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堇、泯伤
一年级 其它 1372字 145人浏览 OH_YEAH陌辰

(初次来到这里,请大家多多指教!这是本人首篇短文,在此求各位大大的书评。不管好的坏的我都真诚接受。谢谢。)

你说,“一勺、你长的不安份。 ”

我淡淡的抚过自己的眉,“所以简、我们不一样。 ”

你哑着音色,“那去哪?”

“去上海吧,因为喜欢面容精致的上海女孩。”

“什么时候回来?”

“等我有了很多钱``` ”

(上海) 我轻轻拍抚着肚子,简、我有了你的小孩;

但我并不需要那种东西;

所以,我拿掉了。

并没有像肥皂剧里,想要娇情的掉几颗眼泪,

安妮说: 皮肤会寂寞,所以需要你拥抱的温度;

我们,并不是因为爱情所以在一起的。不是吗?

我们从来只爱自己。

而我,也从来只钟情于物欲,所以我需要钱,需要很多„

天生就残缺了去爱别人能力的一个女人,不管周旋在多少男人中间,

也从来都不知道了疼痛。

昨天,新买的限量版lv 包被偷了,所以忧伤的点了一杯加冰的威士忌。抚着

不同男人送的无限卡,我应该娇笑;我只在乎你爱不爱我。

他们在我身上满足肉欲,我在他们身上满足物欲;

各取所需```

嘴角荡起妖娆的纹理。

简,你在南京有没有再碰到像我这种残缺的女子```

角落里,带着疼痛的眸,在酒吧昏暗,混迷的空气里睁的突兀,悲伤。忧伤的望着不远处有着倾城面容的女子,

那该是个怎样的女子?

夜里,月光皎洁,我还是一如既往的陪有钱的各种男人过夜。

指腹轻碰触到今晚这个男人的心口,浓烈的温度迅速的浸入我冰凉的指尖,尖锐的直奔心脏。

我惶恐的推开,“你叫什么?”

“千雨。”

长的好看的男人,脸上并没有表情,瞳孔里却有着浓郁到看不透的悲伤。 记起,在酒吧里,那个不一样的眼神。原来就是他。

装吧,你可以装的更像些。

“你离开我爸好吗?我也可以爱你„”

灿笑,

“你的爱能卖多少?”

“你只是要钱?”

“不然?”

“ 像你们这种女人都这么直白?”

“不知道。”

起身穿好衣服,淡漠的看着窗外天空里的月亮。

冷清的说“你爸叫什么?”

男人惨淡的笑了,

“那个男人碰到你,是我妈在劫难逃。”

微微勾起唇角,

“如果我说,我让你爸离开,你会给我想要的吗?

“会。”

回答的这么直接,你会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吗?

简,我碰到了一个跟你一样有温度却没有爱的人,

他让我恐惧,又让我想要靠近。

害怕他能够给我的疼痛,又好奇他能给我的疼痛„

尖锐的汽笛声„

千雨已经倒在血泊里,我淡淡的望着他;

他在一个歇斯底里的女人怀里,忧伤的看着我,

“一勺,我可以给出我全部你想要的温度,还有你残缺的那份爱„”

心脏如愿以偿的开始疼痛```

微笑的看着地上的女人,

“有那样的老公,是你的不幸,有这样的儿子是你的悲哀,却很羡慕你能有这样的儿子。”

说完,像一个无关的旁观者,

转身离开„

眼泪开始汹涌„

千雨,当你推开我迎向你母亲那辆浓黑色轿车的时候。

阳光一瞬间的刺目,有着我无法躲避的尖锐,

迅速的放射进我空洞的胸腔,带着明媚的疼痛``` 原来,会有人直到死掉还在想着要给我,我最需要的温度和爱。 简,终究,我还是如你所说,像三色堇般的女子``` 讨厌阳光``` (三色堇,最致命的伤害是有温度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