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起潮落·范进中举后传
初二 其它 1099字 684人浏览 askandanswerbj

再说胡屠户前脚刚走,又一报录的官差踏进范进家门。其神色慌张,似有话却又迟疑不敢说。范母连忙递上茶水,恭恭敬敬地道:“官差大爷,请用茶,不知您有何贵干?”“这……这……我们报错录了……”一石激起千层浪,当下众邻居议论纷纷,一个小伙子问道:“却是刚才报低了?”官差支支唔唔不言语,于是又问:“难道报得高了?”官差方才点点头,说:“由于报录人疏忽,错把范近当成范进。”周围一片哗然,众人纷纷把视线投向范进,想看看他是不是会再疯一次。范进还在云里雾里,虽然被丈人打了头,比较清醒了,但还是浑浑噩噩的,张乡绅来时,才猛然想起要笑脸相迎,乡绅一走,马上又晕头向,忽又听得自己中举只是一出不实的闹剧,头一昏,又晕倒了……

醒来时身边只有垂泪的老母和怒气冲冲的胡屠户。原来听到范进并没有中举,邻居们都纷纷找理由把送来的东西拿回去,更有甚者言:“我就知道,这范进若真能中,早中了,怎么可能到五十多岁才发迹呢?原来是空欢喜一场。人啊,还是要有点自知之明。”老娘看着变脸神速的邻居,脸色阴沉沉的,嘴角抽了抽,没说什么,她又能说什么呢?收拾完众人喧闹留下的痕迹,范母坐在椅子上,不禁悲从中来,老泪纵横。事情来得快,去得也快,仿佛一场声势浩大的午后阵雨,来匆匆,去也匆匆。

范进正倚头垂泪,忽听得一阵脚步声由远到近。能发出如此洪亮声音的还有谁?当然是胡屠户。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只见胡屠户一副兴师问罪之势,一件对襟敞开着,一个水缸般的肚子在阳光下反射着令人作呕的油光。胡屠户刚一踏进门,马上大声质问:“范进那畜生在哪里?”范母怔了一会儿,道:“你怎这等侮辱人?”“我侮辱人?看看你那棺材进一半的儿子吧,也不瞧瞧自己的身份岁数,就他那猴样也配中举?我呸!不与你罗嗦,快快将钱还与我!”范母不解道;“你的钱?你的什么钱?”“问问你那好儿子吧!”

胡屠户没好气地说。

于是两人在房里范进醒来,过了一个多时辰,范进醒来了,胡屠户还未等范进完全清醒,马上冲上前去,怒气冲冲道:“快把我的钱还与我!”“你的什么钱?”范进不解。“看看你们娘俩,一个贼窝里的。拿了我的钱,还赖,难道是我冤枉了你们不成?!”范进仔细一想,方才大悟:“你送来的钱不是犒劳官差了,哪还在我身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胡屠户不理睬他,继续说:“我看你也是穷王八一个,再还不了我的钱。你苦是你家的事,我的女儿可不能跟着你受苦。女儿我带了去,钱你就甭还了。”说完,拉起女儿的手就往外走,其实他哪里是怜悯女儿,只不过前两天王府托人物色一个丫鬟,胡屠户只为了拿那么一点儿佣金。

胡屠户带着女儿离开了范家,范进为了追赶夫人,从床上跌下来,摔得满嘴是血,范母心疼,一想自己与范进的曲折命运,不禁与范进报头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