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我的天使
高一 散文 1633字 50人浏览 tb6011010173

我并非所爱的人已逝去而高兴
而是因为他曾与我们共同欢笑与生活过
我曾熟识他、深爱他
也曾为他全心付出
如今,因为他的离开而流泪么?
不,我愿微笑
只因我曾和他共同走过一小段人生旅途 ——题记

朴汶灏,我曾答应过你会写一些东西给你,却没想到会是以这种文体。我总是在忙,一点时间也拿不出,这种借口,你相信么?不管怎么说,我终于可以静静的坐在电脑前回忆曾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你,一切是不是有些晚了?我还是按照约定把这一篇文章给你,所以,你不会生我的气了,对不对?
在你离开后的第12天,我终于可以笑着面对你的离开,我过得很好,除了有时候会很想你。现在经常发呆,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没有再哭,似乎从你离开的那天,眼泪已经流干了。我还活着,幸福地活着,所以,你放心吧。
刚刚学完恩格斯写的《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当时跟你开玩笑说,你死以后,我免费写祭文给你,没想到真到那一天,我却鼓不起勇气来面对。。。。。。
一个转身的距离,却已阴阳相隔。当身后传来尖锐的声音,我没有回头,而是背身飞奔。说不出我当时感觉到了什么,却没有勇气回头。在你离开四天前,他脸色苍白躺在地上,糯米猪捂上我的眼睛,把我拉走了,我能感到他手指细微的颤抖。我当时问糯米猪,他为什么躺在地上,为什么没有人把他扶起来?地上那么凉他着凉了怎么办?糯米猪只是一遍遍地说没事没事。那时我什么也不懂,从未经历生死,所以不明白。死亡是什么?就是我这一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可是,你真的离开了?我真的一辈子也见不到你了?你怎么会舍得呢?
所有的人都对我说没事,所有的人都说我会慢慢的忘记,可是我却死死抓住关于你的回忆,就算心里再难过也不肯放手,曾经鲜活的生活在我身边的你,就这么轻易的被忘记了么?这是不是太残忍?
每次我不开心你总会拿棒棒糖来哄我,因为不清楚我喜欢什么口味,所以总是阿尔卑斯的和金丝猴的每一样都要买一些,我总喜欢开玩笑说,我就要吃你嘴里的那个,然后大笑着看你一脸尴尬。可是现在,我哭了,你在哪?不要我了么?
你离开后,我哭了两天,上课哭,下课哭,一点东西也吃不下,嘴巴一张开,眼泪就往下掉,沉默半天后说的第一句话是“我的棒棒糖呢?”你走后第二天下了一场大雨,我走出校门口却不见你等我,心里空落落的像你以前站的地方现在的空地,我开始慢慢接受,你是真的离开了,回不来了。不然,这么大的雨,你怎么放心我一个人?我把伞收起来,在雨地里大叫,朴汶灏你给我出来!你不出来我就一直在这里淋雨!你当是一定在笑我吧,显而易见,我又感冒了。以前每次感冒我们都是一起,然后一起挂吊瓶,我记得护士一次没把针扎到我的血管里,你脸上那种想要杀人的表情,真得很好笑。闭上眼,你又出现在我面前。
“朴汶灏,我好像发烧了,头疼。”
“该!”
“喂!你有没有良心啊!”
“你昨天晚上又蹬被子了?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才没!不过好像是着凉了。”
“站在这里,等着。”
几分钟后那个家伙气喘吁吁的跑回来。
“把这些药吃掉,然后捂上两床被子,睡一觉就好了。”
“你去买药了?”
“废话。”
“什么药?”
“不知道。”
“不知道你还敢给我吃?!”
“笨蛋!吃不死。不过好像没有糖衣。”
“喂,你知道我不吃没有糖衣的药。”
“你又不是小孩子?吃两片药,感冒就好了。”
“不吃。”
“听话,吃掉后我给你买棒棒糖。”
“……别老拿棒棒糖来诱惑我。。。。。”
“那就再加一顿KFC?”
“那就让我说成交吧。。。。”
“切,就知道吃。”
“我没劲了,走不动了。”
“我去叫出租车。”
“不坐出租车。。。”
“那你想干什么?”
“我想要你。。。。背着我!”
“喂喂,下来!你那么沉我背不动。。。。”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已经把棒棒糖戒掉了,我长大了,朴汶灏,不再是那个傻乎乎需要你照顾的孩子了,我现在很听话,吃很多药喝很多很苦的中药,我没再耍赖,只是眼泪一滴滴落在药里面,似乎,更苦了。。。。。
所以,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好好活着,我相信有天堂,相信有下辈子,到时候,你要早些找到我,你会答应的,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