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偶然
初一 散文 928字 176人浏览 明珠0404

诗意偶然

高二(8)班 孙凌达

想买顾城的诗很久了。

那日逃了补习随意决定去先锋转转。暖黄灯光闪过,三本书静静躺在那儿——《海子的诗》 《食指的诗》 《顾城的诗》。

好巧。

家里的书其实不少了,没读的、没读完的。我买书很随意:老师推荐的,喜欢的作者,听说过很有名的,好友爱读的„„甚至是封面顺眼的,一买就是几十本。母亲常抱怨我拿它装点书架,我笑。

一本书对应一段时期嘛,哪天兴起了,自然会读。哪天败兴了,读一半,弃了,改日再读也未尝不可。

哪来的什么买了一定要读,读了一定要读完,读完一定要写读后感„„哪来的这些必然。我在茫茫书海中选择了你,自是一种缘分;我在何时何地选择了倾听你,自是一种偶然。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人间词话》有三境界,稼轩此句境界最上。

偶然的生活,偶然的文学。

品《红楼梦》的人很多。人人尽叹尘世必然。他们说贾府衰败,必当坍圮;他们说黛玉为绛珠仙草,必当还泪;他们说金陵十二钗“各自须寻各自门”,必当有判词的结局„„是,我们早知道命运,早知道必然,悲凉吧?悲凉。

那怎么就没有些美好?《伟大的悲剧》中他们只差一步便是踏上南极点的第一人,他们只差一步便是不会夺去生命的春天。谁不知道是因为领队绕路、冰天雪地不让狗拉雪橇而买马才构成这些必然?但在他们的日记前,我良久无言。

该把他当成偶然吧?那日帐外风雪如末日,他裹成厚厚一团,却突然忆起了妻子。他想留些话,无关使命只关心灵的话。他想起了有本日记,还有支不太好写的笔。手没知觉,那就写吧。

偶然的记起,成就伟大的悲剧。

或许还有《雷雨》,还有东坡,还有茫茫文坛,还有世界,还有宇宙。

我们愿说必然。没有偶然,只有必然。因为我们怕吧?社会怕,科学怕,但书不怕,文学不怕。

因为必然可控可寻。总希冀可以找到命运一次次轮回的规律,希冀黛玉定如安排好不会与宝玉在一起而不是希冀张爱玲《爱》中的那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啊。”

我们不敢想偶然,我们的生活不诗意。

其实“蓦然回首”,不是所求又何妨呢?必然不是命运,偶然构成了必然。

谁才是真相?

那日买了《顾城的诗》,半躺在阳台上读。我不知道上一秒我读的对下一秒是否有启发,也不知道下一秒将读到什么疑惑。

就这么戏剧而偶然的生活吧。

此刻,诗意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