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教学导学案
初一 记叙文 4469字 390人浏览 tanshikao88

以景衬情 文动人心

——亲近自然 写景要抓住特征(导学案设计其一)

教材分析:人教版高中语文必修一的表达交流之二是亲近自然 写景要抓住特征,教材安排这个内容主要为了结合第二单元,引导学生掌握更多写景的方法和技巧,使文章更加逼真传神。

学情分析:我们的学生刚上高中,已经掌握了描写景物的基本方法,但是在情境巧妙结合这一方面需要提升。基于这个考虑,我设计了本次作文课。试图让学生在自主思考的基础上,通过课堂学习,模仿——理解——顿悟,最后形成自己的写作能力。

教学目的:

一、引导学生理解景和情的感情色彩:哀景、乐景;哀情、乐情。

二、引导学生了解景和情的四种关系。

三、引导学生揣摩领悟以景衬情的技巧。

四、培养学生以情观景写景的美好情怀。

五、为后续鉴赏情景交融的诗歌铺垫。

教学设想:

阅读感知,交流所得——揣摩探究,领悟方法——尝试创作,习得技巧

教学时数:一课时

教学过程与内容预设:

一、 阅读感知,交流所得

1、浏览四篇例文,整体感知:例文中各自描写的景物有什么特点?渲染出来的氛围一样吗?借助景物表达的情感有什么特点?

2、同学们最喜欢例文中的哪一段文字?认真阅读该例文,揣摩、探究、思考:

例文中写了怎样的景?抒了怎样的情?

(表达交流,老师引导:景物分为两类——或乐或哀,心情也分两类——或乐或哀。补充介绍乐景哀景和乐情哀情的相关知识)

{多媒体展示:

从景与情的感情色彩角度来说,景物的形象有乐景与哀景,情感的类型也有乐情与哀情。}

景和情有以下四种关系:

以乐景写乐情(正面衬托)

以哀景写哀情(正面衬托)

以乐景写哀情(反面衬托)

以哀景写乐情(反面衬托)}

二、 揣摩探究,领悟方法

同学们最喜欢哪一段文字?下面认真阅读该例文,揣摩、探究、思考:

(一)、揣摩、分析、感悟例文中以景衬情的技巧和方法,针对一个例文填写下面表格(也可旁批分析,老师巡回发现——分享——汇总):

景物描写方法回顾(视基础展示):

1、立足点(定点换景、移步换景)和观察角度(远近、上下------)

2、绘声、绘色、绘形

3、动静结合、虚实结合

4、点面结合

5、情景交融

6、运用各种修辞

7、衬托手法、象征------

(二){多媒体展示:

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一倍增其哀乐。

——(清)王夫之《姜斋诗话》}

同学们,请结合其中一则文段举例说说你对这句话的理解。(老师相机点拨,总结:在一篇文章里,景物描写越------,------的感情就表达得越-------)

三、 尝试创作,习得技巧——课后作业

选择课本53页写作练习一二、五,写一篇作文,特别要求:选择景情关系之一进行练习。(视课堂时间巡回指导)

1、完成作文练习;

2、课外诵读熟悉其他三则文段,继续揣摩领悟其以景衬情的技法。

教后反思:学生能够在揣摩经典作品写法的基础上自己用心理解、领悟、模仿、创造,能较好完成训练目的。

附例文: 屠格涅夫 《乡村》(节选)

六月里的最后一天。周围是俄罗斯广袤千里、幅员辽阔的疆土——我亲爱的家乡。

整个天空一片蔚蓝。天上只有一朵云彩,似乎是在飘动,又似乎是在消散。没有风,天气暖和„„空气里仿佛弥漫着鲜牛奶似的味道!

云雀在鸣啭,大脖子鸽群咕咕叫着,燕子无声地飞翔,马儿打着响鼻、嚼着草,狗儿没有吠叫,温驯地摇尾站着。

空气里蒸腾着一种烟味,还有草香,并且混杂着一点儿松焦油和皮革的气味。大麻已经长得很茂盛,散发出它那浓郁的、好闻的气味。

一条坡度和缓的深谷,山谷两侧各栽植数行柳树,它们的树冠连成一片,下面的树干已经皲裂。一条小溪在山谷中流淌,透过清澈的涟漪,溪底的碎石子仿佛在颤动。远处,天地相交的地方,依稀可见一条大河的碧波。

沿着山谷,一侧是整齐的小粮库、紧闭门户的小仓房;另一侧,散落着五六家薄板屋顶的松木农舍。家家屋顶上,竖着一根装上椋鸟(椋[liáng]鸟:鸟类的一科)巢的长竿子;家家门檐上,饰着一匹铁铸的扬鬃奔马。粗糙不平的窗玻璃,辉映出彩虹的颜色。护窗板上,涂画着插有花束的陶罐。家家农舍前,端端正正摆着一条结实的长凳。猫儿警惕地竖起耳朵,在土台上蜷缩成一团。高高的门槛后面,清凉的前室里一片幽暗。------

孩子们长着卷发的小脑袋,从一堆堆干草后面钻出来。凤头鸡在草堆里寻找蚊蚋(蚋[ruì]:一种昆虫)和小虫吃;白唇的小狗在乱草堆里打滚戏耍。 几个长着淡褐色卷发的小伙子,穿着干净的衬衫,衬衫的下摆低低地束在腰间,脚蹬沉重的镶边皮靴,胸口靠在卸掉了牲口的大车上,彼此兴致勃勃地谈天、逗笑。

一个圆脸的少妇从窗户里探出头来。不知是由于听了小伙子们的说笑,还是因为看到了干草堆里孩子们的嘻闹,她也笑了。

另一个少妇正伸出粗壮的胳膊,从井里吊起一只湿漉漉的大水桶„„水桶在绳子上抖动着,晃荡着,滴下一滴滴闪光的水珠。

年老的女主人站在我面前,她穿一件方格呢裙子,蹬一双新的厚皮靴。

在她黝黑、瘦小的脖子上,绕着三圈大空心珠穿成的项链;花白头发上系着一条带小红点儿的黄头巾,头巾低低地遮盖到那已失去神采的眼睛上面。 但老年人的眼睛却彬彬有礼地笑着,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也堆满了微笑。看上去,老人家已有60多岁了„„然而即使到现在也还看得出:当年是一位绝色美人!

她张开右手晒得黝黑的五指,提着一罐刚从地窖里取来的没有脱脂的冷牛奶,罐壁上布满了小玻璃珠似的水珠;左手掌心里,托着一大块还冒着热气的面包。她递给我说:“随便吃吧,远方的客人!”------

这时一只公鸡忽然啼叫起来,忙不迭地扑楞起翅膀;一头拴在圈里的小牛犊和它呼应着,不慌不忙地发出哞哞的叫声。

啊,俄罗斯自由之乡,多么惬意、安宁、富足!啊,多么宁静和美好

莫泊桑 《雪夜》

黄昏时分,纷纷扬扬地下了一天的雪,终于渐下渐止。沉沉夜幕下的大千世界,仿佛凝固了,一切生命都悄悄进入了梦乡。或近或远的山谷、平川、树林、村落„„在雪光映照下,银装素裹,分外妖娆。这雪后初霁的夜晚,万籁俱寂,了无生气。

蓦地里,从远处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声,冲破这寒夜的寂静。那叫声,如泣如诉,若怒若怨,听来令人毛骨悚然!喔,是那条被主人放逐的老狗,在前村的

篱畔哀鸣:是在哀叹自己的身世,还是在倾诉人类的寡情?

漫无涯际的旷野平畴,在白雪的覆压下蜷缩起身子,好像连挣扎一下都不情愿的样子。那遍地的萋萋芳草,匆匆来去的游蜂浪蝶,如今都藏匿得无迹可寻,只有那几棵百年老树,依旧伸展着槎牙的秃枝,像是鬼影憧憧,又像那白骨森森,给雪后的夜色平添上几分悲凉、凄清。

茫茫太空,黯然无语地注视着下界,越发显出它的莫测高深。雪层背后,月亮露出了灰白色的脸庞,把冷冷的光洒向人间,使人更感到寒气袭人;和她做伴的,惟有寥寥的几点寒星,致使她也不免感叹这寒夜的落寞和凄冷。看,她的眼神是那样忧伤,她的步履又是那样迟缓!

渐渐地,月儿终于到达她行程的终点,悄然隐没在旷野的边缘,剩下的只是一片青灰色的回光在天际荡漾。少顷,又见那神秘的鱼白色开始从东方蔓延,像撒开一幅轻柔的纱幕笼罩住整个大地。寒意更浓了。枝头的积雪都已在不知不觉间凝成了水晶般的冰凌。

啊,美景如画的夜晚,却是小鸟们恐怖颤栗、备受煎熬的时光!它们的羽毛沾湿了,小脚冻僵了;刺骨的寒风在林间往来驰突,肆虐逞威,把它们可怜的窝巢刮得左摇右晃;困倦的双眼刚刚合上,一阵阵寒冷又把它们惊醒;„„只是瑟瑟索索地颤着身子,打着寒噤,忧郁地注视着漫天洁白的原野,期待那漫漫未央的长夜早到尽头,换来一个充满希望之光的黎明。

郑振铎 《海燕》(节选)

海水是皎洁无比的蔚蓝色,海波是平稳得如春晨的西湖一样,偶有微风,只吹起了绝细绝细的千万个翻翻的小皱纹,这更使照晒于初夏之太阳光之下的、金光烂灿的水面显得温秀可喜。我没有见过那末美的海!天上也是皎洁无比的蔚蓝色,只有几片薄纱似的轻云,平贴于空中,就如一个女郎,穿了绝美的蓝色夏衣,而颈间却围绕了一段绝细绝轻的白纱巾。我没有见过那么美的天空!我们倚在青色的船栏上,默默的望着这绝美的海天;我们一点杂念也没有,我们是被沉醉了,我们是被带入晶天中了。

就在这时,我们的小燕子,二只,三只,四只,在海上出现了。它们仍是隽逸的从容的在海面上斜掠着,如在小湖面上一样;海水被它的似剪的尾与翼尖一打,也仍是连漾了好几圈圆晕。小小的燕子,浩莽的大海,飞着飞着,不会觉得倦么?不会遇着暴风疾雨么?我们真替它们担心呢!

小燕子却从容的憩着了。它们展开了双翼,身子一落,落在海面上了,双翼如浮圈似的支持着体重,活是一只乌黑的小水禽,在随波上下的浮着,又安闲,又舒适。海是它们那么安好的家,我们真是想不到。

在故乡,我们还会想象得到我们的小燕子是这样的一个海上英雄么?

海水仍是平贴无波,许多绝小绝小的海鱼,为我们的船所惊动,群向远处窜去;随了它们飞窜着,水面起了一条条的长痕,正如我们当孩子时之用瓦片打水漂在水面所划起的长痕。这小鱼是我们小燕子的粮食么?

小燕子在海面上斜掠着,浮憩着。它们果是我们故乡的小燕子么?

啊,乡愁呀,如轻烟似的乡愁呀!

巴金 《家》(节选)

风刮得很紧,雪片像扯破了的棉絮一样在空中飞舞,没有目的地四处飘落。左右两边墙脚各有一条白色的路,好像给中间满是水泥的石板路镶了两道宽边。 街上有行人和两人抬的轿子。他们斗不过风雪,显出了畏缩的样子。雪片愈落愈多,白茫茫地布满在天空中,向四处落下,落在伞上,落在轿顶上,落在轿夫的笠上,落在行人的脸上。

风玩弄着伞,把它吹得向四面偏倒,有一两次甚至吹得它离开了行人的手。风在空中怒吼,声音凄厉,跟雪地上的脚步声混合在一起,成了一种古怪的音乐,这音乐刺痛行人的耳朵,好像在警告他们:风雪会长久地管治着世界,明媚的春天不会回来了。

已经到了傍晚,路旁的灯火还没有燃起来。街上的一切逐渐消失在灰暗的暮色里。路上尽是水和泥。空气寒冷。一个希望鼓舞着在僻静的街上走得很吃力的行人——那就是温暖、明亮的家。

“三弟,走快点,”说话的是一个十八岁的青年,一手拿伞,一手提着棉袍的下幅,还掉过头看后面,圆圆的脸冻得通红,鼻子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

在后面走的弟弟是一个有同样身材、穿同样服装的青年。他的年纪稍微轻一点,脸也瘦些,但是一双眼睛非常明亮。“不要紧,就快到了。„„

雪已经住了,风也渐渐地减轻了它的威势。墙头和屋顶上都积了很厚的雪,在灰暗的暮色里闪闪地发亮。几家灯烛辉煌的店铺夹杂在黑漆大门的公馆中间,点缀了这条寂寞的街道,在这寒冷的冬日的傍晚,多少散布了一点温暖与光明。

“三弟,你觉得冷吗?你为什么发抖?”觉民忽然关心地问。

“因为我很激动。我激动的时候都是这样,我总是发抖,我的心跳得厉害。我想到演戏的事情,我就紧张。老实说,我很希望成功。二哥,你不笑我幼稚吗?”觉慧说着,掉过头去望了觉民一眼。

“三弟,”觉民同情地对觉慧说。“不,一点也不。我也是这样。我也很希望成功。我们都是一样。所以在课堂上先生的称赞,即使是一句简单的话,不论哪一个听到也会高兴。”

“对,你说得不错,”弟弟的身子更挨近了哥哥的,两个人一块儿向前走着,忘却了寒冷,忘却了风雪,忘却了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