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年华台词
初一 散文 12473字 1769人浏览 天天忙碌碌2015

《花样年华》

经典台词

2009-10-19 12:13:57 来自: (丽江)

字幕:那是一种难堪的相对

她一直羞低着头

给他一个接近的机会

他没有勇气接近

她调转身,走了

(两人对坐在咖啡馆里,伴着抒情浪漫的曲调和沙哑带有磁性的法语歌曲,两人第一次在家以外的地方相会)

周:这么冒昧约你出来,是有点事想请教你。昨天你拿的皮包,不知道在哪里能买到? 苏:你为什么这么问?

周:没有,我只是看着款式很别致,想买一个送给太太。

苏:周先生,你对太太可真细心。

周:(笑)哪里,她这个人很挑剔。过两天是她生日,不知道买些什么送给她。(点了一支烟)你能帮我买一个吗?

苏:如果是一模一样的,她可能会不喜欢的。

周:(想了一下,笑着呼出一口烟)对了,我倒是没想到。女人会介意吗?

苏:会的,特别是隔壁邻居。

周:不知道有没有别的颜色?

苏:那得要问我先生才知道?

周:为什么?

苏:那个皮包是我先生在外地工作时卖给我的。他说香港买不到。

周:(笑)啊,那就算了吧。(抽了一口烟,端起了咖啡杯)

苏:(搅了一下咖啡勺)其实,我也有一件事想请教你。

周:(喝一口,停下来)什么事?

苏:你的领带在哪里买的?

周:(看了一下自己的领带,笑)我也不知道。我的领带全是太太帮我买的。

周:是吗?我想起来了,有一次她公司派她到外地工作,她回来时送给我的。她说香港没有卖的。(笑)也会这么巧。

苏:(对笑)是呀。(随后视线垂下)其实(音乐停),我先生也有一条领带和你的一模一样。他说是他老板送给他的。所以天天都带着。

周:我太太也有个皮包跟你一模一样。

苏:我知道,我见过。(眼睛直直的注视着他)你想说什么?

(他低下头,深深抽了一口烟,法语歌曲又响起)

......

苏: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

(深夜, 两人并肩在空无一人的街上走着)

苏: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开始的。

......

(到了一条寂静的巷子,只有蟋蟀的鸣叫)

苏:你这么晚不回家,你老婆不说你呀。

周:已经习惯了,她不管我。你呢,你先生不说你吗。

苏:我想他早就睡了。

周:(抓住她的手) 今天晚上别回去了。

(看了他一眼,赶快走到一边。扶在门上,背着对他)

苏:我先生不会这么说的。

周:(走进她)那他会怎么说?

苏:(回头看他一眼,又扭回头) 反正他不会这么说的。

周:(看着她的背影)总有一个人先开口吧。(她转过头,但又转回去)不是他会是谁呀。 ......

(第二天同一时间和地点)

苏:你这么晚不回家,你老婆不问你呀。

周:早习惯了,她不管我的。你先生也不说你吗?

苏:我看他早就睡了。

(她望着他,很妩媚的笑了。拿着精致钱包的手,用食指长长的指甲划了一下他的领带。 接着很勉强的又笑了一下,转身扶在门上,被对着他, 似乎很痛苦。)

苏:我是真的说不出口。

周:(走进)我知道。事到如今,谁先开口都无所谓了。

(她看着他,转过脸,又认真的看着他)

苏:你知道你老婆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她走了,只听见远处的几声狗叫)

(评:典型的王家卫式的电影拍摄剪切手法,台词和场景精简的不多余一个标点符号,并且用大量的只有演员行为动作的短镜头来代替语言来表达人物深邃复杂的内心。没有一句废话,没有多余动作,一切都只是点到为止,每位主角都酷毙了。除了引导观众的意识流是完整的,时间、地点、场景、人物、剧情和台词都是散乱的,各镜头之间很少有过渡。如果一不留神,漏看了几秒钟,就像风筝断了线,就可能就看不懂了。如果一般的电影是完整细致的小说,那么王家卫式的电影就是形散神凝的散文。)

......

(还是那家咖啡馆,两人对着坐,法语歌响起。她正慢慢翻着菜单,他看着她,低头喝了一口咖啡)

苏:(她把菜单递给他)你帮我点吧。

周:为什么?

苏:(看着手指)想知道你老婆喜欢吃什么?

周:(仔细看了一下菜单,抬头)那你先生喜欢吃什么?

(两人对着吃西餐,她吃的很拼劲。他倒了一点芥末到她的盘子,她沾了一点,仔细品尝。他望着她任性的眼神)

周:吃的惯吗?

苏:(使劲咽了下去)你老婆挺能吃辣的。(她又使劲沾了一点)

苏:今天为什么打电话到我公司?

周:我只想听听你的声音。

苏:你倒挺像我先生,油腔滑调。

(两人都不说话了,她喝了一口水)

......

(另一夜晚,出租车里)

苏: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周:怕你不高兴。

苏:那你以后再也不要打了。

(两人再也不说话了,他去摸她的手,她缩开了) ......

(夜晚,楼下,两人遇见)

周:这么巧。

苏:是呀,你正出去呀。

周:我整天都没有吃东西,想吃完面。你饿不饿,一块去吧。

苏:(笑)不了。

周:这么晚才下班,公司很忙吗?

苏:不是,就是没事干,看了场电影。

周:是吗,好不好看。

苏:马马虎虎。

周:我从前也爱看电影。

苏:你以前也有很多嗜好呀。

周:(笑)一个人的时候,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结了婚就不一样了。很多事情,一个人做不了主。你说对不对。

(她点点头)

周:有时候我在想,要是没有结婚的话,现在会怎样。你有没有想过?

苏:可能会开心一点吧。

......

(两人在空旷的巷子里走着,只听见蟋蟀的叫声)

苏:我从来没有想到,婚姻会这么复杂。还以为一个人,做的好就行了。可是两个人在一起,单是自己做的好是不够的。

周:不要想太多了,也许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苏:(看着他)那你呢。

周:其实我跟你一样。(走近)只是我不去想。又不是我的错,为什么老是问自己做错什么,何必浪费时间呢。我不想这样下去。

......

(在她家, 她和一个男人一起吃面)

苏:你老老实实告诉我, 你在外面是不是有个女人了。

男人:你有毛病呀,谁跟你说的?

苏:别管是谁,你是不是有了女人了?

男人:没有。

苏:你不要再撒谎了。你看着我,你看着我...... 。我问你, 你告诉我,你外面是不是有了

女人了。

男人:...... 是呀。

(她轻轻打了他一耳光,镜头转过来,男人是周)

周:你是怎么回事,他已经在你面前承认他在外面已经有一个女人了,你还打这么轻。

苏: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周:再来一次吧。

(评:这是整部电影最经典的一段,看的时候,脸上笑,心里哭) 苏:你老老实实告诉我, 你在外面是不是有个女人了。

周:你有毛病呀,谁跟你说的?

苏:别管是谁,你是不是有了女人了?

周:没有。

苏:不要骗我,你看着我,你告诉我,你外面是不是有了女人了。

周:...... 是呀。

(她慢慢放下碗,眼睛湿了)

周:你没事吧。

苏:我没想到我会这么伤心。

(哭了,靠在他的肩膀上)

周:试试而已,又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他也不会承认,没事的,别这样。

(她哭的更伤心了) ......

(夜晚,巷子里,他冒着大雨跑到屋檐下的她。)

周:你在这里站了很久了吧。

苏:站了一会了。

周:我看还得下一会儿。你等等我。

(他拿来一把雨伞)

周:我送你回去吧。

苏:不好的,让人看见,话又多的。

周:那你先回去。

苏:他们见过你的伞,我打着回去,那不也一样。

周:说的也对,我怎么没想到。

苏:你先回去吧,我等一会儿好了。

周:那我陪你。

(两人沉默了,雨中传来雷声)

苏:你找过我。

周:还以为你的同事忘了告诉你。本来想找你买张船票。

苏:你要到外地去吗?

周:阿炳寄很多信来 ,说那边缺人手,要我去帮忙。

苏:打算去多久。

周:不知道,去了再说吧。

苏:怎么会突然间想去新加坡呢?

周:换个环境,免得听到这么多的闲言闲语。

苏:我们自己知道没什么不久行了。

周:本来我也这么想,所以不怕别人说什么。我相信自己不会跟他们一样,可是原来我会。我知道你不会离开你先生。我想走开一会儿。

苏:我没想到你真的会喜欢我。

周:我也没有想过。以前我只是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开始的。现在我知道了,很多事情不知不觉就来了。(靠近她)我还以为没什么,但是我开始担心你先生什么时候会回来。最好是别回来。我知道这样想不对。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苏:(她奇怪的看着他)什么?

周:我想有点的心理准备。

(雨停了,巷子里积了很多水,传来蟋蟀和青蛙的叫声。她充满不安的在他身边走来走去。)

苏:你可不可以以后再也不找我了。(她靠着墙站定)

周:你先生回来了?

苏:是。我是不是很没用?

周:也不是。(他面对她)那我以后再也不找你了。好好守着你先生。

(她什么话也不说。他拉住她戴着结婚戒指的左手,她紧握着的双手松开了。慢慢的,他放开她依依不舍的手离去。她的左手抓紧右臂,大拇指上的尖指甲深深的掐进白皙的皮肤。) ......

周:不要这样。(她开始抽泣)别傻了,说说而已。不要哭了。

(他紧紧抓住她的左手)这又不是真的。

(音乐响起,她紧紧抓住他的肩膀,伏在肩上,很大声的哭泣。他也紧紧抱着她的肩膀,但仍止不住她的眼泪)

......

(深夜, 出租车里)

苏:今天晚上不想回家。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她深情的靠在他的胸前。) ......

(白天,她家里,她坐在椅子上,听收音机里传来的声音)

收音机:有一位在日本工作的陈先生,点这首歌给他的太太欣赏,祝她生日快乐,工作顺利。现在请大家一起收听周璇唱的《花样的年华》。

收音机:(悠扬华美的音乐响起,接着听到圆润清亮的女声)花样的年华...... ......

(白天,她正在办公室打字,电话响起)

周:是我。如果多一张船票,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走?

.......

(法国旋律的音乐响起,他靠在自己家的门边,然后关上所有的灯,走了。)

(她急急忙忙下了楼,来到他的新住处,但已没有人了。她默默的坐在床边,眼眶开始湿润。)

苏:是我。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走?

字幕:1963年,新加坡

(他和阿炳在小餐馆里)

周:我问你,从前有些人,心里有了秘密,而且不想被人知道,知道他们会怎么做? 炳:我怎么知道。

周:他们会跑到山上找一棵树,在树上挖一个洞,然后把秘密全说进去,再用泥把洞封上。那秘密会留在树里,没有人知道。

字幕:1966年,香港。

(她又回到原先孙太太的房子,并且买了下来,后来只和自己的小儿子一起住。他也回到这里找她,但没有找到。)

字幕:那个时代已过去

关于那个时代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她带着儿子出门)

字幕:1968年,柬埔寨。

(一座古老的庙宇里,一位小和尚看着一个奇怪的游客。他在斑斓破旧的石柱上找到一个小圆洞,深情的看着。忧伤的大提琴声响起,他把嘴伏在上面,轻轻的自语。他走了,留下一个填着带有青草泥土的洞口。)

字幕:那些消逝了的岁月

仿佛隔着一块

积着灰尘的玻璃

看得到,抓不着

他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

如果他能冲破

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

他会走回早已消逝的岁月

我等你,直到垂暮之年 野草有了一百代子孙 那条长椅上依然空留着一个位置......

《花样年华》被称为一部怀旧经典。就影片所讲述的故事本身而言,古老而又普通,没有什么新意,无非就是一个讲述婚外恋的爱情故事;就影片的情节来说,既不曲折也不扣人心弦,可以说简单而又平淡。那么,为什么这样一部故事普通、情节简单的影片能被人们称之为经典?关键就在于导演王家卫在影片中所使用的巧妙而别致的表现手法,通过这些艺术手法为这个普通的故事赋予了一个内蕴深广、新颖脱俗的主题,使这部电影达到了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

一、影片在主题表现上的含蓄美。

艺术贵在含蓄,电影艺术也同样具有这个艺术法则。含蓄的表达使得艺术作品的内蕴更加丰富、使得整部作品的主题思想更具有韵味,令人回味无穷。《花样年华》中正是具有这样的艺术特色。导演王家卫用一种隐喻式和象征式的表现手法,为这部电影增加了内在韵味。犹如一首朦胧诗,每一个字包括每一个标点都有它代表的象征意义,也像是一幅写意画,每一个线条隐含喻意。颇具特色的隐喻和象征式的表现手法的运用,使得这部作品在主题思想的表达上显得既含蓄又有深度。影片不仅仅是反映了周慕云和苏丽珍因为各自的爱人出轨的不幸,也不仅仅是反映他们之间的真挚情感,而是映射了那个时代、那个社会,人们的普遍的感情生活和道德观念等内容。

(一)隐喻式的表现手法对影片主题的含蓄表达。

一部优秀的电影作品,它的主题并不是直接告诉观众的,而是隐含在每一个细节中,要靠观众去体会的。《花样年华》中王家卫用隐喻蒙太奇和重复蒙太奇技巧把影片的主题含蓄而又自然传达出来,在表现男女主人公的情感变化的同时也暗示了六十年代香港社会的真实现状,赋予影片时代色彩和社会意义,提升了影片的艺术价值。例如,影片通过苏丽珍替何老板给何太太(何老板的妻子)和给余小姐(何老板的情人)打电话、买礼物的情节,说明了老板也是在情人和妻子之间来回周旋。结合整个剧情,我们无形中就感受到了六十年代,在香港社会的小资们的真实生活和情感现状。不只是苏丽珍的丈夫和周慕云的妻子“出墙”,很多人和他们一样都在外面有情人,而且都是偷偷摸摸的。《花样年华》中,导演正是运用一些系列隐喻式的表现手法,把影片中的人物情感、时代特征和文化内涵等内容暗含在每一个细节中,在深化主题思想的同时,使其在表达上具有含蓄美。

隐喻蒙太奇是表现蒙太奇中的一种艺术技巧。隐喻蒙太奇是“把表现不同形象的镜头画

面加以连接,从而在镜头的组接中产生比拟、象征、暗示等作用的蒙太奇”[1]能给人一种既形象生动又耐人寻味的感觉。在《花样年华》中王家卫多次运用隐喻蒙太奇这一手法对影片的细节上的处理,极大地增强了影片的艺术感染力,增加了影片的含蓄美。如影片中 “昏暗的路灯”这一镜头的多次出现,这盏路灯似乎就是苏丽珍寂寞和孤独的内心。丈夫老是不在家,只有她独自一个人每天去小面摊吃饭。犹如街头道路等一样,孤苦伶仃。再如,影片中几次“挂钟”的空镜头的出现,很容易就使观众感受到了时间的流逝,岁月的无情,很具有隐喻意义。还有周慕云离开香港去新加坡时出现在影片中的一棵树的镜头,这个镜头导演用仰视的角度去拍摄,由一片蓝色的天空和一棵细高的小树组成的画面,交待了场景由香港到新加坡的转换和时间上是一九六二年到一九六三年的转换。但是更重要的是,它暗示着周慕云和苏丽珍之间的感情已经越来越远了,他们之间的爱情已经永远的不可能了。《花样年华》中这些隐喻蒙太奇技巧在细节处理上的应用,增加了影片主题的含蓄美,调动了观众的情感和思绪,使观众无形中感受到了六十年代在香港生活的两个已婚男女之间既相爱而不能爱的无奈、伤感的情绪。

此外,《花样年华》中反复出现主人公周慕云和苏丽珍各自走过狭窄的楼梯,从家到小面摊和从小面摊到家的画面。这一画面反复出现,表面上是对主人公生活的表述。而实际上王家卫使用的是 “把表现同一内容的镜头画面在影片中反复出现,以突出、强调这一内容象征意义的蒙太奇技巧”[2],也就是重复蒙太奇技巧。导演之所以要这在故事的开始部分使用这一表现技巧,目的就是要,以他们不断地从楼梯上上上下下、进进出出画面来象征他们孤独、冷清的生活状况,为他的妻子和她的丈夫之间发生婚外情埋下了伏笔,同时也隐喻了他们两个人之间会有故事发生。在这部影片中,另一处巧妙使用重复蒙太奇的地方是,周慕云为了写小说在宾馆里租了一间房子,苏丽珍知道后去宾馆看他时,苏匆匆走上宾馆的楼梯,然后又匆匆地走下宾馆的楼梯的镜头反复出现。苏丽珍上去又下来、下来又上去,上下楼的画面重复很容易就让观众感受到了女主人公激烈的心理斗争。此处暗喻着一种矛盾,实质上对周慕云产生了感情,想去看他,但又因为自己身为人妻,受道德的束缚而避免“跟他们一样”。这里的重复效果,巧妙而贴切的展现了人物的矛盾心理,也折射出了当时社会的道德观念。导演在向观众传达这些思想内容时,不是直白的告诉观众,而是把这一切都隐藏在画面的不断重复中,增加了电影的韵味。

(二)明暗和色彩对主题的暗示。

影片的明暗和色彩虽然不是表现主题思想的主要元素,但是也有不可忽视的作用。明暗和色彩在《花样年华》中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昏暗的色调和女主人公身上不断变化的服装色彩对影片的主题表达起到了一定的暗示作用。

在《花样年华》中,王家卫把绝大部分画面都拍得很暗淡,影片中采用这样的色调,暗示了故事中的时代气氛、生活真实和情感主题,造成一种阴暗、低沉、压抑、伤感的氛围。暗调在《花样年华》中的使用给人造成一种怀旧、伤感的思绪。影片中把人物放在昏暗的楼梯、走廊、阴暗的房间和黑暗的街道中……灰暗的画面效果为影片蒙上了一层时代的影子,很容易使人感受到六十年代香港的社会状况和影片中两个主人公的感情遗憾。暗示着周慕云和苏丽珍不可能击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他们终究不可能越过内心中道德的束缚。而且整部影片基本上以灰暗的色调为背景,使主题显得厚重、深沉、压抑,把观众的思绪带入了一种“悲”的 状态,使人预感到了影片“悲”的结果,让人感受到了一个发生在六十年代香港的爱情故事的真实。

在这部影片中,最具色彩表现力的就是主人公苏丽珍身上的旗袍。苏丽珍身上的旗袍的不断变化间接的映射着故事情节的发展、人物心情的变化。导演把女主人公的心理变化用旗袍色彩的变化表现出来。就整个影片中女主人公所穿着的旗袍颜色,比如搬家时、在孙太太家里看丈夫打麻将时、和孙太太他们试电饭锅时、嘱咐丈夫给她老板带皮包时,或是去公司

上班时,还是其他时候,一般都是以白色加黑色、白色加蓝色和淡黄色加白色搭配的旗袍。这几种颜色搭配的旗袍是苏丽珍贯穿的。这种几种素色的衣服于影片的灰暗色调、周围环境是相协调的。但是片中好几次出现苏丽珍提着饭盒去小面摊买饭时,她都是一身颜色很暗的旗袍,暗示了她的孤独和内心的寂寞;当他们确定自己的爱人发生婚外恋时苏丽珍去宾馆里见周慕云时,她一身红色的旗袍,这一反她穿衣的一贯风格,与她一向喜欢的衣服颜色形成鲜明反差。这里其实是隐喻了她们之间爱情的产生。苏丽珍趁着房东不在去周慕云家时,一袭黄色的旗袍,象征了他们在一起的愉快和温馨。而当苏丽珍决定要跟周慕云走时,她身上的衣服变成了绿色。绿色是富于生机、象征生命的。这就隐喻了苏丽珍下定决心要和周慕云开始新的生活。然而,当它赶到宾馆时,周慕云已经走了,代表希望的绿色在红色的窗帘、红色的床、暗红色的墙壁映衬下,让人感到的是莫大的失落。代表了“色彩是影视画面的抒情符号,能传递感情,表达艺术家所要表达的情绪”[3]。苏丽珍身上不断变化的旗袍色彩,不仅反映了人物心理的微妙变化,而且增强了影片在主题表现上的抒情意味。

不断变化的旗袍颜色与暗淡的画面色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灰暗色调的映衬下旗袍的色彩变化更加具有了表现力,隐喻作用更加明显。通过色彩的变化,暗喻了人物心理的变化、情感的变化,间接的而不是直接的深化了主题。暗淡的画面色调,映衬了主题。使得影片的主题表现更加含蓄朦胧。

(三)道具的象征意义。

在这部电影中,似乎没有多余的东西,每一个镜头、画面,每一段对白、音乐,包括每一件道具在影片中都具有不可代替的象征意味。王家卫没有放过每一个细节对主题的表现作用。影片中的旗袍、绣花拖鞋等道具,既具有民族特色又具有象征意味。不但为影片增添了民族气息,也增加了主题的含蓄性。

旗袍是《花样年华》中最具象征意义的道具。苏丽珍身上更换了27次的漂亮的旗袍暗含着多层的象征意义。《花样年华》中导演把旗袍作为一种隐喻道具,无形中向观众传达了故事的信息、人物的情绪变化,起到了塑造艺术形象的作用。“旗袍是中国的传统服装,象征着高贵、典雅”[4],影片中的女主人公的服装样式都是旗袍。导演王家卫把这样一件代表高贵、典雅的服饰作为女主人公的唯一服装,可谓用心巧妙。在影片中旗袍象征着苏丽珍高贵的个性特点,她一直对自己、对周慕云说“我们不会和他们一样的”,表现了她心中高贵的个性特点。而且旗袍是中国的传统服饰,在一定意义上,旗袍在影片中也是传统思想的象征。正是由于苏丽珍的“高贵”个性,以及受到传统道德思想的影响,使她无法克服自我、冲破道德的束缚去追求自己的真爱。这就是成就了他们“无言的爱情”的主要原因。

《花样年华》中出现了四次的苏丽珍的一双绣花拖鞋,在影片中有着重要的象征意义。房东的突然回来,苏丽珍被控在周慕云家里,为了避嫌,她穿着周妻的皮鞋假装成刚下班回家,于是就把他的绣花拖鞋留在了周慕云的家里。周慕云一直把这双绣花拖鞋珍藏,就连离开香港去到新加坡,他也带着这双鞋。这就为赋予这双绣花鞋特殊的寓意。它象征着周慕云对苏丽珍纯洁而真挚的爱,是二人之间美好爱情的象征。后来,苏丽珍去了一次周慕云在新加坡住所,她并没有见周慕云,在周的房间里默默地停留了片刻就走了,临走时她悄悄的带走了那双绣花拖鞋……刻画出了她对自己和周之间没有结果的爱情的无奈心理。周慕云在屋内到处乱翻,却再也没有找到这双绣花拖鞋,它永远的消失了。绣花拖鞋的消失,是他们之间爱情永远不会有结果的象征。

二、叙述形式上的简洁对主题的强化作用。

“电影天生是一个故事的叙述着,或者说电影就是因叙事而存在的”[5]。电影和小说一样,人物与情节是一部电影必不可少的重要要素。一般情况下曲折的故事情节和丰富的人物形象最能吸引观众。而在《花样年华》中 ,王家卫却以高度简化的情节和高度省略的人物以及极其精炼的人物对白来叙述故事,风格有点像法国新浪潮电影中淡化情节、淡化人物性

格等的叙述特点。这种叙述形式所带来的效果就是,整部影片简洁精练,起到突出主题的作用,使人感到影片在叙述过程中没有一丝多余的成分,每一个细节都与主题有着紧密的关系。

(一)高度简化的情节。

《花样年华》的情节是非常简单的,从开始到结尾,没有丝毫的跌宕起伏。影片中情节的高度简化使得整部电影从头到尾都显得非常的整洁、干净,没有赘余。如从苏丽珍、周慕云租房到他们搬家的情节过渡。租房的画面之后紧接着就出现了搬家的画面,中间没有任何其它的情节。而且在周慕云去找房子租的时候,孙太太告诉他“真对不起,房子已经租给刚才那位太太了”告诉他隔壁有空房让他去看看,然后就出现了两人搬家的画面。场景与场景之间的过渡极度简洁、紧密。这样快捷的过渡虽然有时候可能会给观众对剧情的理解带来一定的难度,令人感到突然和莫名其妙。但是仔细体味,就会发现这种过渡对影片主题的表现效果是非常显著的,能够有力的强化、突出主题。犹如中国的唐诗宋词,语言简洁但意境深远。在《花样年华》中王家卫简化了周慕云的妻子和苏丽珍的丈夫是“怎样开始的”,高度简化了除主线以外的其他情节和内容。所有的情节和镜头都紧紧地围绕男女主人公的感情变化而进行,直奔主题。影片中周慕云发觉自己的妻子和苏丽珍的丈夫发生了婚外情、苏丽珍也觉察出自己的丈夫和周慕云的妻子发生了婚外情后,二人心理都很难受,不愿面对事实。这时影片的场景突然从公寓切换到了咖啡馆,男女主人公在咖啡馆的场面突然的出现。他们在咖啡馆里想要知道“他们是怎样开始的”?紧接着画面又一下转到了在狭长的街道上,二人模拟周妻和苏夫之间的恋情是怎样开始的,是谁先主动的?从公寓到咖啡馆再到二人在街上的模拟画面,情节跳动的跳跃性很强。再如周慕云在宾馆的客房里写小说,苏丽珍去看他,银幕上苏丽珍上楼的画面刚刚结束,就出现了二人在门口告别的画面,省略了苏丽珍进入房间后的内容。整部影片省去了一些过渡性的情节,只保留了最能表现主题的主要情节,强有力的突出了主题。这种对情节的简化造成了情节与情节之间的空白 ,也给人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使人不断地在回味影片所要传达的思想意图。

而且这种对情节的简化在无形中强化了对影片中人物飘忽不定、复杂微妙、难以捉摸的内心情态的变化的表现力,使得这部电影具有很强的抒情性质。在影片中,每一个镜头、每一幅画面和每一个细节包括音乐、色彩等都能都流露着对情感的抒发,表现着人物心理的复杂、矛盾、微妙的变化。 周慕云临走前的一个晚上和苏丽珍在一条昏暗寂静的街道上见面,周说“我知道你是不会离开你先生的”,苏丽珍伏在周的肩头哭泣,之后是他们坐在汽车里离去的画面,苏在车里说“今晚我不想回家”,并没有交代他们去哪里、干什么。只是接着出现的是一面挂钟的镜头,画外是周慕云的声音“是我,如果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给我一起走?”。然后出现的是周、苏在不同的地方听着苏的丈夫为苏丽珍在收音机里点播的周旋的《花样的年华》二人神情黯然。这一系列的情节快速转换,很直观明了刻画出了男女主人公内心的遗憾、无奈、伤感、失落的复杂心理和微妙的变化过程。舍去次要的,紧抓主要的,突出强调了男女主人公的情感变化过程,增加了影片的表现力,使观众能紧紧抓住影片的主旋律。

(二)高度省略的人物。

在《花样年华》中,除了在情节上的简化之外还有对人物的省略。整部影片中除了男女主人公之外就是几个与主题关系紧密的人物,几乎没有其它闲杂人物的出现。就连周慕云的妻子和苏丽珍的丈夫也没有实际出现,只是出现了几次背影和声音。有人把王家卫的这种手法叫做“人物的缺席”,其实就整个影片中出现的人物来看,应该用“人物的省略”更为恰当。就整部影片来看,出现的能够看得清面目、有台词的人物只有十个,其中包括只有一句话台词的搬运工、新加坡房东,就连房东顾太太也只出现了一次,只有一句台词。房东孙太太家就只出现了孙太太和佣人两个人物,孙先生、孙太太家的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出现。并不是说孙太太家里就只有孙太太一个人,从“王妈,开饭吧、三哥他们都饿了”一句话中可以判

断出他们家还有其他人,但是影片中并没有出现。此外影片中还省略了何老板的情人和太太、顾先生一家人、还有周慕云工作的报社的其他同事、苏丽珍上班的公司的其他同事等人物。导演设计如此多的人物没有出现,已经不只是人物的“缺席”了,实际上应该是对人物的省略。 这种大量省略人物的方式,增强了对主人公的形象塑造和内心情感的发展,使故事的发展紧紧围绕着周、苏二人,无疑对突出表现主人公之间的心理变化产生了巨大的作用,强化了影片的主旨。

(三)高度简练的人物语言。

对白是电影声音中最主要的元素,“它有帮助了解人物性格、情绪,提供事件发展线索的作用”[6]。《花样年华》中人物的台词非常地简练,人物的对白往往只有简短的一句话甚至几个字。如周慕云和何苏丽珍见完最后一面坐在出租车内离去时影片只出现了苏丽珍的一句话“我今晚不想回家”。周慕云即将要去新加坡时给苏丽珍打电话,只用了一句“是我,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来表现他内心希望和苏丽珍在一起的心理。周慕云的这句话之后,是周慕云所住的宾馆房间以及周站在窗前痛苦等待,然后静静离开的情节,接着是苏丽珍匆匆的下楼梯的镜头、床上默默坐着的镜头,很长一段时间后出现了一句话“是我,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带我一起走?”从周慕云说那句话到苏丽珍说这句话的过程中没有其他的人物对白,只有背景音乐。短短的两句话使观众体会到了他们两个人一个在痛苦的抉择,一个在痛苦的等待的心理情态。再如,周慕云的妻子在给苏丽珍的丈夫打电话时,也只有简短的两句话“你到底给你老婆说了没有? 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了。”而且没有出现苏丽珍丈夫的声音。只这么简单的两句话,生动形象地表现出了两个婚外恋者的人物情态。简洁精炼的人物语言,是这部影片一个特点,有时候简简单单几个字、几句话就把影片想要表达的内容贴切表达出来的,话语虽少但是句句都是意蕴很深,使整部影片充满抒情意味。 影片运用高度省略的艺术手法,简化了情节、简化了语言、省略了人物,为观众留下了大量的想象空间。取杂留精,使得主题更加突出、鲜明。

三 、平缓均衡的节奏,使影片主题更具抒情意味。

“电影,既是一部善于讲故事的机器,又是一支抒情言志的彩笔”[7]《花样年华》虽然情节的过渡很简洁,但是整部影片在叙事节奏上显得很均衡,令影片具有很强的抒情意味。观众就像坐在一辆匀速而平缓行驶的列车上,一路观赏优美的风景一样,在观赏的过程中引起了一系列感想和思考。从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搬进同一座公寓到他的妻子和她的丈夫之间发生婚外情再到他们之间发生感情然后到男主人公的离开,这一系列的情节推进都是同一个节奏,从开始到结尾没有任何起伏。正是由于这种平缓的叙事节奏,使影片有充分的时间去刻画细节,更好的表现主人公丰富而复杂的心理,增加了影片的抒情性。同时给观众留下想象、思考的时间。

而影片中人物的动作和主题音乐的协调是十分的完美。在主题音乐舒缓的三拍子节奏下苏丽珍独自拎着饭盒出去买饭时走路的动作,周慕云在小摊上吃混沌时的面部动作、坐在办公室边抽烟边写稿的动作等等,每当主题音乐响起时,人物的动作和着音乐“啪——哒——哒”三拍子缓慢节奏运动着,如同一位舞蹈家在音乐中翩翩起舞一样优雅、合拍,令人陶醉。王家卫用慢镜头的手段把人物的动作和电影的主题音乐完美结合,动作与音乐完全一致的节奏。强烈的表现了人物的内心世界,听着主题音乐看着苏丽珍在昏暗狭长的楼道里缓慢行走的动作,我们不能不体会到她内心的寂寞与压抑。看到周慕云默默离开宾馆房间的一系列动作,我们无不深深地感受到了他心中的痛苦与无奈。还有二人在宾馆的房间里一起写小说的慢镜头,也在主题音乐的旋律下以舒缓的节奏呈现,展现了二人在一起度过的那段令人留恋的美好时光。导演把这些动作用慢镜头拍摄下来配合音乐的旋律放出来,舒缓的节奏感很强。增加了影片的抒情性和艺术感染力。在平缓的节奏下,我们感受到了影片所要抒发的感情思想、感受到了二人由寂寞到相爱再到离去的爱情过程,到底是对是错,已经说不清楚了。

《花样年华》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塑造了一个新颖脱俗、丰富多义而又含蓄蕴藉的主题。表现了“那个时代”、表现了道德与情感的矛盾、表现了六十年代殖民文化与传统文化之间的冲突、表现了人性的复杂微妙。周苏二人想“爱” 而又不去“爱”的爱情故事,让人感受到的是人性、社会、道德之间复杂的关系,给人一种淡淡的遗憾和无奈。王家卫没有把影片所要表现的内容仅仅定位在男女爱情上,而是通过一系列独特的表现手法为其添加时代色彩、民族色彩和人性内涵,这正是这部影片的成功之处。

注释

① 出自电影结尾处旁白“那些失去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到。他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如果他能够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他会走回早已消逝的岁月。”周慕云和苏丽珍之间的感情似乎就在咫尺间,但又隔离很远很远。他们之间美丽的爱情只能化为永远的回忆。

②《花样年华》中当苏丽珍去宾馆里看周慕云,临走时说“我们不会跟他们一样的”。理性的克制、道德的约束,令她不断地压制内心的情欲。

[参考文献]

[1] 李标晶. 电影艺术欣赏[M]. 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05: P86, P64.

[2] 倪祥保. 影视艺术概论[M].苏州:苏州大学出版社,2002: P346.

[3] 胡 嫔. 论旗袍审美造型的民族精神[J].艺术与设计, 2003(119).

[4] 宋家玲. 影视叙事学[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7: P3.

[5] 肖 霞.繁复的隐喻[J].电影评介,2006(15).

[6] 金丹元. 影视美学导论[M].上海:上海大学出版社, 2005: P68.

[7] 贾磊磊. 影像的传播[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 P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