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郭敬明与韩寒的写作风格
高一 其它 7725字 10535人浏览 林旭阴

顺德大良实验中学2006年研究性学习优秀案例集

- 1 - 剖析郭敬明与韩寒的写作风格

高二(3)班 鲁嘉欣 陈曦 冼为等

指导教师 徐东皓

一、问题的提出

韩寒、郭敬明,两人同样问鼎过新概念作文大赛冠军,两人同样成为了当代青年作家中的佼佼者,两人同样在当代校园文学当中占有一席之地,两人同样是时下青少年竞相崇拜的“偶像派人物”。正所谓“异中求同,同中取异”,究竟韩寒与郭敬明两者的写作风格有什么不同呢?我们小组决定缩小研究范围,以韩寒的《三重门》和郭敬明的《1995—2005夏至未至》这两部题材同为描写校园生活的小说为切入点进行探讨。那韩寒和郭敬明的文章语言各有什么特点?两人在对人物描写方面有什么不同?为此,我们小组成员带着这些问题进行了研究学习。

二、研究的目的

在研究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对韩寒的《三重门》和郭敬明的《1995—2005夏至未至》的内容及文化内涵作一个系统的分析,从而重新客观地认识韩寒和郭敬明两人的写作特点和写作风格。

三、研究的内容

1.了解韩寒、郭敬明本人。

2.从两部小说中的环境、动作、心理活动和他们对中国教育的看法等方面的描写进行分析,并着手于语言运用的特点。

3. 根据上一步所得的部分结论,进行总结归纳,并进行比较分析。

4. 得出两人所属的写作风格的结论。

四、研究的方法及过程

1.带着问题查找相关资料(借助小说原著、相关书籍和互联网)。

2.将原著精读,并对相关资料进行筛选。

3.进行分析。

4.写论文。

五、正文

关于两人

80年代的上海,在一个小镇上,有一个小孩在五岁时就被父亲逼着读《尚书》,背《论语》、《左传》,有了这样的基础,他小学时的语文成绩就出奇的好。

由于小学时被视为“掌上明珠”,以致于在初中时他放松了学习,不快乐地混着日子,语文成绩也滑到了中游地带。但那时,他已开始发表文章。

高中时, 他以体育特招生的身份进入了市重点。在此期间,他获得了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使他的文学才华浮出了水面,并以一本《三重门》轰动了全国。

作为一名学生,他的成绩单上挂着七盏红灯,结果毫无疑问是留级。留级后的一年,依然是七盏红灯高高挂。但他依然走他自己的文学之路,对于他和他的作品,每个人褒贬不一。

他, 就是现在效力于上海大众333车队的职业车手——韩寒。

另一个生长在同一个大城市的孩子,小时候过着平凡的生活,在校是个好学生,在家里是个好孩子。

他是个喜欢打羽毛球的活泼的孩子,喜欢穿风衣行走在长满香樟树的校园的沉静的孩子,有着明亮的笑容、深黑的瞳仁以及看不见的忧伤。在高中生活中,他的成绩优异,各科的成绩都很平均,

高中期间,他获得第三、第四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但在高三分科时,他毅然选择了理科。

顺德大良实验中学2006年研究性学习优秀案例集

- 2 - 很多人不解,但他并没有放弃文学,至今已出版了几本长篇小说,发表了多篇散文。2003-2004连续两年成为了福布斯中国名人榜最年轻入选者;2005年他推出了据说是最具关注的长篇小说——《1995-2005夏至未至》。

而他的学习从未荒废过,他考入了上海大学影视艺术技术学院,成为一个优秀学生的典范。 他,就是现就读于上海大学的一名学生——郭敬明。

之一——郭敬明与韩寒的写景风格

纵观郭敬明的《夏至未至》与韩寒的《三重门》,从中不难发现,两位作者在环境描写的手法上,是两种迥然不同的风格。

在《夏至未至》中的多处体现了郭敬明的写景风格。我们选取其中一处他对上海的描写: 上海,怎么听怎么没有真实感。那完全就是一个和自己格格不入的世界。弥漫着霓虹灯和飞扬的裙角。倒是想看一看那些老旧的弄堂,正午的日光从各个角度切割着世界的明暗,斑驳而潮湿的弄堂墙壁,打着铃喧嚣而过的三轮车,黄昏的时候有鸽子从老旧的屋顶上腾空而起。这一切所散发出来的甜腻的世俗生活的香味曾经出现在梦境里,像是微微发热的刚刚出炉的糖果。

——Chapter.05 1998 夏天·柢步·艳阳天

他的描写仿佛是一个用最古老的照相机所拍出来的一张泛黄照片,模糊而又清晰地反映着上海的一个小小缩影,而且不仅有泛黄的颜色,还有时间冲刷出来的陈年芳香。弄堂是斑驳而潮湿,三轮车是打着铃喧嚣,鸽子在老旧屋顶上腾空,一个细节也不曾放过,构成一张鲜明的照片。照片不是影片,没有声音,将尘世的喧嚣给隔离开了,只剩下一片宁静,给人回忆、深思的感觉。

郭敬明善于对环境进行细致的描写,文笔细腻地渲染出宁静致远、没有世俗喧嚣的气氛, 而韩寒则背道而驰。他是凭感觉去描写环境的,不刻意去营造美的环境氛围。他认为写文章就应该真实地反映生活,正如他在《三重门》后记中所提到的,生活何来如此多煽情的美景,何来如此多美丽的巧合。他不注重对环境的渲染,更擅长运用对比手法描写环境,以此引出议论。

在《三重门》中韩寒是如此描写上海的湖:

上海的湖泊大多沾染上了上海人的小气和狭隘。造物主仿佛是在创造第六天才赶到上海挖湖,无奈体力不支,象征性地凿几个洞来安民——据说加拿大人看了上海的湖都大叫“Pool!(水池)Pit (洞)! ”,恨不得把五大湖带过来开上海人的眼界。淀山湖是上海人民最拿得出门面的自然景观,他已经有资格让加拿大人尊称为“pond (水塘)”了。

——《三重门》

他在描写的过程中,没有正面去勾勒湖的形象,却用了美国五大湖来作对比,以此形容上海的湖小。而且韩寒对于景物的描写是有他独特的用意,是为他的评论作铺垫的。韩寒的书一般都在讽刺、评论当下社会,这在他描写景物时也得到了很大的一个体现。上海的湖很小,是“沾上了上海人的小气和狭隘”,并不是诗情画意,上海人的眼见浅,加拿大人要“ 恨不得把五大湖带过来开上海人的眼界”。可见韩寒对于他见到的景物,自有他自己一番独特的见解。他创新而又叛逆的性格绝不允许他与别人一般公式化的描写。

之二——郭敬明和韩寒对人物动作的刻画

郭敬明所有描写人物动作细节的文字都有一个通性——具极强的画面感。当他的文字出现在纸上的时候,仿佛是跳动的色彩,拼凑出一幅幅富有动感的画面,堆砌成一个个活灵活现的场景,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是一部清晰的影像。

这种例子在《夏至未至》中频频出现,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这颇具代表性的一段:

傅小司接过丢过来的枕头,微微地笑着,可是笑容就这么渐渐地弱了下去,脸上的表情一秒一秒变着幅度,最后变成一张微微忧伤的脸。他把枕头顺势抱在胸前,两只脚缩到椅子上去,抱着膝

顺德大良实验中学2006年研究性学习优秀案例集

- 3 - 盖,把下巴放到屈起来的膝盖上,这些动作缓慢地发生,像是自然流畅的剪辑,最后成型,定格为一张望着窗外面无表情的脸。

——《夏至未至》

此时,情节已发展至陆之昂留学日本,立夏与傅小司无意中谈及陆之昂。此段前的情感基调是很调皮轻松的——傅小司开玩笑似地取笑立夏。但是到了此段后,情况发生了转变——立夏提起了那个伤痕累累的陆之昂。郭敬明到底是如何将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衔接得如此自然?

首先,郭敬明用“渐渐地弱了下去”“一秒一秒地变着幅度”来把前面轻松的氛围过渡到这种稍显尴尬的场面。抱住枕头,把脚缩到椅子上是我们在生活中常常做的。但因为上文情感的过渡,以让这些动作沾染上了令人揪心的分子,以致接下来“抱着膝盖,把下巴放到屈起来的膝盖上”这些本来就颇郁闷的动作更加郁闷。而在郭敬明让傅小司的下巴埋进枕头的那一瞬间,我们的心也像埋进了属于他们的碎玻璃般的回忆中一样,血肉模糊。

在这里,傅小司的那种不自觉的忧伤在郭敬明寥寥几笔后已经表露无遗。郭敬明就是用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来诠释那个身心疲惫宁静忧伤的傅小司。此时此刻,在傅小司脑中浮现的是关于陆之昂的一切一切。而他们曾经的喜怒哀乐又一次汇聚在这段文字中。

从微笑到面无表情,这一连串的动作中,郭敬明让我们看到了很多动作外的其他的东西。这一点,正是郭敬明的文字中的精华之一。

纵观韩寒的文字,以议论居多。在这些文字当中,动作描写的部分往往是隐藏在层层议论批判的包围中,扑朔迷离。接下来这段就是我们拨开大段议论的层层包围找出来的“韩寒式”动作描写:

此时Susan 旁座吃入佳境,动几下身子,一股粉尘平地升起。林雨翔闻到这个,觉得此味只应地狱有,人间难得几回尝。突然一个喷嚏卡在喉咙里欲打不出,只好抛下相见恨晚的食品和Susan ,侧过身去专心酝酿这个嚏。偏偏吸入的粉不多不少,恰是刚够生成一个嚏而不够打出这个喷嚏的量,可见中庸不是什么好东西。雨翔屏住气息微张嘴巴,颈往后伸舌往前吐,用影视圈的话说这叫“摆pose ”, 企图诱出这个嚏。然而世事无常,方才要打嚏的感觉突然全部消失,那嚏被惋惜地扼杀在襁褓之中。

——《三重门》

韩寒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忘幽默讽刺一下,就像在这段中,韩寒形容完那个嚏的量,得出一个结论“中庸不是什么好东西”。能将中庸与那个令人欲罢不能的嚏联系起来,这种思维的确非同一般。然而韩寒在议论批判之余,也不忘对人物的动作进行更进一步的刻画。

在这里,韩寒运用了“欲打不出”、“酝酿”甚至“颈往后伸舌往前吐”来描绘这个无比真实的场景。“欲打不出”到底是怎么一个感觉,韩寒在此提及了“中庸”。中庸,即是待人接物采取不偏不倚,调和折中的的态度。韩寒用在此处,是为了借中庸这种略带贬义的心态来刻画那种欲打不出、横竖不得的打喷嚏的痛苦。打喷嚏欲打不出的难过经历每个人都尝试过,而韩寒就是如此将这种司空见惯的动作巧妙地隐藏在对中庸这一带有贬义色彩的议论批判当中。

韩寒形容那股味道的时候,运用了他独特的方式将“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化作“此味只应地狱有,人间难得几回尝”。这种句子在韩寒的作品中如百年老屋的灰尘一样随处可见。这就是韩寒文字的诙谐。

韩寒完美地利用了林雨翔的这个喷嚏批判议论了一回,林雨翔的尴尬处境也被表现得淋漓尽致,而在韩寒的文字中完全察觉不到像郭敬明描绘的唯美画面那样的成分。可见,在动作刻画方面,郭敬明追求的是画面感,而韩寒追求的是动作的真实性,是那种实实在在的感觉。

之三——郭敬明与韩寒笔下人物心理活动的描写方法

作为人物描写的细节之一,心理活动描写在郭敬明的《夏至未至》和韩寒的《三重门》当中同样有着不可或缺的地位。有人说,《夏至未至》是一幅画;也有人说《夏至未至》是一首诗,我觉得

顺德大良实验中学2006年研究性学习优秀案例集

- 4 - 这些说法都不够全面。郭敬明是一个细腻的写手,人物的心理活动在郭敬明细腻、新鲜的笔法下显露无疑。下面,我们一起去透视郭敬明笔下人物的内心世界。

在《夏至未至》当中,郭敬明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向读者述说了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故事,因此小说中人物的心理活动描写也就以第三人称为主。

现在,我们先进入主角之一的傅小司的内心世界:

只是一瞬间心里有一些悲哀穿堂而过。男生的感情应该就是如此隐忍吧,再多的痛苦都不带任何表情地承受,顶着一动不动声色的侧脸就可以承担所有的尖锐的角和锋利的刃。

——《夏至未至》

短短的一句话,就道出了傅小司当时内心的无比复杂。掺杂着些许的埋怨,丝丝的无奈,淡淡的坚韧,似乎还有一点的愤怒。这就是郭敬明,他就是有这样一种能力将好几种情绪融合在一起,他所利用的正是各种情绪之间一种内在的联系。

加之,郭敬明本人特有的写作语言使普通的人物心理显得更加细腻,更有意思。

例如语段中的“再多的痛苦都不带任何表情地承受”,从整个语段的内容上看,它是主谓结构。假如我们以一种常规的思维去写作,那么相同的意思,就很容易被写成“面不改色地去承受一切痛苦”,这与原文的句子比起来,的确逊色不少,这一个简单的动宾结构,完全给不到读者耳目一新的感觉,反而使文章变得更加枯燥无味。但是郭敬明运用了这种独特的主谓结构,形成了与众不同的文字风格,给读者带来了难得的新鲜感。

对于这段心理描写,看得懂的人都知道它所要比喻的是“对自己不利的评论和困难”。然而郭敬明却不喜欢直白,他喜欢“拐弯抹角”,他正是用“再多的痛苦都不带任何表情地承受”这样一句具有特殊结构的句子去描写人物的心理活动的,他就是要追求一种虚幻的阅读感觉。

比起郭敬明的虚幻与唯美,韩寒的文字显得更加的朴实无华。下面,我们看一段主人翁林雨翔的心理活动:

一想到要训练,雨翔不由为自己的前途担忧,宽慰自己道:雨翔别怕,十个里有五个是假的,你一定能跑过他们!这番自我暗示作用极大,雨翔刹那间感到自己天下无敌。

——《三重门》

作为一个细心的读者,我们不难看出,这一段话与鲁迅先生的《阿Q 正传》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文字中所反映出来的正是我们耳熟能详的“阿Q 精神”(即“精神胜利法”),具有这种精神的大都有心理缺陷:自卑、自闭,这些在阿Q 和林雨翔身上都体现得淋漓尽致。而作者韩寒也用他所擅长的“直白”写法,将人性懦弱的一面表达得淋漓尽致。

这不免让我们想到了韩寒那“惨不忍睹”的童年,读《尚书》、《论语》,童年的阴影油然而生,心理也免不了有了变异。这十多年来,韩寒就是这样走过的。

笔法细腻的郭敬明,直接朴实的韩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造就了两个人迥然不同的作品。

之四——郭敬明和韩寒眼中的中国教育

在《夏至未至》和《三重门》中,对于中国的教育制度,郭敬明的文字给了读者朦朦胧胧的感觉,而韩寒却使读者对自己的态度和观点一览无遗。

郭敬明的文字一如既往的细腻、特别,而这次他所要描写的正是令他爱恨交加的中国教育。他爱的,是教育赋予了他知识;他恨的,是教育同时也剥夺了他自由。

《夏至未至》中就有这样一段话:

其实早就应该放假了,学校硬是给高三加了半个月的补课时间。尽管教委三番五次地下令禁止补课,可是只要学校要求,那些家长们别说去告密了,热烈响应都还来不及,私下里还纷纷交流感想:

顺德大良实验中学2006年研究性学习优秀案例集

- 5 - 浅川一中不愧是一流的学校啊。

是啊,你看别的学校的孩子,这么早就放假回家玩,心都玩野了。

是啊,真作孽。

——Chapter.05 1998夏至·柢步·艳阳天

这只是生活中的一小部分,却代表了每位学生的心声:不想补课,但不得不补。即使这样,他们依然服从,并且认真地去对待学习。这就是一种心态的问题。郭敬明在文中既对中国教育进行了适当的并不过分的批评,也道出了书中主角的心声。因此也就出现了上文所说的朦胧的效果。

《夏至未至》中的点点滴滴,都有着郭敬明的影子,我们也看到了郭敬明所走过的路。作为一名大学生的他,当然有着与广大学生相同的心理——对中国教育又爱又恨。

与郭敬明的含糊表达不同,韩寒更喜欢直截了当的方式:

回房和林父商量补课事宜。林母坚信儿子服用了她托买的益智药品,定会慧心大增,加一个家教的润色,十拿九稳可以进好学校。

林父高论说最好挑一个贯通语数外的老师,一齐补,一来便宜一些,二来可以让儿子有个可依靠的心理,家庭教师永远只有一个的话,学生会由专一到专心,挑老师像结婚挑配偶,不能多多益善,要认定一个。学光那老师的知识。毛泽东有教诲——守住一个,吃掉一个!发表完后得意地笑。

林母表示反对,因为一个老师学通三门课,那他就好比市面上三合一的洗发膏,功能俱全而全不到家。

林父咬文嚼字说既然是学通,当然是全部都是最一流的了。

在这点上两人勉强达成共识。下一步是具体的联系问题。教师不吃香而家教却十分热火,可见求授知识这东西就像谈恋爱,一拖几十的就是低贱,而一对一的便是珍贵。珍贵的东西当然真贵,一个小时几十元,基本上与妓女开的是一个价。同是赚钱,教师就比妓女厉害多了。妓女赚钱,是因为妓女给了对方快乐;而教师给了对方痛苦,却照样收钱,这就是家教的伟大之处。

因为家教这么伟大,吸引得许多渺小的人都来参加到这个行列,所以泥砂俱下,好坏叵测。 ——《三重门》

文字当中,我们不难看出韩寒对中国教育存在的漏洞有着强烈的不满。将“一个老师学通三门课”比作“三合一的洗发膏”,由此可见,韩寒对这类教师并无好感。再往下看,韩寒竟然拿教师与妓女进行对比,教师在韩寒心中地位之低,由此可见一斑。

韩寒,一个应试教育的叛逆者,他将自己所有的意志都灌输到了《三重门》中。因此读者在人物林雨翔身上也读到了韩寒的过去——对教育的反抗、拒绝和批评。韩寒宛如在借助林雨翔之口向世界抱怨自己对中国教育的极度不满。

郭敬明,一个已经走进大学校园的青年,他的今天离不开中国教育。

韩寒,一个热衷于写作、赛车的青年,他的今天同样离不开中国教育。

一个是教育的宠儿,一个是教育的异端。就是因为这样,造就了郭敬明对中国教育的爱恨交加,韩寒对中国教育的强烈反抗,同时也造就了两人完全不同的写作风格。

经过以上四个部分的分析,我们发现韩寒与郭敬明的写作风格是大相径庭的。韩寒的文章叛逆,他大胆,他勇于在自己的文章中抒发自己的不满情绪,这也体现了他“字字不忘扎刀,句句不忘讽刺”的语言特点。而且,他善于用幽默、诙谐的语言去反映被别人否定的观点。而郭敬明的文章带给我们的是心灵上的感觉,他尽量带给我们美的享受。在他的文章中,每一个文字都是经过他精心筛选的,他只允许美丽而又伤感的词语出现在他的文章中。文章中的世界没有善恶,没有成人世界的尔虞我诈,有的只是青春独有的躁动、青春独有的色彩。

六、研究体会

由于我们在假期里都是各顾各的,以至于我们必须将几乎所有的工作推迟到开学之后。不知不觉紧紧张张忙忙碌碌的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在这个月里,有太多成功的笑容,太多失败的泪水,

顺德大良实验中学2006年研究性学习优秀案例集

- 6 - 太多赶稿的痛苦,太多拖稿的宽容。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个月了,每天都在成堆的学习任务中挤出时间来研究,这种日子也终于要到头了。

对于我们来说,最大的收获莫过于懂得了什么是“集体”,什么是“大伙”。合作,一个在研究过程中不可抛弃的成分,但是我们就这么轻易的忽视了它。后来,我们对我们的研究方式进行了调整,终于得出了这篇成果。可以说,假如我们早些懂得团结,我们就不会让我们的论文如此仓促;假如我们早些懂得合作,我们就不会让我们的夏老师如此为难„„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假如了。

我们曾经通宵达旦,就为了读通两者的文章;我们曾经省去午饭,就为了赶出稿来大伙儿讨论;我们曾经东奔西跑,就为了找到那一本参考文献„„就是因为这些“曾经”印证着我们努力过、奋斗过、苦过、甜过„„

若干年后的某一天,我们回首起这段日子,必定会百感交集。

年少的轻狂,让我们记住了,我们也曾经年轻过。

七、参考文献

1.书籍

《三重门》 韩寒 作家出版社

《1995-2005夏至未至》 郭敬明 春风文艺出版社

《韩寒五年文集》 韩寒 中国青年出版社

2.网站 www.sina.com(教育频道)

指导教师评析:

郭敬明与韩寒是备受关注的两位80后少年作家,由于两人年纪相仿,并曾问鼎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一等奖,所以两人作品风格相似的定论深植众多读者心中。为此,本组学生带着疑问对两人的作品风格进行了探究,在深入阅读郭韩两人作品的基础上,几经讨论、分析、修改才定下此文。本文以恰当的切入口,清晰的表述,流畅的思路,成功地阐述了郭韩两人作品风格的迥异,为读者客观认识、比较两者提供了宝贵的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