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人间正爱》
初三 其它 1448字 51人浏览 林梓楠520

《人间正爱》是一本书。作者是广德中学患有严重白血病的陈明发老师。陈老师有一个心愿,就是想在与白血病进行你死我活的搏斗的光阴中,写一本书,书名就是《人间正爱》。不知道这本书写没有写完,我只是在《广德报》的一角获悉他正在写这本书。我知道自己对教师生涯的理解远远不及他用生命体验讲台而产生的感悟,也没有水平来评论他正在创作的处女作——《人间正爱》,可我按耐不住对他人格和精神的钦佩,一边细读《广德报》上描述他的文字,一边眼前浮现出与他相处的情景,觉得把这些情景写出来与同行的教师分享一下,心里要好受一点。

第一次看到他是在宁国师范学校寝室的走廊里,那时我们是校友。大家都是十八、九岁的光景。听他自我介绍是广德杨摊人。依稀地记得他穿着黄军装上衣,套着笔挺的西裤,黑色的皮靴擦得铮亮,眼睛特别有神。他给人感觉就是精神整洁,一看就是一个一丝不苟而又朴实的人。

第一见面说真的他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印象,或者说就是一个认真朴实的样子。以后在宁国师范校园的小路或者操场等一些地方,我们经常碰到,也只不过是点头微笑招呼而已。宁国师范毕业了,听说他在杨摊中学当老师,后来又在柏垫中学当老师,再后来又在广德中学当老师。不管他在哪里当老师,熟悉他的人特别是柏垫街上爱挑剔的家长和我谈起他时,都说他是一位好老师。这时,他给我的印象是一名好老师,我在心里把他锁定为我学习的榜样。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印象最深的一次相遇是2012年的9月19日。那一天,我带学校合唱队参加广德县道德模范颁奖典礼开幕式表演大合唱。在观众席上,我见到了接受表彰的陈明发老师,还是那么干净,眼睛还是那么有神,只是脸瘦了,有些苍白;只是从来不戴帽子的他戴上了帽子,帽子遮不住耳际。耳际看不见一点鬓发,想必痛苦的化疗早已使他掉光了头发。可他说话还是那么平淡,语气还是那么轻松,脸上洋溢着欣赏学生合唱的微笑。我们谈话的内容只是工作,只是学生,只是说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就是几十年了。我们一直避开他患白血病的话题,只字不提白血病,可我们不争气的眼睛忍不住闪烁着泪花。我的泪花只能算是对他的不幸表示同情,为他的不幸感到痛苦。而他的泪花呢?他在学生面前是那么坚强,坚强得让学生看不出他已身患重症,而在一个老同学面前,竟是如此的脆弱。这泪花、这脆弱的泪花,告诉我们,他不是叹息个人的不幸,而是他多么地眷恋讲台!

说到讲台,自然想起了一辈子站在讲台上的老师。我们广德的老师,几乎都是像陈明发老师一样来自于乡下农村。我在学校的《雪梅》文学社的刊物上是这样描述:我们的老师来自于农村。金黄的油菜花衬托着夕阳晚归的老牛是他们童年的油画,漫山的映山红伴随着都市大学的时光在他们睡梦里绽放是他们年少的日记,孩子们天真的笑脸求知的眼神跟随着窗前的明月走进备课笔记是他们青春的诗篇。我们的老师很美丽。他们的美丽不是篮球场上勇猛地扣篮,不是恬静的脸上散发的令人羡慕的秀丽和明媚。他们的美丽是从早到晚从冬到夏从年轻到晚年关爱着每一个学生,是专心致志地忘我的工作……

我们用一个小时可以辅导孩子的作业,用一天的时间可以回乡下看看老人,用一年的时间可以盖一套住宅,而教师呢,却是用一生的时间来爱学生。教师一生对学生的爱里不知有多少酸甜苦辣,不知有多少喜怒哀乐。陈明发老师2010年所带的班56人,55人考起本科。说得出的数字的背后该有多少说不出的焦急、说不出的辛苦……有那么一天,当我们拜读《人间正爱》时,我们会更加懂得教师对学生的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她在灯火阑珊处……”她,不就是《人间正爱》吗?。

初三:二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