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樱桃树
初一 散文 1444字 62人浏览 阳光下的虫子

奶奶辛辛苦苦把我父亲兄妹六人拉扯大, 人就老了。现在, 爸爸在老家给奶奶盖了一个小院子。平常她老人家独自一人住在那里, 我那些住在附近的亲戚每天都会过去看看。 奶奶的小院里有一块十几平方米的空地。那儿曾种上了金银花、葡萄、青葱、菠菜等。院子的角落里还有两棵杏树, 连晾衣绳上也爬满了丝瓜与葫芦。整个小院如同一个小型的植物园。春天, 众多植物一齐开花, 煞是好看; 夏天, 满院的绿阴令人心旷神怡; 秋天, 香甜的瓜果使我垂涎三尺; 就连冬天, 院子里也别有一番景致, 并不显得单调冷清。这一切都是奶奶辛勤劳动的成果。 奶奶虽然年纪大了, 可她不愿在家闲着, 总觉得自己身子骨还很硬朗, 应该干点什么。这一年, 正好老家兴起种植樱桃, 奶奶便买了两棵小拇指粗细的樱桃苗, 与蔬菜种在一起, 精心呵护着。大家觉得这是小事, 就由她去了, 可没想到竟出了大问题。 从那以后, 我们每次回家, 几乎都会发现院子里的植物又少了几样。奶奶为了不让它们与樱桃树争养料, 只好忍痛把它们一一砍去。砍来砍去, 过去长满植物的小院, 逐渐显得空荡荡的。多亏了幸存的两棵杏树以及一株歪歪扭扭的金银花藤, 才使院子显得稍微有些生气。 奶奶专心致志地照顾着她那两棵宝贝樱桃树。俗话说樱桃好吃树难栽。樱桃树最初五年是不结果的, 只长枝叶。所以最初几年, 樱桃树的养料必须供应充足。奶奶的腰不好, 我们都不允许她干重活, 可是她为了让树长得高, 多结果, 可谓煞费苦心, 当然也少不了花力气。虽然院子里有自来水管, 但她不舍得用, 非要在下暴雨时冒雨拿大缸接雨水不可, 就算被淋得感冒打吊瓶也在所不惜。有时缸里游满了即将变成蚊子的孑孓, 她也舍不得倒掉, 还是一缸一缸地保留着。每次暑假我回去, 大量新生的蚊子都会将我咬个半死。 冬天下大雪, 奶奶也会拿着小铁锹将满院子半尺深的雪全部都堆到树底下, 垒起半米多高的雪墙, 等着天暖时雪化了浇树。 奶奶还担心土壤不够肥沃, 居然天天拿着长粪勺去粪坑里舀粪, 在院子里晒有机肥, 弄得满院臭气熏天; 晒好后还不辞劳苦地将它们搅拌进土里堆在树下。 这样高强度的劳动, 自然对身体不好。这几年, 奶奶崴过脚, 扭过腰。可每当她看到日渐丰茂的樱桃树时, 仿佛一切疼痛都值得, 依旧我行我素地细心照料那两棵宝贝似的樱桃树。 在牺牲了诸多植物与自己的健康后, 奶奶的樱桃树终于结果了。第一年的樱桃卖了七百多元钱。这可把奶奶高兴坏了, 整天炫耀自己的丰功伟绩。 天有不测风云。第二年来了寒潮, 一颗樱桃也没结。可奶奶不但没有灰心, 反而加强了对樱桃树的照料。 今年是结果的第三年, 奶奶的樱桃树每一根树枝上都挂满了红彤彤的樱桃。看来又是一个丰收年。 奶奶高兴极了, 打电话给我三姑要她来帮忙摘樱桃。可三姑忙着自家的樱桃大棚, 抽不出手来。大爷、二大爷亦是如此。奶奶一气之下自己踩着凳子踮着脚摘樱桃, 忙活了半天才摘了三斤; 下来时又不小心扭着了腰, 躺在床上不敢动。无奈之下, 我的那些姑姑伯伯们只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给奶奶按摩、拔火罐, 忙活了半天才各自回去。 可第二天早上大家再来给奶奶贴膏药时, 却见铁将军把着大门。原来奶奶凌晨3点多就起来, 挎着3斤樱桃, 拄着拐棍赶樱桃早市去了。3斤樱桃卖了28元钱, 这让奶奶觉得走路时的疼痛很值得。 大家认为奶奶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都叫她好好休息调养, 奶奶却觉得自己应该自力更生为我们减轻负担。奶奶和我们的想法真是完全背道而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