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忆端午粽飘香
初三 其它 1180字 195人浏览 游小鱼射手

走过四月那道明媚的忧伤,五月给我的感觉,依然是一份漂泊无依的薄凉。不知不觉又到了粽子飘香的时节,读着来自遥远的节日祝福,却怎么也找不到端午的心情,不知道是不是离得太远,心情变淡的缘故,反正这个端午来的我毫无准备,落寞的心绪找不出半点端午的兴致。

前几天去华人超市,一眼就看到门口纸箱子里摆放的粽叶,在最初的那一刻,我有点激动, 那时候有一种想买一捆粽叶回家包一筐粽子的冲动。不过很快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包粽子包的是气氛,吃粽子吃的是心情。少了端午节的气氛,便没了吃粽子的心情,我包再多粽子,也不过是包一箩筐乡愁,吃一肚子的落落寡欢,徒增无数烦恼罢了。 离家远了就喜欢回忆和家乡有关的一切,这时候与端午有关的那些美好的回忆已然历历在目。

记得小时候每到端午的前一天傍晚,父亲都会用镰刀在野外割了艾蒿回来,借着夕阳的余晖,把艾蒿插在高高的门楼上,我常常仰着脸一连声的问父亲这是为什么?父亲曾无数次的告诉我,插艾蒿是为了辟邪,和喝雄黄酒的意思差不多。父亲是个博学的人,屈原的故事也是父亲在插完艾蒿,清扫完庭院以后讲给我听得。至今还记得依偎在父亲宽大的胸怀里听父亲讲故事的情景,大锅里粽子的香味开始在干净的院子里萦绕,屋顶的炊烟,袅袅婷婷的随风摇曳,连归巢的燕子也落在屋檐上歪着头仿佛在倾听者什么?直到母亲摆放碗筷的声音响起,我和哥哥立马雀跃着奔向餐桌,那个时候,端午的粽子是我们唇齿留香的幸福。 到了端午的早晨,天刚蒙蒙亮,母亲会把五色的丝线搓在一起,拧成一股小细绳给我系在手腕上。家乡迷信的说法端午系五色线是可以防蛇的,不过这一切都要在日出之前完成才会灵验。母亲从没有忘记过给我系五色线,小小的五色线系住的是满满的幸福。因为这个,小时候常常有小伙伴羡慕我有个好妈妈。常常有小伙伴的妈妈不是忘了,就是晚了。非常感谢母亲,或许真的是五色线的缘故,我从小到大几乎没见到过蛇,很多时候我宁愿相信五色线真的是很灵验的。

母亲的针线活做的不错,虽然不是很细致,但是基本上没有母亲做不出来的东西。童年的我因为母亲的一双巧手,领略过小伙伴们无数的羡慕和嫉妒。端午节的香囊母亲也给我做过,小小的香囊用各色的布头拼接起来,里面装的是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香料,母亲会把朱砂也放进香囊里,我不明白为什么端午为什么要辟邪,但是对香囊却是爱不释手的。一大早就把香囊戴在胸前,一步一跳的在大街小巷里和小伙伴们疯玩,一不时地偷偷地看小伙伴们羡慕而沮丧的样子,端午节那小小的香囊,带给我的是无人能及的幸福。

曾经再好也回不到从前,时光荏苒,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带着香囊就会心满意足的小丫头。浓浓的粽香也不过是留在记忆深处的一抹·乡恋,如今远隔重洋,母亲手里的的五色线缠绕着数不清·的思念,却再也系不上我的手腕。但求今夜入梦,静静地听一听天堂里的父亲给我讲解曾经听了无数遍的端午的雄黄酒和跳了汩罗江屈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