内心感觉,转而选择了安全、光明、强大的外部规则——这就像是买了保险一样令人安心——不管自己容不容得下自己,起码人群能够容得下自己。自己容不容得下自己并不重要,关键是要世界能够容得下自己。不然自己该是多么恐慌、无助、无立锥之地,在这世界上没有自己的位置!有时,位置就意味着生!人们一开始以为自己最惧怕的是死,于是趋利避害,或坚决或犹豫地选择了自以为是“生”的方法——以为只要放弃内心的感觉,便能赢得外部的认同。从这个意义上讲,直子、直子姐姐、木月是同一类型的人。

直子的死却的确让我感受到了同渡边一样的无法自已的凄凉。村上将直子的死突然安排在第十一章的第一句话, 着实令人毫无准备——

“直子死了以后,玲子仍给我来了几封信。信上说那既非我的责任, 也不是某人的责任, 而是如同天要下雨, 不是任何人能制止的。但对此我没有回信。我能说什么呢? 况且毕竟已经无可挽回了。直子已不在这个世上, 已经化为一抨灰烬。” 我清楚的记得我如被人当头一棒似的打呆了,内心死寂仿佛失去直子的是我而不是渡边。我反复读了这段话却始终不敢相信,如同凋谢了一个小心翼翼, 精心守护的愿望, 支撑这个愿望的柱子被毫不留情的拦腰打断。村上的目的达到了, 他将读者变成了渡边。直到现在读起, 一股深深的惆怅仍会堵住我的胸口, 久久不能散去。

对于直子的死本是顺理成章的, 读过一点小说的人都该想到。但在《挪威的森林》里, 村上已将读者的心攫取, 使人完全忘记了客观, 而一心祝愿乌云终会散去,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们和渡边一样去守护那“仿佛风中残烛的灵魂的最后忽闪。”但一切都是徒劳的。直子最终选择了以死来获得新生。也只有死才能惊醒人们思考,思考那个社会, 这才是村上的真正用意。如果说村上这部小说是恋爱性质的, 那么其中对社会的思考也是很深刻的。书中明面上将木月、直子、玲子写成是精神病人, 但是我、永泽、敢死队甚至端庄的初美和活力四射的绿子无一不呈现出一种病态。那就是战后的日本, 一个有一点良心和追求就要疯掉的时代! 经济虽然复苏, 但整个社会像一条巨大的冰凉的铁链将人们紧紧缠绕、扭曲, 制造悲剧的根源是社会的丑陋, 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每个人都在走向毁灭, 而彼此在灵魂上互相排斥, 仿佛解除痛苦方法只有变成精神病人然后再自杀。因此木月自杀、直子的姐姐自杀、初美自杀、玲子自杀未遂而直子最终自杀。自杀又都是毫无预兆而莫名其妙的——那就是冷漠, 无法穿透的人与人的隔阂, 哪怕是直子最终也没有给渡边留一句话, 就像直子的姐姐没给家人留一句话, 木月没给直子留一句话, 一切情感都已经扭曲了! 他们生活在冰冷的、又黑又暗的森林里, 孤独主宰着他们的思想直到死也不曾放过他们——也许这样说掺入了我的主观猜想, 但我的确是这样感受到了, 并为此悲哀!

渡边闻得直子的死讯后的徒步旅行颇为震撼人心:一站接一站的坐车、一个城镇接一个城镇的穿行……那是怎样的一种无助的悲哀! 他还能做什么呢? 他该对

谁去呐喊:“生活啊, 为什么你不能放直子一条生路?”那没有回应的寂寞里是令人窒息的孤独。但是村上在最后还是选择了让渡边奋起而不是让他也疯掉。虽然结尾处渡边站在“哪里也不是的场所的正中央”,何为正中央? 正中央就是没有同类的孤独的唯一。但是我相信渡边、玲子、绿子终会在那个冰冷的森林里顽强的走下去。就如同直子在开篇的时候对渡边说的:“对于你, 我是放心的, 我永远也不担心你会掉到那枯井里去的, 我是知道的。”也许正是这样的放心才让她有勇气离开渡边。我由衷的佩服村上诉说故事的超人能力和把握全局的深厚功力!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又是如此自然而看不见雕琢的痕迹。

村上一开始就提出了对生死的态度并将这一态度贯穿全篇, 那就是——“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而永存。”文中每一个死去的人都不是永远的消逝, 反倒时刻影响着生者。他们的死存在于生者的生之中。渡边正是穿梭于这生死之间, 体味着友情与爱情的意义。我想,最终是死者让渡边一步步成熟、成人的。

提起《挪威的森林》也不能不提到其中作为一个重要线索的“性”。尽管我并不赞同文学作品中以性为主线去展开情节。但是村上笔下的性却以其坦然、真诚的笔触给每一个人留下美好的印象。渡边对直子的渴望以及直子不断为迎接渡边而作出的艰苦的努力, 虽然这是以性为起点的, 但真正表达的是超越性本身的对爱、对至纯至美的向往和憧憬。

再一次掩卷长叹, 在生死的反复中又经历了一次情感的洗礼。头脑中挥之不去的是那片无际的山野, 举目望去是“仿佛冰冻凝结的蓝色天空”和“片片起伏的如海浪的草地”,“草的香”、“云的白”、“山的青”,还有那“抚动衣襟”的风,一个个身影在远处浮现又走远。只剩下一种声音, 是那曲《挪威的森林》, 是那曲生与死的交响, 是玲子的吉他在风中的反复的长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