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 爱 同 行2
初三 散文 1263字 36人浏览 xnfm518求包子h

与 爱 同 行

朱金义

印象最深的是,小时候,跟父亲一块儿去邻村看电影。 看电影,也许现在是特别稀松平常的一件事,村村都有。但六七年前,只有县里重点帮扶的村

子才有。天暖的时候,只要天气允许,

每到周六,八点准时放映。暖风吹佛,

把电影的好节奏,吹到我们村,孩子

的面前就好像看到刀枪剑戟等十八般

武器在呼呼地舞动。

这时,我们就去央求街口纳凉的父母。“妈妈,我想去看电影。”妈妈总是说:“去,回家看你的电视去,大晚上,野什么野?”爸爸却兴致很高,拉着长声说:“走,备—马—。”我们便骑摩托出发。背后传来母亲的嗔骂:“老没老相,少没少相。”

我跨在摩托车前面,保险起见,父亲的两条大腿稍稍别在我的腿上,有点痒,有点热。慢行的摩托车,声音很轻,两旁的树木次序后退,可那些敏感的虫儿,远远就收住了歌喉,只有那些趋光的飞蛾奋力的靠向车的大灯,喘着气,发

着号令,想排出他们演练过得阵型。看到乱飞的乌鸦,父亲

就摁摁喇叭,它们嘎呀嘎呀的逃去,算是我们的一次杰作。

放电影成了惯例,四里八村的孩子们来了,一些小商贩们也来了,赶大集一般热闹。那些闪闪的荧光棒,会叫的木头鸟,只会呜哇呜哇叫的小木

笛,神秘的孔明灯无不吸引着

孩子们围上前去。窜乡的瘦猴

爷爷正在叫卖着他的花生和

瓜子。最显眼的当属炸烤串

的,我们都巴巴地看着火腿、丸子、鱼豆腐在锅里上下翻滚,看着美味上撒上孜然粉,胡椒粉,抹上酱。热气、香气就在这空气里弥散开来。爸爸给我买了闪光的小陀螺,让我饱了口福,爸爸什么也没要,他却兴奋地眼睛发亮。

这时,一柱亮亮的灯光投向屏幕,电影开始了。前面还有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的倒计时,我们这些孩子都跟着喊,扯着嗓子嚷,十、九、八、七、六、

五、四、三、二、一,好像谁喊得声音高就会有奖励似的。爸爸还给我加着油,再大点声,再大点声,最后对我扁扁嘴,鼻子吸吸气,摇晃着大拇指说:“好样的。”

所有的人都很快乐,所有的人中,我们这对父子也很快乐。

四周的叫卖声小了,小喇叭不在呜哇呜哇了,只剩下三四岁的小孩子嘟嘟囔囔的一会找妈妈,一会找奶奶,来回的

穿梭。人们都盯着大屏幕,许仙出来了,小青出来了,白娘子出来了,法海出来了,长着猪鼻

子的徒弟真可爱。白娘子一会儿是

人,一会儿是蛇;是人的时候我觉

得没趣,是蛇的时候我吓得往爸爸

怀里缩,他想把我推出来,却紧紧

地抱了抱说,没事嗯,没事嗯。为了探索电影的秘密,有的人用手在电影灯前摇一摇,屏幕上便出现我们的一双手,我们就觉得很神奇。我看看爸爸,爸爸纵容地看着我,看着我的探索。

我渐渐失去了劲头,他就说,走啊,你小子困了。我半合的眼睛就又睁大,含糊不清的说着,不走。他转身离开,一会儿,又给我买来一个烤串,我的兴致又来了。后来,法海和白娘子作法,打呀,打呀······然后停了······

摩托车喇叭响了一下,我醒了,到家了。鼻子闻到了一股汗味,酸酸的、咸咸的,那是盖在我身上的父亲的半截袖,父亲赤着膀子,对迎来的母亲说:“真

凉快。”

现在想来,电影究竟演了什么,

我越来越模糊了;可有一点我忘不了,

在那一路上:

有爱,与我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