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的私语
初一 散文 1146字 92人浏览 天涯小浪子雨剑

【导读】沿着夏日的小径,在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流浪中,我走进了秋天。夏日阳光下的红罂粟,还在渐渐逝去的记忆中摇曳浅淡的微笑,几颗透明的露珠仍粘在花朵翘起的睫毛上。

深秋的早晨,灿烂秋阳以它浓重的光波静静涂染了一座座红屋顶。秋天,是我唯一可以依赖和寄托的季节,在一个血潮激荡的时刻,我打点行囊,开始心路的跋涉,幽远的钟声,把我带入秋天的美丽景致。

我惊诧秋的热烈,深深为这种热烈中饱含的浪漫所折服。那铺满广阔旷野的一片片金黄底蕴,那燃遍逶迤峰峦的一树树血红情思,都在无所顾忌的季节体验中鲜活着执著的色彩,把所有粉饰的铅华扫荡殆尽。这是淡雅的本色派生的斑斓;这是诗歌的激情澎湃的浪漫;这是生命的舞蹈跌宕的风流;这是成熟女性蕴藏着纯净气质与风韵!

沿着夏日的小径,在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流浪中,我走进了秋天。夏日阳光下的红罂粟,还在渐渐逝去的记忆中摇曳浅淡的微笑,几颗透明的露珠仍粘在花朵翘起的睫毛上,眩晕着我的目光无法透析的美丽。而仅仅一团迷茫雾霭的渗透,那花蕊底部的丰腴便渗出奶色汁液,我的灵感因此而受伤。

结痂的创口已经没有了疼痛,可我再不敢相信夏天!那矫揉造作的虚伪是否是秀色可餐的本质?那些姹紫嫣红的美丽是否都与罂粟同根?

远离夏的伤害,却躲不过秋的诱惑。

没有飞翔的蝴蝶在前方引路,委实是宁静的秋色牵引我的心。风轻轻摇动一掌血红的枫叶,为我的感慨吟哦击拍;云用一片净洁的情愫,擦亮高远蔚蓝的天空,把我的目光拉得很阔;一脉清澈的流韵,把山光云影倒写在明镜一样的水面,让我从另一种视角感悟到生命的绚丽,以及火热情感蕴含的能量。

我无法找到欧阳醉翁《秋声赋》里的那种肃杀之感,即使捡拾起初淅沥以潇飒,忽奔腾澎湃,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的音色,仍感到是脉管里的情潮奔涌出的热烈向上的交响曲的雄浑。就算这秋声让人真的感觉到了夜潮的雷鸣游走、风雨的嘶吼奔腾,我还是愿意相信波涛的尾声是美人鱼的柔慢,风雨后面是彩虹的斑斓。

我无法摆脱秋,这种不削风月的女人般朴素而丰腴的内涵,真实得像一粒种子,一泓碧水,一缕阳光,一掌红叶,她远比那个红罂粟浅薄浮躁着的夏天要端庄诚厚出千万倍! 在秋的博大而深远的怀抱中,我忽然感到了自己的渺小,我感觉,我只能是秋的一粒种子上的胚胎;一泓碧水中活泼的游鱼;一缕阳光下羞涩的相思果;一掌红叶里多情而不知坎坷的叶脉。可我分明是我,我到底是怎样走着沿着叶脉的道路深入秋的核心,并为之咯血引吭的?连自己也说不清,我甚至在一个月光镀亮秋辞的情境中感问上苍:是谁赐予了我如此情致?

守望秋韵是我的奢侈,我的感动,我的泪痕。

我觉得秋以外的一切都是浅薄的。春花夏雨的时空,原本就是虚华的过程,雪蝶飞舞的季节,虽恬静却苍白。它们不可能让我的手感真实地触摸到厚重的承诺,只有枫叶飘飘的秋天才是最壮丽交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