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祭
初一 散文 770字 24人浏览 fengji_fan

青春祭

“青春祭”,笔尖与纸摩擦出这三个字后,我顿时心生一种奇异的感觉,像是一个迟暮之人在替自己写着悼词。晚日昏照的纸上,一字一凉。如此沧桑的悲壮,是肩膀稚嫩的我所不能承受的。同样,灿烂得令人晕眩,豪华得令人窒息的青春,也是我一触及就会颤抖得落泪的。

隐藏在缭绕的烟雾中,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如那缕缕青烟,一点一点被时间消散。

春之祭

那点若隐若现的红将香柱释放成烟,让它们怀揣着青涩的梦想,扩散。而我,就窒息在被它们占据的空气中。

水的破冰而涌,芽的破土而出,莺的破风而歌„„春向我展示着它膨胀的力量,我却在这浓厚的生命气息中透不过气来,就像在我的身体与心理以令人惊羡的速度蜕变时,我却不能接受这种巨大的落差。一个不留神,青烟就冲上了云霄。我很不安,很惶恐,我害怕它会被突来的强风击落至地面,然后摔得支离破碎。我仰望着激情狂热的夏,可我拒绝它的到来,于是我低下头,以泪眼怜惜将逝的春。

时间的电梯还是在将我往上送,不至天堂不罢休。再美的青烟也免不了消散的命运,这一点,我无法抗拒。

我已没有八岁小孩的天真、单纯,却偶尔会幼稚得蠢蠢可笑;我还没有十八岁成人的独立、自主,却有时会忧郁得老气横秋。两段年龄在我身上像是脱了节。在这断开的空白中,我用沉痛压着张皇,烧一柱高香给现在,因为,下一秒,它们就变成了“已逝”,像那些已在空中觅不到踪迹的烟。

满园春色,在无声地繁华着,终究是要消融在夏的热情中,但至少,这一秒,它还能姹紫嫣红得使我流连忘“行”。

香烧而烟生,烟生又烟散。置身于有着腐化的新生气息中,每一口呼吸都让我珍惜青春的美好。所谓祭,已随那柱高香化烟飘散。我,只活在这一秒。 青之祭

从春幼芽的“青”翠欲滴,至夏繁叶的“青”葱郁然,到秋果实的“青”涩微酸,以至冬还能苍“青”依然。我的一生就是那缕青色的烟。因而,此祭,将以持续时态穿越属于我的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