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扬和内敛作文
初一 记叙文 1517字 784人浏览 小雨滴滴答的下

繁花,褪去了芳香

高三(11)班 邱炎炎

独自立于窗下,又想起了那个女子,不觉莞尔。

谁说男子就张扬,女子就该内敛。那个女子偏偏不是这样,她的内敛中纠着张扬,张扬中缠着内敛。

初识这个女子,是在《思凡》的一出戏上。

刚到时,台下还是寥寥几人,我便踱步到后台,她,那个女子独自一人在练动作。

她很瘦,即便繁服裹身也掩不住瘦。她的眼睛很大,被桃红繁彩描着,但也遮挡不住她眼眸中的温柔,仿佛在俯身低吟的女子,沉醉在这慢下来的光阴里,心神宁静,不张不扬。

朋友唤我,我便不舍地抬脚离开。走时她正轻拂衣袖,缓缓滑落,便不再挽起。

戏快要开场了,我坐在台下焦急地等待,想再见一见这令人心静的女子。约莫过了十多分钟,那个女子终于出来了,终于出来了,我按捺住心中的喜悦,目光随着她轻掩脸庞,眼眸流转的娇羞摸样,竟是看呆了,看痴了。

突然,她的嗓音将我惊醒。她的嗓音是烈的,宛转蛾眉的烈。我惊叹于这样内敛的女子,竟有如此烈的嗓音。像怒江,一卷而过,幽香盛开的繁花,张扬,令人惊羡。

台下的观众与我一样,惊叹于她迸发的力量,便响起了轰鸣般的掌声。她不为所动,兀自高山流水走惊雷,是雁落平沙,是剑走偏锋,这缓缓流淌的昆曲被她卷起波涛汹涌。

可不久,她的声音不再是怒目金刚式的,而是絮絮低吟。

她轻笑起来,眼角轻轻颤颤,温婉而妥帖,立于薄暮下,如一幅古仕女图。

我又被她这般娴静折服,昆曲缓缓流淌在我的心房,她的低吟就像月光洒下的清辉让我心安,又像漫漫撒哈拉沙漠中的驼铃悦耳动听。

这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女子呀!可以烈,可以低吟,可以张扬,又可以内敛。

她张扬时,就像一丛繁花,绚丽多姿,她内敛时,又像繁花褪去了芳香,静立于一边,不招摇,只是独自绽放。 她是繁花,但褪去了芳香。

风烟俱净

高三(11)班 王启

江南,竹楼里,一位老人。

看着竹椅里闭目养神的姑父,我有些失望。曾听父亲提及姑父的过往,那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的光辉岁月。

那时,姑父还是个年轻的小子。他考取了师范学院,就在家人以为他会有一个铁饭碗时,他毅然撕毁了录取通知书,跟随别人下海经商。功成名就归来时,已是三十而立之年,在那父母包办婚姻的年代,他与家人几次争吵,最终还是辞去了那场包办婚姻,牵起了自己志同道合的姑娘的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在那青葱岁月里,姑父一直都是张扬而狂妄不羁的。正处青春年华的我也因此对他崇拜无比,这次来拜访他,可见到的只是已显沧桑的老人,难免有点失望。

“丫头,傻站着干什么呢,快坐下,喝口茶,我带你去看捕鱼。”姑父温润如玉的声音响起。

接过茶杯,那是简单的手工粗陶梅花杯。简约的款式,杯面是清新淡雅的翠绿,背离则是一面素色,一枝红梅自杯底斜斜逸出,盛了普洱,那梅花便在一片云烟里盛开开来。一切都是那么的温婉细腻啊。

跟随姑父站在湖边,两岸青山绵延起伏,一条大江从中蜿蜒流过。太阳的余晖从山势较低的一册斜斜映照过来,风吹过,树叶颤动,整座山都哗哗闪着金光。由渔人撑着木筏在江上捕鱼。他们用力扬手,银白的网被高高扬起,又缓缓落下、渔人们一边喊着号子,一边配合着将网拉起,网中的鱼争先恐后的跃出水面,在空中翻腾起舞。我偷偷的观察着姑父,发现他只是微微笑着,有些不解,便问:“姑父,你怎么不去捕鱼啊。”

‘一把老骨头了,折腾不动喽!我年轻时比他们还厉害呢,现在老了,该歇歇了”

再次走向姑父的竹楼,看着眼前的景,忽然有些明白了,年轻时就该张扬,老了便须内敛了,不是吗?

“你这么年轻,该出去闯闯。”姑父倚着门对我说。他背后,天青色的窗纱像雨后晴天,绯红的桃花映在上面,像一幅工笔绢画,低调有内涵。

是啊,趁着年轻,我也应该张扬一把,等老了看透世间百态,风烟俱净时,再坐看山水,闲等日落烟霞,做一个恬淡内敛的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