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万事兴(七)教女以德
六年级 其它 4355字 234人浏览 才子文化

1 家和万事兴(七)

——教女以德

古时家和、妇贤

EG 元朝张闰,家里八代不分炊,一百多口人,很和睦,她领着妇女们聚在一起须知裁缝或织布的活。做好的归于仓库,孩子哭哪个看见就会给他奶吃,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孩子也不挑,一家人很和睦,达官贵人都自叹不如,后朝廷旆表其门,成为学习的榜样。“张闰无私,八世同居,共织互乳,缙绅不如”。P40 EG 宋朝陈昉百犬《心灵》P34

——中国传统的大家庭非常和谐温馨,和气是家庭最温暖的阳光,它能使一个家庭枝繁叶茂,欣欣向荣,充满希望,而美满的家庭又是国家栋梁成长的温床。一个美好家庭气氛的构成,正取决于家里的每一分子能否互相尊敬,互相关怀礼让。

VS 现在家庭伦理沦丧,夫妇难相处,离婚率高,(果)——(因)古时重家庭教育,特别是女子的教育,而现在这一教育缺失了。

EG 一女士辛苦赚钱,由挖野菜发家,到买房买车,八十万的服装店门面,可丈夫还要打她,孩子成绩是班上最后。——在外人面前看不起丈夫,说他没用。

清 陈弘谋《养女遗规》序:夫在家为女,出嫁为妇,生子为母,有贤女然后有贤妇,有贤妇,然后有贤母,有贤母然后有贤子孙,王化始于闺门,家人利在女贞,女教之所系,盖其重矣。

一、 敬顺

——《易》之家人卦曰:夫夫妇妇而家道正,夫义妇顺,家之福也。知刑于之化,不独责之丈夫,而同心协德,亦有力焉。

——夫纲不振,丈夫痛苦;妇人自己辛苦操劳却丈夫不领情,儿子不长进,因

2 为是没有顺应天道。

《易经·说卦传》:乾,天也,故称乎父;坤,地也,故称乎母。

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动静有常,刚柔断矣。

P66《周易》“姤”音购(巽下乾上):女壮,勿用此女。巽为长女,以一身而当群阳之首,无所回避,女壮甚矣。不至阳尽屈服,阴尽当权,不止,是女也,为妇当出,在室岂可取哉,卦名之曰遇,言非朝,非谒,直与五阳敌体相遇,不逊之意也,故戒以勿娶,盖娶妻者,宁无用而温柔,勿有才而刚悍,无用止于废坠,刚悍必取败亡,圣人严于为女之时,其惧深矣。

——阴阳殊性,男女异行,阳以刚为德,阴以柔为用,男以强为贵,女以弱为美。修身莫如敬,避强莫若顺,故曰:敬顺之道,为妇之大礼也。夫敬,持久之谓也,知止足也(有感恩之心);夫顺,宽裕之谓也,尚恭下也(谦卑之心)。夫妇之好,终身不离,房室周旋,遂生媟(音谢:过分亲昵而不恭敬)黩(音读:轻慢),媟黩既生,语言过矣,语言既过,纵恣必作,纵恣既作,则侮夫之心生矣。此由于不知止足也。夫事有曲直,言有是非,直者不能不争,曲者不能不讼,讼争既施,则有忿怒之事矣。此由于不尚恭下者也。侮夫不节,谴呵从之,忿怒不止,楚挞从之,夫为夫妇者,义以和亲恩以好合,楚挞既行,何义之存,谴呵既宣,何恩之有,恩义俱废,夫妇难行。

——司马温公曰:苟慕一时之富贵而娶之,彼挟富贵,鲜有不轻其夫而傲其舅姑者,养成骄妒之性。借使因妇财以致富,依妇势以取贵,苟有丈夫之志气,能无愧耶。

——丈夫是妻子终身所依靠的人,因此妻子怎么可以不尊敬丈夫呢?不尊敬丈夫的妻子,不是悍妇,就可能是荡妇;可是恶言抵触丈夫,或是咒诅丈夫,却不知,古人说:“夫者妇之天”,天固不可违,夫故不可离也,轻慢丈夫就等于

3 是轻慢上天啊,难道上天可以轻慢的吗?女宪曰:得意一人(得夫之意),是谓永毕(和谐毕世),失意一人,是谓永讫(讫:止也,夫妇乖于此也),为人妻者,不可不思。古人说:“夫妇和而后家道昌”。

EG 李林清老师之事,学习圣贤文化后,自己转变,丈夫上进,家庭和谐幸福“女人坐下去了,男人就站起来了”“救得一分不良之性,即得一分福泽也” ——宋儒真西山曰:夫之道,在敬身以帅其妇,妇之道,在敬身以承其夫。 ——可现在对于家庭的伦理道德教育已断了三代了,家庭教育缺失,而学校教育又没有教,社会教育又是污染的多,对女子的教育就更为重要。

二、 卑弱

如何使女子从小就有使她一生幸福的敬顺的思想,那就要从小教育才行,教她谦卑的态度。

古人是如何做的:

《诗经》P142《斯干》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音惕,包裹婴儿的被),载弄之瓦(镇定纺车的砖头),无非无仪,唯酒食是议,无父母诒(音移,遗留,留给)罹。

——斯干之诗,群臣颂祷天子之女也。

古者生女三日,卧之床下,弄之瓦砖,而斋告焉。卧之床下,明其卑弱,主下人也;弄之瓦砖,明其习劳,主执勤也;斋告先君,明当主继祭祀也。三者盖女人之常道,礼法之典教矣。

谦让恭敬,先人后己,有善莫名,(不自矜夸),有恶莫辨(不自饰非),忍辱含垢 ,常若畏惧,卑弱下人也。

晚寝早作,不惮夙夜,执务私事,不辞剧易,所作必成,手足迹整理,是谓执勤也;

4 正色端操,以事夫主,清净自守,无好戏笑,洁斋酒食,以供祖宗,是谓继祭祀也。

三者苟备,而患名称之不闻,黜辱之在身,未之见也。三者苟失之,何名称之可闻,黜辱之可免哉?

夫以帝女王姬,世号金枝玉叶,视诸侯大夫之女,百倍不同,而所祝愿者,不过民间妇人之事,况士庶人之女,敢不安柔顺勤劳之分,忽舅姑夫子之尊,致夫家之武怒,遗父母之忧辱乎?此诗乃古今女道之准也。

EG 宋朝程珦(音响)的夫人侯氏,极谦和柔顺,很小之事,必向丈夫禀告才做。治家有方,不打骂奴婢,告诫孩子:“人的贵贱虽有差别,但人格是一样地尊贵。”丈夫发怒时,她一定好言相劝,让夫释怀,心情变好;惟有孩子犯错,则不会替他们掩饰,说:“孩子所以不肖,都是母亲在袒护掩饰,以至犯过失,父亲都不知道。”后来两个儿子程颐、程颢都成为宋朝有名的大儒,地位很显贵阳市,死后享入孔庙的尊荣。

EG 一女士学习了圣贤文化后关掉公司,一心相夫教子,夫公婆都不理解和支持,考验:找领带拿袜子拿鞋并给夫穿上,夫很感动。教儿女,姐与弟共吃一苹果,一人一口其乐融融。

——是给女子从小扎下谦卑的态度,不会长养骄妒,傲慢,不敬不顺之心,才会对夫敬顺温和,对公婆才会孝顺恭敬,安于自己的本分,使男女正于位:男正位乎外,女正位乎内,男女无相渎,天地之大义也。只而有男女在家庭中各尽本分,相敬如宾,特别是妻子对夫敬顺有加,“妻贤夫祸少”,儿女也会在和乐的家庭氛围中健康成长,孝子贤孙就会出现,家风就可以代代相传而不衰。

三、妇行

班昭《女诫》

5 妇德不必异才奇行也,妇言不必辨口利辞也,妇容不必颜色美丽也,妇功不必工巧过人也。

妇德:幽娴贞静,清洁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静正

EG 钱氏因疫不离夫家,孝感八人痊愈。

EG 李慧慧老师的外婆与外公的故事。

女子择夫《论语》:子谓公冶长可妻也,虽在缧絏(音雷谢)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圣人之爱其女,与人同也,乃择其婿,不问田宅,不问贵显,其取公冶长,不过曰无罪;其取南容,不过曰谨言,皆论其德,而他无论焉,近世婚姻,非富贵,则容色,而男女性行美德,皆非所问,若孔子者,可为万世择婿之法矣。 如何培养妇德:

司马温公之语:女子六岁,始习女工之小者,七岁诵孝经论语,九岁讲解孝经论语及女诫之类,略晓大义,今人或教女子以作歌诗,执俗乐,殊非所宜也。 妇言:择辞而说,不道恶语,时然后言,不干他事;——简婉

EG 乐羊子妻:

“亲有过,谏使更,怡吾色,柔吾声”“奸巧语,秽污词,市井气,切戒之”“话说多,不如少”

教女讲话要温柔,对父母家翁家婆要温顺;对丈夫要温柔;对孩子要端正、端庄。

妇容:盥洗尘秽,衣服鲜洁,(“衣贵洁,不贵华,上循分,下称家”)粗饰淡妆,不问俗好——闲雅

EG 许阮愧允:三国时魏国许允,妻阮氏贤而貌丑,行完礼后,允不愿进洞房。问:四德你有几种?只缺一。“百行里德行为第一,你好色不好德,怎说齐备?夫妻后相互敬重。——以道交者,天荒而地老,以色交者,花落而爱渝。 反面EG 李慧慧老师说:女美男庸,家门不幸

6 服装:端庄大方,得当,让孩子家人,看到一个美丽的母亲和家人。 妇功:尽心正务(本分),不作无益,精于衣食,以裕生计——勤慎。

EG 汉朝鲍宣妻桓氏,宣曾从桓父学,清苦,以女妻之,资装其盛,不悦,妻曰:既承奉君子,唯命是从,乃着短布前,与宣共驾鹿车回乡,做家务,人共称之。 EG 台湾英文系女与牙科医生

——妇人者,伏于人者也,温柔卑顺,乃事人之性情,纯一坚贞,则持身之节操,至于四德,尤所当知。妇德尚静正;妇言尚简婉;妇功尚周慎;妇容尚闲雅。四德备,虽才拙性愚,家贫貌陋,不能累其贤。四德亡,虽奇能异慧,贵女芳姿,不能掩其恶。

四、守礼

婚前之礼《孟子》丈夫生而愿为之有室,女子生而愿为之有家,父母之心,人皆有之,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钻穴隙相窥,踰墙相从,则父母国人贱之。 ——肆筵设席,以速宾也,使者未至,而宾来窃食,主人见之,耻乎不耻乎?二氏(二姓,古者同姓不婚)成言,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以序,大伦正始,嘉会有仪,父母之光,夫妇之体也,父母之心,本愿为男女有室有家,而慎礼以重其事。少年男女,可不慎重乎,慎之,当自谨闺门,防交缔(勾结不解),塞见闻,无开情窦始。

平日生活中的礼敬EG 晋朝人卻(音细)缺,夫妇相敬如宾,一日缺耨(音漏:耕地),其妻鎑(音叶:送饭),持食奉夫甚谨。缺亦敛容受之,晋大夫臼季过而见之,载以归,言诸文公曰:敬,德之聚也,能敬必有德,德能治民,君请用之,文公以为下军大夫。

——夫妇非疏远之人,田野非几席之地,鎑饷(音响:给在田间劳作的人送饭)非献酬之时,卻(音细)缺夫妇敬以相将,观者欣慕焉,则事事有容,在在不

7 苟,可知矣。余尝谓闺门之内离一礼字不得。而夫妇反目则不以礼节之故也。卻(音细)缺夫妇真可师哉。

夫妇生活中的礼敬EG 宋朝吕荣公夫人仙源,尝言与侍讲(夫之官职)为夫妇,相处六十年,未尝一日有面赤,自少至老,虽衽席之上,未尝戏笑。——夫妇之间以狎(音侠)昵始,未有不以怨怒终者,荣公夫妇,惟其衽席无嬉戏,是以终身无面赤,吾以为夫妇居室之法也。

夫妇之间以五伦之礼相待:鲁师春姜曰:妇以顺从为务,贞愨(音却:谨、诚、敬)为首,故妇人事夫有五:平旦纚(同缡音离:维系,牵系)笄而朝,则有君臣之严;沃盥馈食,则有父子之敬;报反(出报行回告返)而行,则有兄弟之道;规过成德,则有朋友之义;惟寝席之交,而后有夫妇之情。——夫妇相与,严居其四,和居其一,近世则知和而和矣。

五、梳妆教女修心

蔡邕女训曰:心犹面也,是以甚致饰焉,世人咸知饰面,不知修心,面不饰,愚者谓之丑,心不修,贤者谓之恶,面丑犹可,心恶尚得谓之人乎,故览镜拭面,则思心当洁净,敷脂,则思心当点检,加粉,则思心当明白,泽发,则思心当柔顺,用栉(音志),则思心有条理,立髻,则思心当端正,摄鬓,则思心当整肃。

司马迁之语:易曰乾坤,诗首关睢,书美厘降,春秋讥不亲迎,夫妇之际,人道之大伦也,礼之用,唯昏姻为兢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