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门前的桃花
初一 散文 660字 138人浏览 底线不可触

又是春天。

每年三、四月份的周末,我都会去外婆家。如果说平日里那里吸引我的是外婆对我的宠爱,这个季节最吸引我的,便是外婆门前那几株桃树了。

站在外婆家的田埂上,远处有温温暖暖的风吹来,好柔,好软,空气中弥漫着青草和泥土的香甜气息。我一般都是下午两、三点钟去,这时候,阳光暖暖的却不刺眼,找在脸上时间长了,忽尔有些昏眩,仿佛已经置身在五彩的梦境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到地头向外婆问过好以后,我就回到门口专事欣赏那盛开着的桃花。四月间,是桃花最开得最盛的季节,一根根枝条上几乎是一朵挨着一朵,不留一点间隙。从远处看,好象一片粉红的彩霞晚霞落在了地上,走到近处细看,那分明是一张张粉嫩的娃娃脸。

我忍不住伸手,用指尖轻轻抚摩那一张张小脸,柔若丝,软如绸的触感顿时沁入我的心底。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就是这轻微得几乎让人可以忽略的风,它吹散了那片粉红的霞,桃花瓣纷纷落下。我心中一惊,身体里仿佛有什么东西爆裂开来,然后就溢满着忧伤。我再抬头看那枝头,花儿已不是在微笑了,似乎是在垂泪,它在谴责命运的不公。我知道,桃花的一生只有这一次热烈的机会,但就这一点点短暂的热烈,为什么老天却还要夺走?它们辛辛苦苦生长了一年,等的就是这次狂怒的开放,它们还想再等等,可以与百花一起欢聚,但老哦天却不给它们这样的机会了,为什么?它们不明白,永远都不明白。

我赶紧去拾那落花,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它们快要陷入地下了。这时候,我又看到了它们坦然的一面,已经与大地融为一体的它们,是那样的安静,毫无挣扎的欲望。是啊,死亡又何尝不是生命的开始?也许,它们已经在孕育明年的绽放。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