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的生活
初一 散文 3953字 596人浏览 szsyblz

诗意的生活

车穿过四衢八街、高楼林立的城区,进入郊区。外面是漆黑朦胧的一片,尤为的安静。这是一片新开发区,道路四通八达,但晚上来往的车辆却屈指可数,两旁的路灯也是关闭着的。向外看,唯有远处城区那个方向,空中有泛黄朦胧的亮光笼罩。汽车继续向前缓缓的行驶。

这是我第一次坐开的如此慢的出租车。一般情况下,司机为了尽快把乘客送到目的地,总是把速度开到最大,即使在交通拥挤的市中心,平时看到跑的最快的汽车也就是出租车了,毕竟这是他们的职业所致,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我们的车却似在欣赏路边的风景,走的那样从容,那样轻松,毫不仓促,即便是在道路宽敞的郊区。

这时,司机按下车上的录音开关,音量不大不小,恰到好处。舒缓的音律淹没发动机吵杂的噪声,浸满整个车厢。音乐把我们带入盛世唐朝,唐僧西行至狮驼岭时,孔雀公主在这支曲子的伴奏下,翩翩起舞,用优美的孔雀舞姿来表达对他的款款爱意。我们大家都没有做声,只是静静的欣赏美妙的音乐,用心去体味公主那一往情深的爱。这勾起了我儿时看《西游记》的美好记忆,对其中表达的爱意也有了另一番体会。当时年龄还小,只是觉得,孔雀公主阻挡唐僧取经,就是邪恶的。现在想来,这种看法未免幼稚了。

“你知道这支曲子吗?”司机突然出声,打破一直的沉静。他的目光朝我这看了一下,随后迅速的移去,看着前方。

“嗯!!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这是电视剧《西游记》里的插曲,好像是《遇仙孔雀台》那一集吧?!”我看着他,内心充满了疑惑和期待。

“呵呵„„”他微微一笑,对我的回答表示肯定。“可能你没太注意里面的背景音乐吧!你刚说对了,其实这支曲子的名字叫《伴君常开花一朵》,是我国民族乐器葫芦丝演奏的。”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葫芦丝,“我说总觉得这个旋律如此的熟悉啊,哦!„„葫芦丝好像是傣族的一种民族乐器吧?!我最近也在听一些葫芦丝演奏的音乐,如《芦笙恋歌》《月光下的凤尾竹》!!”我兴奋又略带自豪地说,同时从口袋拿出手机,我的手机存了这些歌曲。

“哦,这两首嘛!《月光下的凤尾竹》是我国著名作曲家施光南先生谱的曲,一般用降低音5 照谱面吹奏,吐音起步、气流均匀、迅速结尾。这支曲子音调悠长,旋律比较轻快、柔顺„„”他脸上闪现出轻松的笑容,给我进行详细的介绍。当然我是听的一头的雾水,因为他说的都是些葫芦丝演奏方面的专业术语,不过我也是应声表示赞同的,并说了一些我听这些曲子的感受,当然我说的都只是些表面的东西了。但他对我的描述并没有显出不屑一顾的神色,而是很仔细认真的听我发表评论,并不时点头应允。

于是我们聊开了。

“你们学校学声乐的人多吗?”我们由葫芦丝聊到音乐。

“嗯,还好啦,我们学校“艺术与设计学院”有相关的专业,学校也有开设相关的选修课。当然也有蛮多同学用课余时间学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乐器了,而且学校也有相关的学生组织,如笛箫协会等„„”我向他说一些我所了解的情况。他似乎听地津津有味,脸上不时露出赞许与羡慕的神色。

“你们学校是不是有一个叫《前湖大舞台》的节目?我觉得蛮好的,给有这方面兴趣爱好的同学表现的舞台„„”他似乎对这个节目还很了解,说了很多连我这个本校学生都不曾知道的细节。当时我对他心感敬佩,又自愧不如,愧疚之情油然而生。

他说我们大学生在校期间要培养自身各方面的兴趣,并认真去学习。因为以后进入了社会,就没有这样的时间与精力去做一些自己原本感兴趣的事了,而且社会里也没有学校这样好的氛围与环境,其实我蛮羡慕你们大学生的,没有太多家庭、事业的顾虑。

“那你们现在每天这样开出租车,累不?”我好奇地问。

他没直接回答我,而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很随和的笑了笑。

“你看我像个出租车司机吗?”他一边专心地驾驶着汽车,一边说。

“嗯,是不太像!”我犹豫了一下,“那冒昧的问一句,叔叔现在在哪工作啊?”他看起来也有40岁吧,应该差不多与我妈同辈,所以我称呼他为叔叔。

他仍旧是先微笑,然后说:“我在南昌一个文化设计公司工作,现在不是“十一长假”吗?刚在赣江边散步„„”

那晚我和其他三个同学骑车去秋水广场看音乐喷泉,但回校时,其中有一辆自行车,前轮的转轴生锈坏了,根本转不了,完全固定的,推也推不动。后来不得不决定打的回校了。恰好这位叔叔从赣江大道经过,问我们是不是要坐车,于是我们就把他当成出租车司机,上了他的面包车。经他这么一说,我们才知道,原来他只是个开车路过的人。只是看到路旁焦急的我们,才停车的,他家住在市区,应该说为把我们送回学校,得专门跑一趟,然后再回家。想到此,内心顿生感激。

我们之间的心理距离瞬间拉近了不少,也完全没有了对陌生人的那种戒备心理。我们像是志同道合的忘年交,侃侃而谈,从乐器到学习、从社会到人生。真有点无所不谈的味道了。这时我注意到在车的前架上放着四五个大小各异的葫芦丝,在上面也悬挂了两个相对相对较小一点的。他似乎感觉到我目光的所在,用余光瞄了我一下,然后舒缓了口气,轻轻的说:“呵呵,我平时就喜欢吹吹葫芦丝,自学葫芦丝也有三四年了,葫芦丝也吹坏不少„„„„”

他说到葫芦丝显得异常的兴奋,一出口,滔滔不绝。虽然我对葫芦丝的演奏不是很了解,但我依然可以诉说自己欣赏音乐时的感受。他说自己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很享受现在的生活,特别是每天都可以吹吹葫芦丝。当自己成功学会某首曲子的时候,那简直就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刻。工作不是他生活的全部,心灵世界已分成两部分;一半用于工作;一半用于努力学习葫芦丝。这两方面看似分离,却是有密切的关系。心灵的安顿让他获得内心最大的满足,这样也极大的提高自己工作的效率。他说这些时,显得十分知足和幸福。他还时刻关注南昌乃至中国有关葫芦丝演奏的活动动向,并会不顾一切的参与。但目前在南昌地区还没有一家专营葫芦丝的乐器行及葫芦丝专业培训的机构,他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一切似乎都走地太快,人们匆忙的脚步早已把内心那份真实的情感残忍的埋葬在心灵的最底处。我们义无反顾的奔向那个所谓的成功彼岸,却不知,那朵彼岸之花不一定如想象的那样惊艳美丽。而我们却完全错过了旅途的风景。或许当我们只看重实际功利的需要,却无法站在适当的距离之外看人生时,就无法感受到内心那份真正的感动与愉悦了。于此,我们也就无视日出日落、潮涨潮汐、花谢花开„„无视这个丰富美好的世界。除了物质、功利满足带来的快感,便了无生趣,也就毫无美感可言了。康德《判断力批判》中提出;“美感是唯一的独特的一种不计较利害的自由的快感。”与功利走得太近,注定无法感受到人生、社会、生活的美。如此一想,对那位司机的钦佩也更胜一步了。当大都在为名利、地位、权势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人心惶惶时,他却在生活的另一片心灵栖息地悠然享受幸福的时光。

当他把我们成功送到学校,并把自行车搬下车后,我们问他要多少钱,他很轻松地回答:“你们自己定吧!无所谓的。”我同学从钱夹里拿出一张一百的,想给他五十块钱。“你们没有零钱吗?”他看到是一张一百的,有点诧异地问。我们四个人各自搜遍自己的钱包口袋,也只凑足30块零钱。他见状,说:“那就30吧!没事!”他显得很轻松,最后在上车前还笑着对我们说:“谢谢你们啊!”

其他三位同学先去还自行车了,我依旧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车渐渐消失在夜色朦胧中。心中突然想起他的愿望——在南昌办一个有关葫芦丝销售及专业培训的乐行,请李仲培、李春华老师(中国现在吹葫芦丝最好的人)来做指导。但愿他能实现这个愿望。

附:这是我经历的一个真实的故事,至今记忆犹新。他之所以会让我如此的难忘,我

想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吧!首先:就是他的那种生活态度,忠于自己内心的想法,做心之向往的事情,而不是沦为权势、地位、金钱的奴隶;二是:他的人格让人感动。在中国现在这样道德缺失的时代,就是路边有一位老太太摔跤了,可能围观的群众也不一定会主动地去搀扶她,人们之间的距离似乎已经拉的很远,总是怕惹祸上身。事实上也是曾经发生过很多这样的事,如“荆州尸体打捞公司索要高价打捞遇溺大学生事件”、“上海钓鱼事件”等都反映了我们这个社会的阴暗面,也极大了造成了人们对这个社会的不信任,诚信道德危机再次引起人们的重视与反思。然而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遇到的这位好心的司机俨然对社会有足够的信心,虽然我们也仅是一名还未涉世的大学生,但他的目的又显然不是坑人,不是为了挣钱,这点很明显,从最后及在车上我们的对话及他的车速可以看出,他是出于内心的一份助人之心。然后是:他对自己理想矢志不渝的追求,让人感动。虽然他的理想不是惊天动地的所谓伟大理想,但至少我觉得能做到忠于自己内心的想法并始终不变的人已经不多了,我们总是被所谓事业的成功埋没自己原有的心声,也就丢失自己了。最后就是:他身上那种儒雅、亲和、沉稳又天真的品性让我印象深刻。我想这与他的理想追求肯定是有关系的,应该说一般情况下教授就得有学者的样子,而少一份商业人士的世故。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世风浇漓的时代,人们都在为生计而奔忙,往往显得急功近利。与功利性太近注定不能诗意的生活,生活是一个过程,而不是趋之若鹜似的奔向某一个所谓的理想终点。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不一定能达到那个理想的天堂。纵然有某些幸运儿实现了目标,但那时人却可能已经精疲力竭,也无法再过多的享受那份喜悦了。而且那个目的地也许根本就不是你原来想象的那样完美。这就是美学中“距离说”,我们看待事物、社会、人生要与功利性保持一定的距离,如此才能产生美感。话又说过来,当自己忠于内心时,做事也是最有效率的,这样在某一领域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也是水到渠成的事了,因此没有必要让别人的言行举止淹没了自己的心声。迷茫中我想起了那位让我敬畏的司机叔叔,我想他是我人生的一座灯塔,时刻在给予我不断追求自己的力量,于是记下了这个故事,以抒写心絮,以表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