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聊天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初二 其它 2321字 189人浏览 Aickeyer

我和建伟坐在他的出租房里,泡着功夫茶。

茶是他从上班的山水宾馆里拿出来的,都是那些有钱人喝剩下的,还有一盒中华香烟的盒子里放着小熊猫,芙蓉王,黄鹤楼等等,各个牌子零散的几根烟凑成了一盒没有中华香烟的香烟。

我和建伟是发小,一起长大在村子里,还有其他几个伙伴,都是85年生的。后来长大走上社会,就天南海北,很少见面,在一起的也就我们俩了。

我们相距三块钱的公交车钱的路程。但同样的很少见面,大家都有工作,有自己的生活和生活方式。有节日放假的日子偶尔一聚,再就是有事的时候,必须随叫随到,这个算是身为老乡以及发小的默契。

他打电话说有事,原本计划宅在家里看一天电影的我二话没说,换上衣服就直奔集美。 建伟喝了一小口茶,放下杯子,点了一根烟,吐出一大口烟雾之后才说: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

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那个女孩子是我们宾馆谈钢琴的,是集美本地人。她长的很漂亮,很有气质。温婉细致,像是古时候的美女,清新脱俗的样子,让我常常觉的如梦里一般。

她每天按时上班,两个小时之后下班,之后会请我一起喝杯咖啡。第一次喝咖啡,感觉那味道酸不溜秋,涩不拉几,但有苦苦的香醇。不知道为什么请我。有了第一次,就有了后来的每一次。

闲聊,多半是我在听,某本小说里动人的故事情节,某个电影里让人心碎的故事,某张清新温暖的插画,某首小诗的醉人想象。听不完全明白,但喜欢那声音,那声音有女孩子轻声软语的魅力,有故事的情节,但结尾似乎天长日久。她的语气像炎热天气里微凉的风,让人不再燥热难抵。像寒夜冷风里蓝色的火苗,让人不再寒冷难耐。像春天里弥漫着花香的暖阳,让人倦怠懒洋洋。像秋天里的旷远深蓝,让人的心里无比的宽展。

她的话语和她的钢琴旋律一样美,像她说的,弹琴就像是聊天一样,用琴声告诉听者我心中的故事,我的所感,我对爱情,友情,家庭,自我等等的所感。琴声勾引你,让你跟我的眼睛交流,说出你心中的故事,分享你一点小小的秘密。

生活就是分享快乐,独享苦闷。把苦闷在心中发酵,像做一壶好酒,蒸馏了一切跟快乐无关的烦躁,苦闷,眼泪,只剩爱的快乐。兑一杯纯净的水,把快乐等分成几杯,分给友情,爱情,亲情和自己。

干杯,生活,干杯,所有的爱。

我一直漂着,从青岛到大连到宁波到上海到北京到东北再到西北的甘肃宁夏新疆甚至西藏。没有那个地方让我留恋牵绊让我有停下不走的理由。下一站下一个地儿的人和故事等着我,似乎永远比上一个地方更精彩更给力,憧憬着未来里的美好,走了一个又一个地方。 来到厦门的时候,我已经28岁。

我把青春献给了理想,收获的最有价值的东西却不是理想的果实,倒是一路上经历的所有苦难,喜悦,眼泪,欢笑的眼泪,痛哭的眼泪,惊喜,峰回路转的惊喜,死里逃生的惊喜。感悟,生而何为的感悟,死而何去的感悟。甚至遗憾,固执己见的遗憾,执著为梦的遗憾。 当倾听变成一种习惯,有了依赖感,我终于想试着留下来,留下来保持某个习惯,止住脚步,不再流浪在远方,在路上。

再美的风景再好的情歌再让人神往的奇遇,没有人与之分享,没有人为之动情鼓掌,为之钦佩叫好,拥有的再多,又有什么意思。

我丢掉的是生活,和一群人在一起的一种长久的生活。世俗里的烟火,是厨房里炒菜的油烟和火,不是腾空升起炸碎在寂静夜里炫丽的烟火,分秒过后,满地碎屑的落寞。 走的太远,就像某种自我的放逐。

一路上只有风声,眼睛里见到的都是洪荒太古。徒步穿越某座大山,一个人融进原始的森林,草木繁盛,茂密的绿色包裹着你,就像要吞噬你,消化你一样。个体的生命在繁盛强力的自然生命面前渺小的跟一只蚂蚁的生命等同意义,只不过就是死去,被枯黄树叶掩盖,被身下土地分解,新的花草顶破土皮,穿过身体,从嘴里冒出鹅黄的嫩茎,展开第一片叶子。生命的意义就是用你的身体养育我的身体。每一天每一刻甚至每一秒,这广袤无边的森林里成千上万的生命陨落,化作尘土,成天上万的生命重生,体验生长直至死亡的生命过程。一切都是在寂静中行进,万物俱赖。

只有人在死的时候才会思想,才会发声,询问!自问,生命的意义何在?

某一个早晨醒来,出了帐篷才发现,湖里的水已经漫到帐篷的边缘。收拾一切,往里面挪了十几米。之后就出去寻找干柴,酒精块已经用完。

踏进森林的时候,薄雾濡湿,穿梭了几个来回之后,发现,迷路了。抱着一捆十几根的枯枝,靠在一棵大树上等待雾散。雾非但没有散,而且越来越浓。像丝绸薄纱一样,一层层,一卷卷,从天而降。阴冷,饥饿,慢慢的恐惧随之而来。毒蛇蜘蛛就在脚下不远处的草丛里游走,一边做着抵抗的准备,一边祈祷着不要靠近自己。十几米外的地方,总感觉有狼一样的动物在来回游荡。不敢乱跑,怕越走越深入森林。就那么等待,等待太阳出来,等待万缕阳光可以撕破浓雾,救我一命。

第一次如此渴盼着阳光和温度,渴望温暖和安逸。想一想,森林里的阳光和家里门前的阳光有什么区别呢?湖边空无一人的寂静空地上的阳光和上班时公交车站的阳光有什么区别呢?

老天没有让我死,回到湖边的时候,发现一切都泡在水里,所带的书,笔记本,食物,帐篷垮塌。睡袋地铺全部湿透。扔掉一切,草草收拾,头也不回的离开。

回到人群中间,是我那时唯一的想法。

回来了,看见城市,看见马路,看见车,餐馆饭店,路灯,银行,服装店,小摊贩。看见小孩,老人,夫妻,情侣。我觉得我应该身在其中。

找会自我,我现在唯一想做的。

有一份爱情,有一份工作,渴望一个家。爱情缠绕我,工作磕绊我,家锁住我。围城里生活,出不去。就好。

我听的稀里糊涂,不明不白。

曾经我以他为偶像。

可以心无牵挂率性的生活。凭着一腔热血和年轻时的激情,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干什么工作就干什么工作,不想干,背着背包就走。走到哪里停在哪里,留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