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非鱼
初二 散文 735字 268人浏览 tadpole280

近来几天太阳喜欢上了躲躲藏藏,像是娇羞的姑娘。常常是乌云密布,再没能在头顶上看见那颗会发光发热的金球。只是灰蒙蒙的天空总有一朵云的周边与众不同地镶着金边,白晃晃的,亮得刺眼。太阳即使是处在云后也不肯安静,要张扬得全世界都知道它的存在。

对面的教学楼的四楼某盏灯孤零零地亮着,倔强地对抗着整片阴沉。

有时太阳光明正大地现身,天空开始发蓝,几片薄纱似的轻云在视线里踏着缓慢的步伐流浪。太阳所处的地方依旧白得刺眼。对面的教学楼被涂上一层温暖的金色,而角处是一片阴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白炽灯依旧是散发着自身的光芒,仿佛在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们考试。

窗外的树依旧欢快地扭动身躯,年年复此,稍稍有些微风它都惊喜。我盯着它那闪闪发光的绿色,突然想起,或许自己不该喜欢这树,每次看见它的时候都在说明我正在考试。只是难免想知道,在这么一间沉闷的教室里坐着几十号人物,它会不会记得来这里考试的我,会不会记得总在观察它的我。

那盏孤傲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关掉了,我们依旧在考试。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没有答案,因为我不懂那棵树。它的想法我只可以自己捏造,我有时说它快乐,而有时又说它寂寞。只是常常故作姿态花枝招展的它到底怀着什么情绪,谁敢说清楚呢。就像我说太阳的躲藏低调又张扬,其实没准只是那几团云挡住它发光的途经,就这样简单,其实它什么都没有想。似乎于庄子与惠子的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深沉问题。只是我就爱把它说得像我一般肤浅,把情绪隐藏,却又都想着暴露。

别人的心思我只能用认为。世界那么大,我就只知道个自己,这真可怕,渺小的自卑可以攥住自己整颗小心脏。大概人唯一知道的他人情绪也只有自己笔下塑造的形象。你可以安排他们的整场人生,当然包括他们的想法,这感觉真上帝。

此时太阳又销声匿迹,为什么呢,谁知道呢。因为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