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归根
初一 散文 1228字 119人浏览 honey小石头7

落叶归根

长汀县凌志学校:丘富开 初识二舅公是十七年前的事。那年清明节前两天,听说二舅公从台湾回乡祭祖,我早早地驱车前往二舅公家,终于见到了我失散多年的二舅公和台湾表哥表姐们。那是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满头银丝,宽阔的脸庞上嵌着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慈祥的笑容里洋溢着喜悦与激动。他说,他是一九四八年被抓的壮丁,那年他才28岁。开始在漳州驻防,不久就随部队去了台湾。他以为这辈子就再也回不来了,客死他乡的苦楚和思乡的愁绪常常让他夜不能寐,终日以泪洗面。这次回来,美梦成真,了却了他的心愿。

说起当年的情景,二舅公几度哽咽,他说,被抓那年,儿子金林只有六岁,女儿金秀才三岁,扔下了孤儿寡母三人。那是多么揪心裂肺的伤痛啊!他常常在梦里想着布娘(妻子)连英,想着儿女,想着父老叔伯,想着家乡的山山水水、花花草草„„

这是一位阔别家乡五十年的游子的追忆。从他的叙述中,我们对他在宝岛的生活有了初步的了解。他先后驻防过金门、高雄、台南等地,50岁后才退役,定居在台南县关庙乡的一个村子里。其间他还娶过一位台湾姑娘为妻,又生了一对儿女。二舅公所在的村子是个旅游区,退役后的他利用游客资源丰富的优势,经营起水果生意,收入颇丰。随着岁月的流逝,回汀州老家看一看的念头在他心中越来越浓烈。

归乡心切的二舅公终于盼来了两岸直航的日子,他迫不及待带着儿女踏上了回家的旅程。他说:“这是我一辈子中最幸福的事,是做梦都想的快乐旅程。整整50年哪,我终于回来了!”我陪着他到村子四处转悠,他时而摸摸土墙,时而摸摸老树,时而轻轻地踏着石砌小路,宇眉间流露出深深的眷恋。

席间,他饱含深情地拉着二舅母的手说:“连英妹子,我对不起你,你为了孩子独立支撑了这个家!了不起!”二舅母撇开舅公的手,看着前夫苍老的脸说:“来狗(二舅公绰号),你没有忘记我们,能回来看看我们,我们已经很满足了。那不是你的错。团圆了就好了。”看着这两家人团团圆圆其乐融融的样子,我们也深受感动。

其后的十来年间,二舅公回来过六七次,大都是温馨快乐的。我最后一次见二舅公是在九年前二舅母去世的时候。二舅公也许是过于悲伤,显得苍老了许多。圆胖的脸变得瘦削,有神的眼睛变得有些迟滞,红润的脸色变得一片苍白。他老泪纵横,还不住地咳嗽。丧礼结束后,他对我说:“要是百年之后,能葬在家乡的土地上,那该多好啊!”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据说是身体欠安。

近几年,二舅公的身体每况愈下,咳嗽也越来越厉害。前些天,听说他去世的消息,金林表哥为去不成台湾而愧疚。但他告诉我,所幸的是,老人临死前希望把骨灰送回家乡安葬。可这个愿望遭到了台湾弟妹的反对。他们说,他也是他们的父亲,他们也想有清明祭拜的地方。几经交涉,兄弟俩决定把骨灰分成两盒,一半留在台湾,一半送回老家。就这样,金林表哥在家乡为父亲举行了这场庄严的葬礼。随着半盒骨灰埋入土中,落叶归根,一个游子盼归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

(此文发表于2015年11月20日《闽西日报》“山茶花”栏目。)

落叶归根16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