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手工艺
初三 散文 845字 96人浏览 张三123贼九

我这一城市的秋天似乎很短,桂香早早地飘落在人海匆匆里,树干已经光秃秃的不再是夏天时的青葱模样。在天气逐渐转凉的时光里交错着学校和乡村的影子,截然不同的心情真的不堪言表。还好我是个非常幸福的孩子,我常常能带着母亲的一些手工艺离开家。

和大多农村妇女一样,我的母亲也没有多少文化。说话时,她的嗓门会提的很高,直来直往,足够胆大,足够豪爽。

母亲一生非常简朴,清瘦的矮矮的她,常年都是几件旧旧的衣服来回地走在我的生命里。虽然她很喜欢穿黑色的镶嵌着银花的皮鞋,可她却从来都舍不得买一双好一点的。每次带着她去皮鞋店时,她总会缩头缩脑的徘徊,绞尽脑汁的盘算。降价、太贵、便宜一点,还是下次再买吧!母亲从来都很吝啬地用这几个词语接过售货员阿姨的皮鞋,然后拒绝,最后才会不好意思的离开。

母亲向来身体不是很好,先天性高度近视眼的她,不能像其她妇女一样正常的参加社会工作。她只可以带着体虚却又顽强的身子骨,在家种种地,做做手工艺活。因而每当父母吵架时,不太懂事的父亲会常常责备她挣不来钱。

是的,母亲虽然在好多地方比不上别的妇女。但有一点我相信,别的妇女是比不上我的母亲的。那就是,我母亲的手工艺。

这个凉凉的季节里,离开家,我又带走了母亲帮我织好了的毛衣,做好了的毛线拖鞋。

母亲很擅长于织毛衣,一家人的毛衣,一家人的暖和,多少个来来回回的夜晚,灯下,一副近视眼镜,一个袋子,十几支毛线,那些工具,我一直都在亲眼看见它们不曾离开过母亲的床头半步。如果把母亲的毛衣比作见证我慢慢长大的相片,我相信,无论是黑白老照片还是彩色新相册,条条数码永远都会是我今生寻找爱与感恩的密码。

母亲能做一手好毛线鞋。从我小时候穿的鸭子绣花毛线鞋到熊猫绣花毛线鞋再到小人头绣花毛线鞋,我知道,不久以后,我还会和自己的妻子都穿上百年好合字样的绣花毛线鞋。母亲最开心,最感到骄傲的就是每当村子的某胡家要娶媳妇,拿毛线鞋当结婚礼送给女方时,因为那时会有某胡家找母亲做鞋。为了赶上日子,母亲常常会一个人加班加点到深夜把几双喜庆的新鞋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