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者之童年二三事
初二 散文 1003字 62人浏览 hsg2005

不曾算过生辰八字,也不知命犯五行中谁,顶着自己着实满意的名字,一路走到今天并不容易。没想过头戴锅盖,腰系海带,冒充东方不败,自认称不上土匪无赖,混迹市井,毫无特殊之处。在经过多日阴霾,终见阳光的上午,想想童年趣事,解乏去困。

小时侯,争强好胜,逞一时口舌之快。幼儿园里与一小朋友斗嘴,他说让他爸拿电棒电我,我便说让我爸开飞机撞他家。那时我并不知老爸虽是空军,但不是飞行员只会开汽车,即使我的假设成立,我的损失更大。那时的我倒有一股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猛劲。放下如此狠话,那孩子哪有不怕的道理,当即哇哇大哭起来。他招来了阿姨,我受了罚,也不觉得委屈。我俩的争斗中,我是胜者。自古以来,胜者王,败者寇。此后全班人都知道我有一会开飞机的爸爸,也威风过一阵。

小卖部的阿姨给我上了关于钱的第一课。之前就知道钱能买东西,所以把它看成万能之神物。手拿捡到的一分钱到小卖部里点名要糖,阿姨没给我糖也没还我钱,可能她怕万恶之源污染了我。因此,看到《读者》上为保护孩子童真,把孩子给的石子当做钱,给他们糖或金鱼的善良老板,始终难以相信。从那时候我知道了钱亦有大小之分。后来想,如果那时我会唱《捡到一分钱》,会不会把钱交给警察呢?应该是不会的吧,一来我没见过警察,二来小卖部离我家更近,是妈妈圈定的可单独活动的范围。

到青春期人多少都有点反叛,究竟没有什么出格的事。每每和老妈吵嘴,老妈手一指门大喊“滚”,我说我是不干离家出走那种傻事的。但老妈却说我五岁时就出走过了。据说,被老妈教训后,拍门而出。可以想象,月夜里,一五岁女童坐在梧桐树下的石凳上,等待悔过的母亲来呼唤,此情此景是何等凄凉啊。老妈说当时想看我如何动作,不曾出来找。我回到门口,徘徊许久,试探性的敲了敲门,见无人异议,就进门了。没想到我人生的第一次出走会以这种形式草率收场。说来羞愧,贪恋温柔乡,令人失望了。反思也不尽然,我小小年纪就如此沉着冷静,也算难得。

俗话说得好“饱暖思淫欲”。衣食无忧,便胡思乱想。老妈不说狼外婆,只说野猫专吃小孩。我常料想自己被一只硕大的野猫盯上,即将成为它的盘中餐,落下了对猫的厌恶。一夜,不知怎的,野猫们在我家门前聚会,合唱般的叫唤,尚能分出高低声部。吓得我直往被子里钻,大呼小叫它们要来吃我了。当时,老爸操起一个扫帚,很英雄的把野猫赶走了。父亲的形象顿时高大起来,一个小人儿对父亲的崇拜如滔滔江水„„

逝者如斯乎,随取一瓢,浅尝辄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