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爱征文
高三 其它 3553字 377人浏览 sun096

父 亲 的 爱

吴川市沿江小学 黄康连

我很幸福,因为我有一个爱我的父亲!父亲对我的爱如长江般深沉,如泰山般伟岸。每当我回忆起父亲,心里就

涌起一阵阵感动,眼里就溢出了泪花。

我的父亲身材高大,国字脸,眼睛炯炯有神,嘴巴有点大,爱说笑话。他勤劳、乐观、爱帮助别人。他高中文化,读过电工速成班,会安装电。村里谁家电灯电线坏了,都来找父亲修,父亲二话不说就去帮忙,还不要报酬,故村民很感激他。

听母亲说,父亲很疼爱孩子,担心她照顾不好孩子,所以他一直没去珠三角打工。父亲虽是农民,但他干许多工:买船运沙,用小轮船捕鱼,做水电安装,养三口鱼塘,种六亩水稻。父亲的能干和吃苦耐劳精神在村里出了名。

父亲的优点很多,在这里我最想说的是父亲对我的爱。父亲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洋溢出浓浓的父爱。

父亲的双腿是载着我们前进的车轮。我和哥哥读小学时,父亲用自行车接送我们。每天清晨,迎着朝阳,父亲就骑车送我们回校。父亲的双脚用力地踩着脚踏子,双腿在车

的两边一圈一圈地转动,我在心里默默地数着:一圈、两圈、三圈„„十五分钟的车程,起码转一千圈吧,我数不准确。每天上午下午都接送,在路上踩四次车啊!小学六年,接送的路程不少于地球赤道吧?幸好路两旁种着茂盛的树木,父亲在路上有时还会讲一些小故事,真是一路笑声,一路鸟鸣!遇到下雨,我们三人就与风雨作战。有父亲在,我们什么都不怕!回忆总是美好的。记忆中溢满了温馨和快乐!弟弟上学后,就是妈妈接送了。

父亲的脊背是我温暖的靠山和奋进的力量源泉。记得我读初一那年,因我骑车不小心摔倒了,膝盖破了,鲜血直流。父亲知道后,马上赶回家,搭我到镇卫生院,背我上二楼找外科医生。啊!爸爸的脊背像一座温暖的山,又像软软的沙发椅背,很舒服,以致我忘记了腿上的疼痛。爸爸快速走,头上、脖子上钻出了汗水,衬衫也湿了。他顾不了这些,直奔外科诊室。医生观察后说:“没大碍,缝三针就行了。”本来我不哭,但一听要缝针,眼泪就流了下来。父亲皱着眉头说:“医生,缝针时要打麻醉针吧?要不,孩子受不了。”医生说:“局部麻醉,不疼的。”父亲温柔地对我说:“医生说不疼的,亚莲,不要怕,握住爸爸的手,你是最勇敢的!最坚强的!”我听后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缝好后,爸爸又背着我下楼回家。在我腿摔伤的那一周里,父亲为了我不缺课,又用自行车搭我回校,又背我上三楼教室。放学后,他

又背我去换药。父亲一天背我上下楼梯6次啊!我伏在父亲软软的冒着热气的脊背上,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心想:父亲每天像老黄牛在田间、河边奔波劳碌,我还给他增添这么多麻烦,我真是后悔骑车莽撞啊!父亲好像看出我的心思,他笑着说:“亚莲,你骑车摔倒不摔成重伤,没有生命危险已经是很幸运了。爸爸强壮有力,背你当是锻炼身体、减肥。人的一生总会遇到一些小意外或挫折,不要悲伤。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也。’这些说明困难只会磨砺强者的意志,增长强者的才干。遇到困难或挫折,我们想办法战胜它,吃些苦没关系。战胜困难的人生更加丰盈,更加绚丽多彩!”父亲诗一般的语言,如阳光,把我的心里照得亮堂堂的!每当我回忆起父亲厚实的脊背和这番话时,我就有足够的勇气和毅力去克服任何的困难!

父亲灵活的双手会做魔术,常常会变出惊喜,变出爱的味道。小时候,每当我感冒时,父亲的手里会突然变出面包、甜薯、酸梅、糖果等,让我没精打采的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我长大后,父亲的双手仍在制造惊喜!记得我参加工作的第三年,我仍在偏远的山村小学任教,那时我刚怀孕。一天,父亲骑了约40分钟的摩托车来学校看我,他长满茧子的双手从包里取出了家鸡蛋、红苹果、西红柿。他笑着说:“还有一样食物给你,你猜是什么?”我说:“白切鸡、鱼

干、饼干„„”父亲摇摇头,说:“你是猜不出的。你看!”父亲打开一个食品袋。哗!里面装了许多核桃仁!“我听医生说,怀孕吃核桃仁补脑,对母子的大脑都好,所以我买了核桃,昨晚用小铁锤砸出了仁。”我听后心头一震,鼻子一酸,眼睛湿润了。我说:“爸,难为您砸核桃了,以后我自己到市场上买核桃仁吃,不用您砸了。您砸伤手了吗?我要看看您的手!”父亲说:“没事,偶尔砸一下手,不碍事,不用看。我的手比钢铁还硬呢!”父亲回家后,我抚摩着这一小堆核桃仁,仿佛看见父亲蹲在台阶边,一手拿着小铁锤,一手拿着核桃,对准核桃尖部小心翼翼地砸着,以最适合的力度给我留下完整的核桃仁„„一不小心,小铁锤打在手指上,是一阵钻心的痛„„我含着泪水慢慢地嚼着核桃仁,嚼出浓浓的、甜甜的、涩涩的爱的味道,幸福的味道„„

父亲对我的爱如高山,如大海,永远博大无私,恒古不变;又如钻石,永远在我心中闪烁!无论以后我身在何方,无论我遇到多大的困难,我都会想起父亲,都会带着父亲的爱,阳光上路!

心中永远的甜香味道(寻味)

吴川市沿江小学 黄康连

当朴实无华的菜头仔被赋予浓浓的乡情时,它就散发出幸福的甜香味道,永远充溢在游子的心中。

——题记

每当我看到甜香脆口的菜头仔时,我就口舌生津,就想起远在香港的大伯,想起了他溢着泪水的眼睛。

去年暑假,我们全家人去香港看望年迈的大伯。我们提着大包小包由吴川乘车到深圳,过海关,坐火车去香港。车上,我发现家公一个奇怪的行为:他把行李扔在一旁,怀里却紧紧抱着一袋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像抱着一包金银珠宝似的。我望着满脸皱纹、脸色发白的家公,好奇地问:“爸,您晕车,把这包东西放在车上会舒服些。这包是什么东西?这么珍贵?”家公疲惫地说:“这包东西千万不能丢失,你去到香港就会明白。”

我不语了,我知道晕车的滋味,也不在意他卖关子。一路拥挤,一路颠簸,一身汗水和疲惫,我们终于到了高楼林立、整洁干净的香港,来到大伯家。

大伯今年81岁,瘦高的身材,稀疏的白发整齐地伏在他的头上。见到我们,他瘦削的脸上露出异常高兴的笑容,像一朵怒放的黄菊花。

他用有些变了音调的家乡话说:“辛苦了!千里迢迢的来看我!快坐下,喝茶水。”

我们放下大包小包后,他说:“我早就叫你们除了衣服和菜头仔,其他什么也不要带来,香港什么都有得买,你们怎么不听话?”

家公说:“家乡的沙虫肥美,就带了些来。本想带家鸡、海蜇、番薯来,怕您不高兴,就不带来了。这三包菜头仔是遂溪三宝食品公司出产的,遂溪洋青镇沙古一带出产的菜头仔香甜脆口,最出名,所以我托朋友买来带给您。”

大伯轻轻撕开一袋菜头仔,一股带着泥土气息的甜香味扑鼻而来,我顿觉口舌生津,饥肠辘辘,疲劳正一点点消失,就想吃菜头仔餸白粥。

大伯说:“我喜欢吃菜头仔,除了它甜香脆口、生津开胃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于是大伯就说起一段往事。

那是上世纪70年代初,年轻力壮的大伯带着生产队的几位社员,到遂溪县洋青公社沙古大队买蔗种。谁料来此购蔗种的人多,得自己到田里斩蔗,然后运回去。大伯他们无奈,只好在生产队的晒谷场旁住下。幸好带来了几斤大米,就借锅煮了一大盘白粥。斩蔗回来,天已黑,无法买到咸鱼青菜,只好点盐吃白粥了。这时,当地生产队的队长端来了一大碟菜头仔,让大家吃得津津有味。嘴里发出“卜卜

卜„„”的脆响,如天籁之音。大家吃得欢,越吃越想吃!那队长说,沙古泥质松软,土肥水足,种出的菜头白胖胖的,甜润润的,制成菜头仔,远销到各地。

靠着菜头仔餸了粥,斩了几天蔗种,运回吴川,种在江边埇地,获得了好收成。

哦,想不到菜头仔在大伯的人生中有这样的故事! 我见大伯说得兴致勃勃,就好奇地问:“大伯,后来您怎么到了香港?”

大伯说,在生产队工作几年后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风,他洗脚上田,去广州、深圳学做建筑工。由于他聪明能干、

吃苦耐劳,学会施工,绘图设计,被香港一位女青年看中,就结婚去了香港。

大伯继续说:“因为我的父亲去世早,我到广州、深圳后,用牛耕田、扛稻谷等粗重活常常是邻居八爹、三叔等帮忙做。每当庄稼收成时,村民们纷纷送给咱们家番薯、冬瓜、南瓜、大白菜等,其中最多的是菜头仔,堆满了窄小的茅草房。我们要记住别人的好,要感恩。”

家公说:“大哥,八年前您捐资建的环村水泥路和文化楼,村民们已非常感激您!他们常常问起您。”

“村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亲人!我常常想起大家,八爹啦、三叔啦、六奶啦、狗蛋啦„„全部在我的脑海里活动。”大伯叹了一口气,眼里溢着一丝泪水,伤感地说:“我有好几年没回过家乡了,人越老就越想念故乡啊!‘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我做梦都想再回一次家乡。但家人说我年纪太大了,不想我受长途跋涉之苦,幸好你们来了,幸好你们带来了菜头仔。菜头仔就像村民一样淳朴、善良。即使吃遍了再多的山珍海味,我也不会忘记菜头仔!”

“吃菜头仔餸白粥啦!”伯母端出了一碟菜头仔炒花生,顿时屋里飘满了甜香味道,飘满了浓浓的家乡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