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旅途-散文
初三 散文 2411字 327人浏览 quickjethat

人在旅途

卅心贝

又要出远门,临行前我在书架上随意地捡了本书,为的是旅途不寂寞。 买的是硬座,这是我多年来的习惯,不仅是为了节省银子,实则是不想在睡梦中浪费这旅途的清闲。再说,当年求学那会儿,达成铁路尚未建成,从川东往川西,火车从重庆绕行,车上拥挤不堪,十七八个小时,绝大多数时间是站着过去的,说站着也许算幸运了,有些时候是一只脚着地,另一只脚悬空,好在是怎么挤也不会被挤倒,所以站着也是能睡着的。十数年过去,铁路加密了,火车提速了,环境也改善了,位置也容易买了,觉得能坐着已然知足了。

位置原本是临窗的,对面一位大姐要求换一下位置,说是送孩子赴京上学,一家三口坐一块方便,自然是换了。然后,旁边小伙子也请求换座儿,原来他与女友隔着过道,自然也是换了。不过这一换下来,就换到了临过道了,倒也无关紧要,毕竟成人之美嘛。

九月正是开学时节,学生颇多,说学生多其实是不准确的,应当是送行的父母多才对,我观察了一下,一节车厢里学生模样的少则二三十人吧,绝大多数是双亲同行的,所以平常并不拥挤的66次特快竟然连过道上也塞满了人。说塞满了,其实也是不准确的,想当年,90年代那才叫塞嘛….. 于是有人嘀咕了,你不能老拿以前比,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二十一世啦,别再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好不好!

其实,我要说的仍然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

火车出发了,我从随行包里拿出书来,咦,怎么是《致加西亚的信》?记得拿的不是这本嘛!说它是陈芝麻烂谷子一点儿不为过,因为这本书比我爷爷出生得还早,流传在世已经百余年。早几年我就读过这本书了,故事情节都烂熟,甚至还在一些场合用这个题材作过讲话,自认为算是熟悉了。没办法,书只有一本,就随意地看看吧。

好个随意看看!这一看倒让我大吃一惊并震撼不已,让我吃惊和震撼的不是那些熟悉的,诸如“忠诚”、“敬业”、“服从”这些字眼,而是有一段话:世界上到处都是有才华的穷人!我们常常看到,许多年轻人以频繁跳槽为能事,以善于投机取巧为荣耀。老板一转身就懈怠下来,没有监督就没有工作。工作时推

诿塞责,划地自封,不思自省,却以种种借口来遮掩自己缺乏责任心。懒散、消极、怀疑、抱怨……

我怀疑自己以前是否读到过这段话,或是年久忘记?当初刚刚走出校门时的那份激情,那么执著,那份无畏,始终让自己感到很自信,抑或就是人们常说的“书生气”吧,所以社会上很多现象颇为看不顺眼,很多作为亦是不屑一顾!印象中读《致加西亚的信》的时候,感到没什么收获,做人做事原本就该如此嘛!

然而,随着工作经历的增加,人也渐渐“成熟”起来,那分书生气慢慢地消褪了,我学会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原来看不惯的东西看得惯了,原来说不出口的话也随口即出了,原来不以为然的事也渐渐接受并习以为常了,最后终于融入了社会。不对,应当是“溶化”了,是被社会溶化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想问题不那么积极了,做事情也不那么迅速了,并偶尔地发两句牢骚……我吃惊,无所适从,我诚惶诚恐,我质问我自己:消极过么,懒散过么,怀疑过么,抱怨过么,拖拉过么?答案是:有,还不止一次!

午夜已过,列车在凌晨的秋风中疾徐前进,即将走进高等学府的天之骄子和那些送行的慈父柔母们早已沉入梦乡,睡姿各异,脸上却写着差不多一样的微笑,想必正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吧!然而我毫无睡意,我仔细地重读了《致加西亚的信》。

说句心里话,送信英雄罗文的事迹并不是那么惊险跌宕,好歹他一行都有不少同志护航,然而“罗文”事迹却永远留传,他的那种不讲条件、立即执行、不畏生死及坚持不懈的精神永远激励着世人。

与罗文相比,我们的老一辈为独立为自由捐躯流血的先烈们,大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时候,白色恐怖,地下工作无比艰辛,有的人长时间不能与组织取得联系,没有命令,没监督,没有奖励,有的只是坚强的信念和高度的自我约束力!

就算到我们父辈,这些精神也还是保持得很完整的,在他们那个时代,似乎绝少听闻贪官腐败,绝少听说有旷工迟到,除了像文革四清这些子运动清查与监督,让人心中有所畏俱,我想更多的人还是靠个人意识,自我约束。

到了我们这一代,算是七十年代的人吧,自以为还是过得去的,忠诚、爱心、责任,都有,苦也能吃……不过在父辈的眼里看来还是远远不够的,永远不及他们当年。到了近些年,物质文明越发进步,生活条件越发变好,思想也解放了,解放得近乎像学堂散学的感觉,紧张的心一下放松,然后尽情贪玩去了,于是乎

不进则退,思想滑坡,这倒不是说全部这样,是一种现象,至少我是这样。

再后来,一起共事的老辈子越来越少,年轻人越来越多,毕竟自己年龄在增长嘛,然而工作氛围似乎一天跟一天不一样,就像父辈看我辈不入眼一样,总觉着年轻人身上缺少些什么。再说到孩子,现在暴露在孩子身上的问题越来越突显,毫不容人乐观。邻里乡亲的孩子不少,几岁的到十来岁的,他们父母打拼不易,一心想着为孩子创造舒适条件,同是对孩子是有求必应,迁就有加,然而孩子似乎并不领情,生活不能自力,学习老是不主动,作业老是拖拉,做事情老是讲条件,甚至于和父母对着干……

沉思中,列车到站了,旅程结束,随着人流我跨出车门,身前生后都是那些即将走进高等学府的祖国未来的栋梁们,还有那些拉着大包小包行李的父母们,他们即将踏上了新的旅程。人生不就是一个又一个旅程连串起来的么,父辈们伴随我们走完了前面一程,后面的路得靠自个儿去走,同时还要陪伴孩子们走下去。

晚上,远在川西的岳父打来电话,说最近每天清早就去大渡河练习晨泳和漂流,并打算坚持整个冬天,说这样既锻炼身体还磨练意志!闻及此我不禁惭愧不已,如今岳父年已花甲,仍然勤勤恳恳地工作在岗位上,并坚持学习,不断补充新知识,比如电脑不会便向年轻人请教,甚至还向孩子们学英语。

勤奋,敬业,坚持,恒心,毅力,还用很多很多,在祖辈和父辈身上闪闪发光的东西,似乎正在我辈身上渐渐淡化,我们又如何以身作责去面对孩子们,并陪伴他们踏上刚刚开始的人生旅途呢?

2010-9-19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