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雪心有所悟
初二 散文 762字 104人浏览 东胜好莱坞

寒风凛冽,利剑般的刺进身体,仿佛凝固了所有的血液。我躲在温暖的家中,看到窗户上浓雾般的水汽肆意流淌,一滴一滴地落在地面上,滴水的声音厚重得几乎可以贯穿全身,然后不留一点儿痕迹。

我是一个害怕寒冷的、孤独的孩子。所以总会在冬季里最为恐怖的时候蜷缩到角落的一隅之地,静静地等待着春天的光芒,时不时瑟瑟发抖。但是并没有人能时时刻刻一直保护,我十岁那年遇到了迄今为止回忆里如雷禁般不可触碰的伤痕,我人生中的第一场瑞雪。

终究是有人来疯的人最遭罪,我在朋友的再三挑拨之下,似乎激发了我骄傲的本质。第一次触碰雪花,我感到那么亲切,于是我充满兴奋的悸动张开双手,任雪花撞个满怀,如天堂般美好的光阴。出乎意料的是寒冷其实已经盯上了我,一场小型雪崩好似潮水般覆盖住我仅存的天空,白茫茫的一片顿时淹没彼时快乐的心情,深深地把我拉进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雪花如棉被似得铺在我幼小的身躯之上,喉咙里一片混沌的呜咽怎么也不能把希望和委屈传达到地面,眼中一阵阵的灼热还没来得及挥发就早已被寒气压迫殆尽。所幸,近乎绝望的我终于从死亡的边境拉回一条腿,挣扎地再从痛苦的边缘拉回另一条腿。我想应该是父母的一句句问候化作无形的守护陪伴我吧,用一个成语就是所谓的“绝处逢生”吧!

一个月后,我再次来到这个曾经可望不可即,几乎使我丧命的雪地,我看着渐渐融化的雪花化作一滩滩雪水,根据物质守恒原理所有物体有三种形态:液态、固态及气态。都会不断融化蒸发,这些雪水最终都会蒸腾成地球流动的空气,正好像我经历的危险最后还是消亡瓦解,逐渐变成回忆不再过问。

大地回春,我第三次来到这儿,看着地面上干枯的血迹一点点陷进石头深缝里,那些是我为我的亲情所留下的斑斑痕迹,正如同春天的使者慷慨地散播温暖,告诉若干年后的父母我的情愫。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瑞雪来临,残梦已去,柔情似水,我愿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