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礼赞
初二 记叙文 2406字 348人浏览 AC麦兰

青春礼赞

每次经过那条开满木棉花的街道时,我都会停下来,在街道右边那个邮筒旁的奶茶店里坐上半个小时,好好看看那些花,那些路人。

第一次发现这条开满木棉花的街道和那个小小的奶茶店是在两年前的一个春天,那个时候我刚刚从家里出来,怀揣着对未来不知所谓的一腔孤勇和身上仅有的1500块钱,就那样来到了广州,然后是四处找工作的碰壁和接踵而来的各种生活上的不顺心,在快要耗光我身上的钱的时候偶然来到了这里,看到了满条街红得耀眼的木棉花,遇到了那个小小的奶茶店以及那个清秀好看的男孩子。

在我长达两分钟的注视下,那个男孩子终于开口了,可是他说出口的话和他清秀的外表截然不同,他说,怎么美女,从来没见过这么帅的帅哥是吧,看吧看吧,不收费,但是要在我这里喝一杯奶茶哦,来我给你介绍介绍我们店的招牌奶茶„„一段话瞬间把我从梦境拉回来现实,于是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后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真是从来没见过这么自恋和现实的人,我一边往住处走一边在心里暗暗地想着。就在我快要把这么一个人忘记的时候,我再一次遇到了他,不过这次看到他时,他正在和一个长得特别漂亮的女孩子说话,手上提着满满几大袋的东西,脸上带着一丝讨好的笑,而那个女孩子则时不时的看一下手机,爱答不理的样子,正

当我准备再看一下的时候,公交车来了,于是我只有上了公交车,打消了再看好戏的念头,等我刚刚坐定,正在感叹自己今天好运气的时候,就看到他们一起上了公交车,那个女孩子四下看了看,似乎对没有座位很是不耐烦,而他在看了看满满一车厢的人后无奈的转身对女孩子说,静静,等一下,只有一站路我们就到了,而那个女孩子依旧在扒拉着自己的手机,连头都没抬,而他在转身时似乎看到了我,张张口像是要跟我打招呼,最后却还是没有开口。

第三次见到他时,是在一个学校的门口,我从那里路过,正准备去参加一个面试的时候,就看到他在那里好像在等人的模样,没等我跟他打招呼的时候,就看到他朝我这边走过来,很高兴的跟我打着招呼,诶,美女,你这是到哪里去啊,穿得这么正式?我翻了翻白眼,还没等我回答他的时候,他有自顾自地说道,上次真是不好意思啊,本来想跟你打招呼的,但是我妹妹不太喜欢我和别的女孩子说话,所以就„„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还以为那是你女朋友呢,长得那么漂亮,她以前还要漂亮一些,只看见他低下头小声的说了一句,还没等我听清,就看见他又扬起笑脸,然后朝着校门口走去,见状,我摆摆头转身朝着公交站走了。

面试出乎意料的顺利,在辛苦的工作了两个星期之后,终于有时间可以好好的休息休息了,于是我决定要出门转转,来好好放松一下自己,于是转着转着就鬼使神差的转到

了那条开满木棉花的街道,依旧还是看到那个小小的奶茶店,于是在连自己都不知道原因的时候,我就走进了奶茶店,然后就看到了那个清秀的笑脸,美女,来杯奶茶吧,我们这里的招牌奶茶„„还没等他说完,我就连忙打断他,喝一杯奶茶总比看一个男孩子一直跟你絮絮叨叨的要强,在他泡奶茶的时候,我好奇的问道,你妹妹怎么跟你一点都不像啊,他的手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在沉默了十几秒后,拿着奶茶在我对面静静地坐下,他说,其实我妹妹以前不长这个样子的,她以前很可爱,跟你长得有点像,性格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以前她最喜欢跟在我屁股后面追着叫我哥哥的,只是那一年„„然后他长时间的沉默,就在我以为他不准备说下去的时候,他抬起头来,脸上是满满沉痛的表情,自顾自地说道,那一年,我爸和我妈离婚,然后我为了不让他们离婚就偷偷的策划了一场离家出走,然后我妈妈带着妹妹半夜的来找我,可是谁能想到,那天半夜我妈和妹妹遇到了抢劫,我妈身上没带着什么钱,只有一个手机和几十块零钱,那个手机是我妈生日时,我和妹妹凑了几百块钱给她买的,我妈妈不肯把手机给别人,慌乱争执中,我妈被别人捅了一刀,我妹妹的脸上也被划了一道几厘米的伤口,后来我妈和我妹妹被别人送到了医院,我妈失血过多不治身亡,我妹妹脸上的伤口深可见骨,医生说,只有通过整容才可能恢复,但是能不能恢复好还不一定,后来,那群抢劫的被抓到了,判了

刑,可是,说到底还是因为我,她们才会这样,所以我才是那个最该死的人,你说对吧?还没等我完全消化这些消息的时候,就看到他已经转身走到了吧台后面了。

很多年后,慕迟都会想起那个夕阳斜照的傍晚,她坐在油漆斑驳掉落的长椅上,对面宋瑾在黄昏中带着光芒缓缓走来,那一刻,慕迟觉得自己就像是《大话西游》中的紫霞仙子,看见了自己的意中人骑着七色云彩而来。

七岁的慕迟跟随着自己的爸爸再一次搬到了一个陌生的小镇里,她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年第几次搬家了,反正每一次都是在邻居的白眼中,自己像个落拓的小穷鬼一样跟在同样落拓的爸爸身后一次又一次的搬着并不多的东西离开,不过她也已经习惯了,虽然她有时也会想起温柔爱干净的妈妈。 三岁以前的慕迟还是一个幸福的孩子,她有一个温柔漂亮的妈妈,有一个阳光帅气的爸爸,还有一个完整的家,但是一切在三岁那一年都不一样了,三岁那年的某一天,慕迟从学前班回家,就看见家门口围着平时都不怎么见得着的邻居,而人群的中间是拖着行李箱,化好妆的妈妈,在她的前面,是一辆自己不认识牌子的车子,而她妈妈明显也是看到了她的,只是还未等到她喊妈妈时,妈妈就慌张的上了车,而那些邻居也做鸟兽散般走了。 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过后,慕迟才明白,妈妈已经离开了她和爸爸,而自己的爸爸也在那一段时间内变得颓废不堪。和以前判若两人,也是从那一段时间开始,自己开始了不停的“搬家之旅” 。

“慕迟慕迟,快过来,不要跟他一起玩了”董芳芳在后

面大声的叫着,慕迟蹬蹬澄的踢踏着大一码的球鞋朝着声音的来源走去,董芳芳是一个胖胖的小姑娘,长得也不太好看,但这并不妨碍她成为小院里的“孩子王”,慕迟也有点怕她,因为听其它的小孩子说董芳芳的爸爸是镇上当官的,具体当什么官慕迟也不太清楚,但她就是有点畏惧她,所以慕迟在听到董芳芳话的时候赶紧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