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五月天
初三 散文 2字 37人浏览 我和彦宏二三事

那个五月天

张海静

太阳把大地烤得火热,玲子一个人急匆匆地走在路上。爹正在地里割麦子,想到这里玲子的脚步加快了。太阳晒得脖子通红,痒得恨不得把皮蒯(ku ǎi )下来。已经顾不得回家取件长袖衫遮遮太阳了,玲子狠狠地掐了一下脖子。路上没有一点树荫,昨晚的梦又出现在眼前:妈回来了,一家人高兴地忙活着做饭。玲子轻轻叹了一声,又是一个梦,妈再也回不来了。玲子鼻子一酸,眼圈红了。

远远地听见收割机隆隆的声响,爹正站在旁边指挥着把麦子倒进三轮车里,邻居家的大嫂帮着往袋子里装。玲子快跑几步,去抢着装袋子。一会儿,汗珠子吧嗒吧嗒地落下来。玲子擦了把汗,抬头看了看爹,那晒得发紫的脸膛上,汗水、灰尘粘在了一起,原先满脸的褶子都给填平了,真成了一个大花脸。玲子笑不出来,心里一紧,低下头又忙活起来。

跟着车子来到路边,爷俩麻利地摊开麦子。玲子赶紧把水杯递给爹。爹喝了口水,擦了把汗,冲着玲子说:“这点活还请假吗,赶紧喝口水回去上班!”玲子“嗯”了一声,忙活完手里的活,就匆匆地离开了。

刚走不远,就听见爹的喊声:“下班回来吃饭,带着孩子!”“嗯!”玲子没有回头,鼻子酸酸的,泪珠在眼里打着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