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火车琐记
初三 散文 4722字 132人浏览 月亮亮fly

乘火车琐记

江智健

(江西省婺源县水利局 江西婺源 333200)

去年六月底,中国最美乡村婺源破天荒了——通火车了!而且,“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婺源先通高铁,再通快铁,高铁北通首都北京南达沿海开放城市福州,快铁东连沪昆铁路(衢州站)西接京九铁路(九江站)。一步到位,后来者居上;双喜临门,锦上添花。婺源铁路既高端起步领航,又传承经典升华,而且高铁、快铁两条铁路干线交会共站,婺源站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县级高铁站之一,多层次全方位地方便不同消费水平当地百姓与广大游客的出行,从而彻底地将“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家乡没有铁路的帽子抛到太平洋去了,我们婺源人欢天喜地,乐不可支。

婺源没火车,所以我打小没见过火车,那就更不要说坐火车了。说实在的,最早还是从姜昆相声“着急”中的那“吃饱了撑的”小学数学题里听说有火车这玩意儿的,说其速度较快,仅次于飞机,在诸多交通工具中排列第二。待亲眼目睹并乘坐之时,我已上大学了。记得上南昌报到那天,为腾时间赶报会计月报一夜没合眼的父亲,一大早带我搭一辆运盐的卡车去衢州送上火车,由于是临时买票,我没买到座位,只得一路站立到南昌,因此,初次坐火车除了拥挤根本没感到一丁点的舒适与惊喜。

而每年放寒暑假,我都是途经景德镇,因此为捷径且最为经济。我于南昌读书那会儿,非邻县与行署所在地不通班车。我只得头天坐汽车去毗连的景市,第二天清早上火车,直到下午4时才到达南昌。因此,我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火

车有多快!曾记否,高速公路的异军突起,更是颠覆了人们火车快于汽车之概念。因此,我毕业后就很少坐火车了。因为,我回家乡工作,没当官又不会来事,故鲜有外出考察与学习之机会,出差远的大多是上省城,坐个汽车挺方便也挺快捷的。

直到近年乱哄哄的招投标兴起,我作为一一级建造师,迁徙候鸟一般,才外出跑了一些地方,当然去得最多的是广西了,多时一个礼拜去两次。可广西地处祖国南疆,路途遥远,非大巴所能抵达,故只能搭乘飞机或乘坐火车。而飞机不仅票贵且需到省会南昌登机亦不方便,外加马航接二连三失联出事,噢,对了!日前台湾复兴一架载有31名大陆游客的客机就坠河了,死伤与下落不明者多达四十人。因此,飞机还真不是安全出行之首选,故我更多偏爱乘火车。凭良心讲,铁老大国营垄断对稳定客运票价歪打正中了,不仅它多年来没怎么涨价,而且还抑制了广大大巴的票价。因此,坐火车安全经济。 但耗时间长,虽已提速N 次,但从上饶到达南宁,列车行驶一日一夜约24小时,若进川就是到南昌去坐,24小时还不一定够呢!要消磨漫长沉闷的乘车时光还真不是一句话的事,幸好,我尚喜读期刊,一趟一本《小说月报》或一本《读者》、《意林》刚好全部翻烂,就是连补白和编后记也不能跳过。由于坐火车多了,有一本买了几十年一直没动过的《诗谈》也终被翻完了。

当然,如果路途不太远,如去赣州,返回时买个卧铺,傍晚上火车,一觉醒来第二清早就到了景德镇,根本不觉得什么旅途劳顿,既乘了车又等于住了店,挺划算的。若没买到卧铺票甚至无座也不打紧,只你上车抢先到餐车隔壁车厢的列车长办公席前登记排队,就可能补到卧铺票,尤其是起

始站,列车员总会把他们休息的铺位匀出一半来出售创收。当然,如果是大白天坐车,我还是会买个硬座票,没事坐着看看书或与邻座聊聊天,而且多少还能省点钱,经济实惠,挺好! 当然买座票最好得买个靠窗的座位,并不像丰子恺“车厢社会”所说的为了“可以眺望窗外旋转不息的远景、瞬息万变的近景、和大大小小的车站”,而是方便坐困时能靠着窗前的小桌打个盹。靠窗座位号一般以0,4,5,9结尾以及001和118/128号。但网上购票系统是随机为旅客申请席位的,故人们并不能像丰先生所说的可以自己拣座位,但对系统给出不靠窗的票你可以不要即不(网上) 支付,但连续三次取消订单你可就会被系统锁住不能搞定,除非你亲自跑到售票处去或改次日重新上网买了。

坐长途火车,没有补到铺位又没座位那真是要命的事,过去你还可等待他人中途下车了再坐。如何等座位还真有窍门,列车长办公席前后车厢一般都会比较空,而且大多为短途乘客,否则整车厢均会是到终点下车的。我坐过一趟景德镇至南昌慢车,它是从车厢号数大向小即车后向前方向售票的,过一站卖满一二节车厢,结果到了终点站车头处还空着几节车厢呢,若想坐得宽松些的旅客,你就不要对号入座了,然后跑到最前面的一二节车厢,就可横七竖八地睡大觉,决没人来惊醒你的“中国梦”。可二十多年前我坐火车第一次上北京时,无座又没坐过长途火车的我,从南京上车直到天津才找到座,原来我所在车厢的旅客全是天津钢铁集团公司来咱江南旅游的,你说我笨不笨,待车厢全空了才恍然大悟一路来此前为什么竟没一旅客下车!可现在实行全国电脑联网售票,火车票上的座位被重复出售,因此,有时中途下车的旅客人还没下车,其座位就早已售人了,持无座票上车的

旅客就可怜了很有可能站立全程,去年夏天我就曾由于无座而不得不东站站西站站,见缝插针地坐一下他人上厕所时的空座,最后夜深了便偷偷地蜷缩到在列车长办公席内小桌上,煎熬着从南宁直到南昌。因此,拥挤时,洗手盆坐着人,车门后躺着人,尤其夜间,人们要上个厕所或打杯开水都只能从躺地人的身上跨过。当然,春运高峰时,车厢内到处都站满了人,挤得水泄不通,人根本无法走动,就是上车前自行买了个收折小凳有时都找不到安放的地方。不过,快到偏僻终点时尤其又是夜间行车的(因为短途的旅客夜间一般不出门,故此时乘车者下多上少,而且夜间行车停靠站都会少些疏些)有时座位会空出许多,一人占三座正好躺下睡觉享受免费卧铺待遇,惬意极了!

因此,坐十几二十几小时的火车,虽说是一苦差事,但有时回想起来也觉得挺有趣的,因为,火车上始终有一拔人,成天在捣持商品,急群众之所急,想旅客之所想,全心全意为人民币服务。你饿了卖你快餐盒饭碗面八宝粥;喝了售你牛奶果汁矿泉水;你手机没有电教你用充电宝;你早晨要洗漱给你备好牙膏牙刷洗脸巾,还有什么梳子面霜剃须刀、什么皮带钱包小玩具、又什么神丹妙药长寿汤。只要你愿出钱,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好不方便。最好笑的是,新鲜水果开先十元一盒,买一送一,可最后快到终点站或全队列车员换班(去南宁火车一般均在柳州换防,因南宁路局原大本营在柳州) 时竟会一元一盒贱卖,二十元一盒的快餐(动车上似适中些,十五元一盒) 也可能十元钱甩卖。可旅客们对此竟反应冷淡,因为,人们对列车商品暴利抵触十分,每每上车时除扛上行李外还不忘捎上一袋袋方便食品与饮料,成为了坐火车的一道独特的风景。因此,尽管各种货物推销员你方唱

罢我登场穿梭兜售也收效甚微,故南宁路局列车的铁路之声一年到头长年累月地播颂越南牛角梳巴马长寿汤的神奇功用。

如果你想旅途快点,“刘疯子”叫你坐动车,时速可达200公里以上,如果你还想再快点,“刘疯子”又教你坐高铁,时速可达300公里以上。特别滑稽的是,“刘疯子”进去了,高铁却出去了,走向了世界,火车又回归到了速度仅次于飞机的传统观念里来了,高端旅客许多也从高速公路上折返了回来,不像坐船的均是扁担客棒棒军。北上赏雪南下看海,高铁敢叫你朝发夕至。只要你肯掏腰包,车速不是问题。据说,有精细之人测算过,说600-800公里以内行程的坐高铁划得来,600-800公里以外行程的坐飞机划得来。但我想还可再加上一条,那就是行程预先确定较早可买较多折扣机票者当然还是乘飞机划得来。目前,高铁票价挺高的,仅二等座就约普通火车的三倍(动车约二倍) ,且不打折。因此,日后高铁票价也打折时却又当别论了。另外,许多城市的高铁站均另新建的,地处偏僻,远离市区几乎都快赶上机场了,因此,尽管乘坐高铁快捷舒适,有电源可用电脑且不怕手机没电,但往返高铁站却挺不方便且好费时的。

但是坐动车与高铁,时间观念一定要强,因为它很少误点,而且在各站停靠时间极短,多则11分钟,少则1分钟,稍不留神就坐过了站,记得年前我从南昌坐D3246去武汉,认为武汉是终点站,当列车达到武汉站时,我便不想与人争挤下车,结果迟了一步,当我走到门边时,车门正自动徐徐关闭,同时列车也随之启动,我也就不敢强行扒门窜出了,害得接站的胡白跑了一趟,更可怜我自己掏钱打的穿洞过江从汉口返回,真是好不沮丧!

其实,坐火车我遇到的麻烦还远不止这一次,一日次我乘K1223次列车从广西来宾去贵港仅一站路,也许是夜间乘车易犯困,上车不一会儿便打起盹来了,迷惑中一人叫我给他让位,说我占了他座,我猛醒过来:一定是到站有人上车了,否则咋会有座位重号的,我得赶快下车! 当急急忙忙跑到车门处时,车门已关闭,旋即列车徐徐启动,若列车员肯开门,我尚可一个箭步跳下。

下车竟如此之艰难,那上车就更不易了,首先得经荷枪实弹警察查身份证或并搜身安检后进入售票大厅,实名制买或取票后,行李通过安检x 光机严查违禁品,然后将身份证与车票二者同时放入闸机,经核对无误后入闸机自动打开闸门放行。进入候车室候车,当火车进站后亦经人工检票才能上月台,上了月台还要经各车厢列车员逐人验票才真正完成上车全过程。由于前段时间全国陆续发生了几起火车站砍人惨案,故火车站安检如临大敌,一点也不亚于机场(当然高铁站也似航站楼一般富丽堂皇)。

正常之上车尚如此不易,突遇事故那就更不可想象了。记得一次我提前半小时赶到南宁站,全站取票机出故障均不出票,说要到人工窗口换取,可人工窗口排队如摆“长蛇阵”,眼看火车就要开了,急不急煞人,好得我灵机一动,不管三七二十一猛插窗前,结果被告知系统故障人工窗口亦不能出票,旅客可凭手机上的购票短信上车,可上车后列车员却像审贼一般,查看登记短信后仍质疑行程,说短信只载明了起始站,没注明到站,弄得我真是啼笑皆非。我说短信又不是我发送的,你有能耐教训教训你们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如何发短信,不要净来给我们旅客添堵。

当然,最令人悲摧的是:我有两次在互联网上购的票全作废了。一是2014年10月14日11:18从吉安到南宁的K161硬座票,一是2015年1月19日18:23从南昌到株洲的K1235卧铺票,均由于临时变故不能按时赶到火车站上车,开车前夕我让远在外地的朋友上网给退票或改签,结果铁老大的购票系统打死也不让操作,说是开车前两小时不能退票与改签,你说这也太霸王条款了,简直就是强抢豪夺嘛,真是无耻之极!可恶之极,我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此二票作废,近三百元钱白白流入铁老大不义的腰包(当然还有一张2014年10月14日K1223次从来宾至贵港的短途票款,因我朋友在我的12306中竟没找到故可退而实没退成),我诅咒,我抗议,我要投诉,铁老大决不能以任何方式任何借口侵占吞食我们旅客钱财! 也许是为了泄愤,也许也是为求得一点心理平衡吧,当2015年1月19日那趟废票重买成行返回南昌时,骤知公司老总林恰好在九江公干,我楞没补票续坐了一站(K1192)到九江, 当午便搭乘林的坐骑回婺了,铁老大不仁也就别怪咱不义了。若真说起逃票, 严格地讲我还有过两次,那便是坐过头的那两站,一次从武汉坐汉口,一次从贵港乘至玉林。可此二次逃票我真没占到什么便宜,倒是付出了十分沉重的代价,倒了半天和半夜的车,又苦又累又花钱,倒霉透了。也许是上车三检四核盘查极严,所以旅客下车出站大多地方均没人管,即便有人查票也都是走马观花,形式形式,极易蒙混过关,而且在行进的列车上也很少查票,即便是真查出没买票的,补个票就完事了,一般不罚款,倒挺人性化的,不过这我也是听人说的,可真没经历过,天地良心啊! 当然,目前网上购票系统也改进了,火车开动之前二十分钟都能改签与退票,极大地方便了旅客,大大地向人民铁

路为人民目标靠拢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