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易冷 怎奈情长久
初一 散文 930字 58人浏览 安生961

烟花易冷,怎奈情长久

213 朱依玲

听着周董的烟花易冷,思绪仿佛又飘回千年之前。

一位老僧,手中敲着木鱼,一声又一声,是如此沉闷,落寞。他目光呆滞,只留下已死的心与青灯古佛长伴。

仿佛还是昨天,伊的身影还未消散,犹记得她一身鹅黄,那样明媚淡雅,怎能不让他心醉,只可惜战火纷飞,他不得不与她惜别,只留下那一句:“待我归来,我便娶你。”

一句诺言,谁又知何时圆,一年又一年,伊的青春渐然远去,只为他一句归来娶我。她就等呀等呀,门前的石板留下了她的身影与她断魂的眼泪,她就坐在那一直等,望着同一个月亮却望不见思念的人。岁月是一把无痕的剑,将她的年轻美貌带走,多少年了,她也数不清了。她累了,便出家为尼,从此,石板上没有了佳人的倩影,只记下她一次次的期望与失望,她的叹息,她的挣扎,她的„„虽已断了红尘,伊心中仍有一丝丝的盼望,盼望着那个耽误了自己大半辈子的人能回来,遵守当初的那个诺言。伽蓝寺里,烟雨落,伊的生命到了尽头,带着这最后的凄凉,一缕香魂飘飘荡荡,挣脱了这个苦海,飘远了„„

他却什么也不知道,与她诀别时壮志满胸,带着心上人的期盼,奔赴那个热血沸腾的地方,他奋勇杀敌,只为与她团聚,怎奈世道昏暗,怀才不遇反有性命之危。他离开军队,出家为僧,却割不断与她的情思,此时却有两国之隔,他回不去了,时光悠悠转,不知又是何时,他终于可以去寻她了。来到那个梦中萦绕了不知多少次的地方,战争把使变得残破,成了一座野村,来到当初分离之地,心痛侵袭,忧伤难掩,寻找佳人却被告知早已过世。心痛了起来,有如落地,四分五裂,酸痛之情再难以控制,他跌落在地,热泪滂沱,有如冲天之势。

一位孤苦老人告诉他,她从未嫁人,只是在每天牧笛声中坐着,似在等人。 原来,原来,伊一直在等他„„

牧笛声又响起,雨落了下来,回荡在他心中的是无尽的悔恨,原来自己错过了那么多,苍天啊,为何如此待我,为何让我们在最好的时间遇到彼此,却又昭示我们有缘无分呢!

他带着那块石板与她的思念回到了寺庙,这一次,他断了红尘,撕了牵挂,既佳人已死,那就让我向佛祖祈祷,让我们下一世遇见,希望那时,我们,可以拥抱着彼此,不再孤独。

门外,是璀璨的烟花,但他的心早已冷,在这个繁华乱世,唯有她,才是他心中的温暖。

烟花易冷,怎奈情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