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生此世你若安我亦暖
初三 散文 1288字 172人浏览 AND劣人

同生此世 ,生命中有多少人相逢你年长与我我愿像小草依长松低头在你前 相知心懂我愿终生不离不弃我为云 你为龙 四方上下追逐,即使有别离也常常相逢若 有一天 你不回头执意要走我的挽留像小竹枝撞大钟你若安我亦暖 微笑目送同时用45度仰望蓝色的天空——写给网络里温暖我的人文/云端2435580241? 一》寒梅姐姐(雪地一点红)茫茫人海,策马扬尘,谁是谁的有缘人?一路走,一路寻,一路风烟留给别人,仿佛永远都是以这种方式告别,而自己去奔赴更茫然的旅程。在这个宽广飘渺的网络尘世,唯有写几厥词可以表达自己的心怀。也许,我们前世都是怜人,今生,才会来回地在心灵翻唱一场注定悲情的戏。同生此世,你年长与我,唤你一声姐姐,便是血脉相连。你说,喜欢我笔下的故事,殊不知,那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梦里 我亦只是一个花上舞墨的情深女子,要的不过是 一个人里的情意生活里的微博生色,只是,年少的时候不知道命理不经意间的残忍决绝。说什么此情永不渝 说什么“我爱你”,说什么生死不离,从不曾料到那些在更为漫长的生命里早已残缺不齐。如今,满院落花帘不卷,独唱独行还独坐,但是无碍,所幸梦外,幸福安在 温暖安在。便懂了,心若向暖 无畏悲伤。站在云端,用圣洁的灵魂去俯视这滚滚红尘,繁华落尽,乱世成殇,青春驿站谁还是谁的谁 ?时光的剪影里,惆怅了多少往事?泪湿了谁的眼角?氤氲着谁的心碎?曾几何时?竹子也曾是文字里那柔情的人 ,也曾为花赋歌,为叶写词,也曾听风唱歌,为滴雨感动。也曾为人执笔浅唱流年。只是网络几经周折,心累过,心伤过 ,心疼过,心碎过,懂了缘起缘灭,云聚云散,都是生命中不可逃脱的结局,于是,下定决心不再为谁泼墨刻字,只怀着一份淡然的心,边走边接受岁月赠与我的沧桑和苦难,边走边记录属于自己的流年。如今,看见姐姐为我执笔浅诉絮语,冰封的城堡还是在那一瞬间顷刻坍塌,被你暖暖的爱融化,才发觉柔软的心依旧眷恋被爱的怀抱,虽无初见那般雀跃,但依旧有一朵小花开在信笺,明媚了枝头的记忆。相念如歌 默然欢喜。此世,同为女子,承受着女子的种种无奈,一直信缘,相信每一次的遇见都是前世注定。遇见姐姐不知何期?不是孤傲,也不是冷漠,只是惧怕那些快乐来了又会走,只是惧怕温暖过后的冰凉,也因网海风浪太大,海水侵袭了全身,遮挡了整个世界,故一直无法睁眼去丈量这滚滚红尘。在那些神伤的日子了,我学会了“相望于江湖”,不与人接近,任凭风烟四起,任凭狼哭鬼嚎,任凭月缺月圆,坦然宁静,不是我心中无情,只是看过了风沙弥漫,迷雾重重,便懂得平静的对待,每一次的聚散离合 懂了,一切皆是轮回。走过岁月,走过昨朝,携一颗从容淡泊的心,淡忘山重水复的似水流年,笑看风尘起落的人间,许自己一世安然,宅在云端,留几分风骨 随逝水滔滔 不改竹子心性。今,看你笑靥如花,思量这是无法拒绝的缘起,无论风雪多大,我毅然去接你 ,不说爱,不说永远, 只说现在 , 只说珍惜。当时光的渡船,苍老了岁月,我相信永不老的是今朝的明媚和温暖。如果有一天,缘灭,你我友谊山穷水尽,我

愿,不伤害彼此,微笑转身。深深祝福, 此世同生,你若安我亦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