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花种
高中 其它 1572字 43人浏览 lqsylj177

我是花籽国的王,是幸福的象征。但我却没有常人一样的幸福。花籽国的百姓都有自己的守护花。而我,高高在上,受人尊敬的王却没有。我哭闹,我发脾气,依旧什么都没有。时间长了 我就不在意了,专心管理我的王国。 直到那一天,王宫中突然出现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本来我用无极花锁已经锁住了她,可一看到她纯洁如花的眼神便下不去手了。后来,我的身后总跟着一个穿粉红色衣服的孩子,跑跑跳 跳地跟着我。还不时地问我:“华姐姐,华姐姐!你快看,那是什么?’我无奈地笑着,弯下身子用手指轻轻刮她的小鼻子,说:“要叫我王的,让别人听到了像什么,嗯?”棉儿听话地点了 点头。可我知道她从来都不会往心里去。顺着她的手指,我看到一片花海。“那是花籽国的花祭快到了。”我抚了抚棉儿的头,又继续说:“每年三月到四月,花籽国都会举行花祭,祈祷一 年的风调雨顺,祈祷自己的守护花更加繁华,祈祷花籽国四季平安。”“每人都有守护花吗?”“是。”“那华姐姐的呢?”我迟疑了一下,淡淡地说:“华姐姐没有啊,没有啊。”语气中透 露出丝丝哀伤。棉儿便懂事地不问了。 花祭终于来了。我穿着棉儿给我做的衣服,上面绣着朵朵木棉。我曾问过棉儿,木棉的花语是什么,但棉儿却什么也不说,只是笑着让我穿上。但我却发现她的眼里不仅有快乐幸福,还 有我看不懂的阴霾。我想问她,她却说:“华姐姐,我们快走吧。花祭一定很热闹!”是啊,花祭是很热闹。但我却有一丝丝的不安,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只能不时地看看身边的棉儿,似 乎她在我身旁,我就会心安,就会得到幸福。 花祭开场仪式上,棉儿半跪在我面前,昂着头问我:“华姐姐是认为棉儿重要还是,还是守护花重要?”“这,”我不明白棉儿为什么会这么问我,便不知如何回答。是啊,到底那一个 重要呢,不过,这守护花和棉儿有何关系呢?在我百思不得其解时,我听到棉儿说:“棉儿知道了。王请放心,王的守护花不日就会到来。”棉儿说这些时是低着头的,所以我看不到她的眼 睛,也不知道棉儿此时的心情。但我听到棉儿第一次叫我王,便发觉棉儿有些不对劲,却不知道是那里不对劲。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没有了知觉。 是梦。 在梦中,我看到我第一次见到棉儿,我带着棉儿游览花籽国,我听她叫我华姐姐,虽说口中说让她改,但心里却很高兴,享受着她叫我的每一声华姐姐,我哄着她睡觉,看她安静美好的 睡颜。眼前满是我和棉儿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不知不觉,棉儿改变了我许多,多得我自己都数不过来。我伸手想抓住这些景象,但它们却离我越来越远。突然,眼前出现了花祭的片段以及, 以及我和棉儿以后的命运。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就听到耳边有人说:“王醒了!王醒了!”我勉强睁开眼,看到众人围在我面前问这问那,可唯独不见棉儿。我问:“棉儿呢?”众 人顿时哑口无声,我心知不好,便又问了下。才听到有人说:“棉儿小姐,在王刚醒来时,就,就消失了,只留下了这几粒种子。”听到这些,我的眼泪如决堤的洪水,怎么止也止不住。 后来,我将棉儿留的种子种在我的王宫里,每天悉心照料,就如同我对棉儿一样。 在后来,侍女向我禀告:“王,王宫的花开了。”我看到我眼前满是粉红色的木棉花,在春风中摇曳,那一朵朵花,好似棉儿的笑脸。我知道,其实棉儿就是那木棉花。那次在梦中,我 看到棉儿化身成了木棉,作为我的守护花。直到最后,棉儿才对我说:“华姐姐莫要伤心,棉儿生来就是守护你的,只是棉儿淘气,非要来和华姐姐见上一面,这才惹得华姐姐在分别时如此 难过。华姐姐,以后棉儿就只能化作木棉来陪伴你了,华姐姐,珍重。棉儿,去了。” 直到最后,我才明白棉儿给我的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幸福--珍惜。 后来的后来,王宫里全是鲜艳的木棉。听花籽国的百姓说,花籽国的王一直都很珍惜每时每刻,也一直都很幸福。 梦醒了,我的手里还握着木棉的种子,笑了。

辽宁本溪本溪市高一:何定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