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西行记作文
初一 记叙文 4409字 71人浏览 巨蟹打动U的心

初夏时节,终于有机会去了趟浙西。也许是向往得久了,双脚踏上浙西的土地,心里竟有了点点怯意,怕自己的肤浅识不透浙西的风情。几段文字,怎能写尽浙西的神韵与深邃。 大明山魂

山是有魂的。

去大明山之前,我对这句话的感受有些牵强。但是在大明山,我真的看到了山魂,闻到了山魂,也听见了山魂。大明山的魂在它深厚的历史背景,在它奇巧的山形,在它苍劲的古树,在它流泄的飞泉,甚至它山谷里的风吹来的那青涩的味道。走在大明山中,你无处不感觉到一种精神与眼前的风景同在,我就将它称作了大明山魂。

“依稀前朝事,留得此山言”。大明山的得名,缘于朱元璋在山顶千亩田起兵反元的历史。一段历史被高山、峡谷、悬崖和瀑布托举着,被曾经的香火和刀光剑影湮没着。人在山中走,仿佛走在厚重的历史画卷中。让你觉得,不一定在哪棵树下,可以和朱元璋有一次相逢。而历史终究是历史,那一段往事,早已随风飘散,在千亩田的芳草丛中,或许还可觅得浅浅的马蹄和萧萧的马鸣。

大明山最美丽的景点诠释我以为还是那如泣如诉的“七妃峰”。话称“赏明妃”,也就是朱元璋的七个妃子化成的七座山峰。如此英雄美人的故事,总能得千载流传。更有趣的是“七妃峰”下,一株枫树傲立苍穹,传说这就是朱元璋的皇后的化身,所以又叫“皇后枫”。我不明白为什么七妃为峰,皇后为树。峰有峰的形态,树有树的姿势。也许她们在朱元璋的心中各有不同吧。八个女子却都因英雄得名,这样的传奇是多少女子的渴望?因为此时刚刚初夏,皇后枫的叶子多半还是绿色的。据说到了深秋,大明山会有枫叶节,满山的枫树中,只有这棵“皇后枫”的颜色是别样的红。皇后到底是皇后,那种艳丽自然是无人能比的。同行的一位男同事抱住皇后枫久久不放,说是自己赏了明妃,抱了皇后,也不枉来大明山一游,做了一回皇帝。真的是春梦惹人啊。

我仔细地寻了一片早红的枫叶,叶子很精致,颜色也很好,想着带回去送给朋友。我带着这片叶子走过了百米吊桥、千级石阶,然而还是在逶迤万米的岩洞里不慎将这片红叶遗失了。心里的懊恼自不必说,如果不是岩洞深幽,我倒真的想回头去找。我知道找是找不到的了,我带不走大明山的枫叶,那或许是明后的青丝,或许是她衣服上的一缕绢纱,更或许是她为朱元璋落下的香泪。

江南绝境,莫不就在大明山了?就觉得早些年去过的黄山,如一本厚重的风光画册,看也看不透。而大明山仿佛简单了很多,但这种简单绝不是肤浅,而是印象更深刻,更能够亲近。我斜躺在“朱眠石”上留影,想“朱眠石”可以成就朱元璋的江山伟业,也该可以成就我一点点小女子的心事。可是读着“天为罗帐地为床,明月星辰伴我眠。夜来不敢直伸脚,为怕山河社稷穿。”的诗句,我又不解当年朱元璋是怎样躺在这块磐石上谋划江山的。山河依旧,英雄到底成为历史了。

如果没有这段让人感怀的历史,大明山会沉寂很多了吧?我这样问我们的导游。导游笑着回答我:也许山和历史是互相得名呢。如果有机会再来大明山,我想选择深秋的季节。 天池——非人间

天池在距杭州100公里的地方,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清凉峰内。

车走在往天池的路上,渐渐地,感觉繁华离我们越来越远。因为渐渐地就没了人烟,海拔越来越高。胆小的人已经不敢朝车窗外看,窗外是悬崖,是丛树掩盖下的深不见底。不用去想,只需看对面的山势,就知道了那种高度。我静坐在车上,没有惊叹,也没有兴奋,但我的心却是不平静的,感觉有一句话想说,却又始终想不起来。我不得不闭上双眼,不去看也不去想。静静地感觉车在山道上盘旋,终于到了山顶。这时候天已黄昏,下起了绵绵细雨。其实与其说是雨,不如说是与天接近的地方,云端的湿气。

与山道上的尘土相比,天池的空气是那样的干净。难怪说:“浙西天池,人间仙境。”

站在天池的边上,我才想起了一路上都在心里呼之欲出的一句话——“非人间”。这三个在佛教名山九华山的石壁上刻着的字,如今在天池我才找到了感觉。

在天池边驻足远望,晚风徐徐吹着长发和衣袂,一点点潮湿,亦雾亦露,人如仙子,真想把心沉进天池的水里。我记起了《周渔的火车》里的一句话:“仙湖的水,在你的手里柔软的如我的皮肤”。不禁想,天池是适合恋人相亲的地方,这里应该有仙女下凡般美丽的爱情故事。江南的朋友恰好打来电话,说是她们两个人在一起,想邀我聚一聚。我对着电话有些激动地说,我在一个“非人间”的地方,如果可以,就把聚会移到天池来吧,在这儿有一场聚会,应该就是仙境了。朋友连连称羡,不知道我是怎样的仙子模样,叮嘱我不要做了神仙忘了重返尘世。我自然知道,这样的飘渺只是暂时的,天池再美,与我也只是一场相逢。 夜的天池更是静谧。海拔1000多米高处的山风如一种诉说,还有无处不在的虫鸣,组成了一场最动人的天籁乐章。我在木屋的木阳台上久坐,不小心偷听了一个同事打给恋人的电话,那种温柔足以让天池的夜感动。我不敢有一点声音,心里却想着,如果可以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来天池一趟,或者可以小住几日,爱定会将生命凝固,那样的爱情应该不会再有别离。当然天堂有天堂的传说,人间有人间的悲欢。

清晨醒来,拥着被子推开木屋的小窗,发现昨夜天池下雨了。天池的雨也是如此的不惊人梦啊!开门出来,邻近木屋的门都还紧闭着,同伴们应该都还在梦中。我知道将向天池告别了,一种不舍催我又独自奔到天池边,眼前是茫茫的原始森林,石滩更苍桑,穿过绵延的高山草甸,我撑着伞,一直走到了天池尽头的古关隘——千顷关。风雨中更显苍凉的萧萧城墙,感觉一段历史如我穿着凉鞋的一双赤脚,一丝寒意袭来,我不由抱紧双肩,咳嗽了一声,声音穿透空气,山野格外的静,我担心吵醒了城墙下的古人,和那段无从考证的历史。知道城墙是浙皖的分界,我刻意将一只脚伸到城墙的那边,想自己在这个清晨已经回了趟家乡。

而人在天池,是不会思乡的。因为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想着下次再来了。 双溪漂流

岸上的双溪并不显眼。漂流之前,我以为我们眼前的溪流是双溪的源头,或者说一个支脉。没想到人在岸上和人在溪中,一样的溪水,给人的感觉却是不一样的。

在双溪漂流,先要走一趟长长的回廊,我一直觉得,认识水必须要认识长廊,临水的长廊是最有情调的,也最能让人渴望去亲近廊外的水。廊里人与水上人遥遥相望,无论是擦肩而过还有同向而行,都是风景。双溪就是这样的善解人意。两白米的回廊,一路走过去,漂的兴致就自然地滋生了。偏偏还有那装载了童年记忆的老牛车将你送到漂流的起点,坐在牛车上穿过竹海,仿佛也穿过记忆,回到了那远去的乡村时光。

双溪漂流有竹筏和橡皮筏两种,双溪由此得名,漂的起点不同,最后却都是到一个终点,如此可见,双溪又是相通的。漂竹筏不用自己动手,有筏工撑筏。而橡皮筏的漂流却是要同筏的人齐心协力才能完成的。双溪的水流不急,竹筏漂流便没有了惊险和刺激。只闲闲地坐在筏上,看两岸的风景,听码头上的民歌对唱,看老翁垂钓。那份兴致,比唱歌的男孩女孩和垂钓的老翁要悠然更多。双溪的水忽浅忽深,水浅的地方刚及脚踝,人可以从筏上跳进水里,和溪水里的鱼儿玩一场游戏。到了水深的地方,筏工会提醒你坐稳了,担心落水。其实双脚浸在双溪的水里,再深的水给我们的感觉也是很亲很近的了。随后的橡皮筏漂流让我们更加兴奋。四个人坐一只橡皮筏,每人一只木桨。顺流而下,水急处只需控制方向,静水中就要用力去划了。我们的四只橡皮筏一路上你追我赶,喊着号子唱着歌,离得近时,还打起了水仗,不小心装了满筏的双溪水,湿了全身,也湿了笑声,惹得岸上的行人也停下来看着我们,跟着我们一起笑。

在双溪不仅可以感受自然,也可以感受文化氛围。这儿有座陆羽祠。陆羽也爱双溪的水,那么想必双溪的水是可以入茶也最适入茶的吧。那溪边一只特制的大茶壶正源源不断

地倾倒着香茶,迎接每一个来到双溪的人。我是个爱茶的女子,一直以茶性为自己的品性,如此,对双溪这份茶的氛围便也格外倾心,也想再沾染几分茶性,滋润自己的气质和神情。 载不动,许多愁。双溪的水却可以载动一片乡愁,几缕心愁。其实这种承载,也就是一种释放和解脱。飘在双溪,我只看见溪水中我的脸,笑容很灿烂。

倾听白水

我听到了白水的声音。我以一颗倾听的心走近了白水涧。我认识它已经很久很久了,在书中,在那些钟情于她的文字里,我仿佛早已经看见了她的风采和神韵。

今天我终于走进了她,我知道一路风尘是真实的,但我还是恍如在梦中,那种亦真亦幻的感觉已经很深很深了。站在白水涧的脚下,我不知道是我拥抱了它,还是它拥抱了我。 到达白水涧时天已黄昏。同伴们有的因为旅途的辛苦,有的怯于白水涧的高度,已经没有多少攀登的兴致了。但我的耳边仿佛有一种声音,让我没有了疲惫,让我的心激动起来,我想那一定是白水的声音,我听到了它在呼唤我,我对自己说我一定要上去。源着白水,我要去找一找那场心灵的悸动。

一个年轻的男孩是我的导游。他让我有种邻家小弟般的亲切。他娓娓的解说总被我不经意的打乱。也许知道我对白水涧是有些了解的,他就改变了讲解方式,不停地提出一些问题,让我去回答。当然我的回答没有让白水失望。

白水涧有1000多米的山峰,也有清泉飞瀑,山与水共同给了白水涧鲜润的生命。景区入口处的泓竹飞瀑和不远处的龙潭双叠,还有那亦梦亦幻的仙谷瑶池和三叠仙泉是白水涧泉的精华。落差高处有100多米,泉水清洌,凌空飞舞。在龙潭双叠前,我选了一处临水的石块,蹲下去,又不敢伸手,担心破坏了白水的韵律。我一直以为水是有韵的,所谓高山流水,不是知音是不能懂的,所以百一公才会选择这个地方,择水而居。我不禁闭上了双眼,用心去听,很久很久„„

白水可以近听,近听时嘈嘈杂杂,是它的声势;白水也可以远听,远听悠悠扬扬,是它的韵味。竹海里听白水,是惬意。一路走来,感觉一会儿离涧水很近,一会儿离涧水很远。最有趣的是走在白水涧那光滑可鉴的鉴真古道上,只能隐隐地听到涧水的声音。我低下头细数古道上的痕迹,想着鉴真当年由此去西天目山研习佛理时,我不知道,白水涧的水声是否也给了他一些启发,但此刻走在古道上的我是有所感悟的。

站在白水仙桥上,我知道此处的海拔已有1000多米。两岸是山崖,飞鸟不渡。莫非神仙更要逍遥,所以以石为桥,度的又是什么?是流年,还是人间俗事?我真的想逢上一位仙人,好问一问这仙桥的来缘。导游笑着对我说,仙桥上走一回也就等于做了一回神仙。如此,我便没有什么遗憾了。

山顶有风,是晚来风。风声和着涧水的声音,让白水涧更加迷人了。迎风而立站在白水仙桥上,看着沿涧而居的白水人家,感觉自己也成了白水仙子,在关注着人间的幸福。如果白水涧的水真的有灵,我想掬一抔入怀、入唇、入目、入心,给自己洗一个漂亮的容颜,濯一颗清澄的心灵。知道容颜是生就的模样,心灵是自己的修养,我对白水真的只能是一种触动过的感激了。

“人间世外桃源,梦中香格里拉。”我梦中的白水涧,我亲近过的白水涧,我唱着那首属于你的歌,在暮色中与你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