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保研遇到政工 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初一 记叙文 1472字 35人浏览 shirleyshen001

凯程考研集训营,为学生引路,为学员服务!

第 1 页 共 1 页 当保研遇到政工 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我的母校西南财经大学位于西南重镇成都,那是一个去了就不想走的城市。那里的山美、水美、人更美。

四年的大学生活给了我很多人生难得的经历,提到保研,我又回想起了当年的情景。

当初,西财的保研流程是选择院系学习成绩及综合表现考前的同学,我记得当年给了我们法学院5个名额,我有幸成为了其中的一员。但,西财的保研考试是三部曲,第一步,是对大学数学、英语进行考核,这个考核是根据考研的难度拟定的题目进行考核的。对于我来讲,在大学只学了微积分,其它的都没有涉及到,数学还要从头到尾梳理,英语虽然一直在学,但可能达到考研考核的水平还有一定差距,与金融、会计、经济等大院系的同学相比,我们的名额比较少,而且在数学方面确实差了一大截。很多同学都帮我找外系、外校的师兄师姐,帮助我补数学,准备的时间只有一个半月,要想数学上有大的突破太难了。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考场。懵懵懂懂的考完了全场。

第二步,就是根据这两门的成绩全校大排名,具体多少名之前的我不太记得了,但我的成绩只够入围的。

第三步,是面试,但这个面试与考研复试有所不同,复试的话,仍然是对专业知识的考核,但这个面试是分两部分,一部分是直接进入直读研究生的面试,这部分是对专业的考核,与考研复试没有什么两样,另一部分面试,则是对剩余入围的学生的“辅导员”资格的审定。我被划到到了第二部分的面试,评委有四个,我都不认识,可能是院校之间互换老师进行考核吧,记得很清楚的一个问题就是,如果组织了一个班的学生出游,结果路上发生了意外,怎么处理?当时,我觉得很奇怪,怎么问这个问题,到后来才知道,我是被分到了“辅导员”行列。因为当时在大学一直在心理咨询室工作,我就用当时听到、学到的一些经验进行了回答,没想到,几个评委还都挺满意的,笑眯眯的直点头。面试结束后,我信心慢慢的走出了面试的教室。大概过了三天的样子,通知单就下来了,我是我们院系唯一一个批准的政工,也就是先在学校任职辅导员两年,两年后直接面试、免费就读本院系的研究生。

得到这个通知,我心里不知是高兴还是郁闷!总感觉不上不下,不知怎么选择好。在学校给的仅有的两天的考虑时间里,我思前想后,吃不下睡不香,连坐都坐不安稳。

远在北京的男朋友一直劝我放弃这个机会去北京,为了远在家乡的父母,为了感情也要放弃。经过长时间的心理折磨,我在第二天的下午拿着教育部的相关空白表格交回到了辅导老师处,辅导老师平常对我非常好,反复问了我好几次,我都回答都是肯定的。离开了教研楼,似乎轻松了很多。

在与同学聚会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很关切的问我怎么样了,以后可以留校了!当我说已放弃了时候,大家都替我惋惜„„

大四快过年的时候,我直飞了北京,开始了在北京寻找落脚点的里程,一个外地毕业、

凯程考研集训营,为学生引路,为学员服务!

第 2 页 共 2 页 外地户口的应届毕业生,而且又是学法的,找起工作来,真是困难,坚持了一个多星期,我终于挺不住了,后悔至极,但为时已晚,后面经过很长时间的调整,我重新作战,打起精神接着面试。看到现在大学生的迷茫状态,我很容易想到自己,原来的我就是那样,盲投,见差不多职位就投,感觉总能碰上。后来我逐步走上了策划这条路,感觉还是发挥了自己的一些优势。逐步的在工作中我也发现了,在很早的时候认清自己的方向是很关键的。

关于保研遇到政工,向左走,还是向右走的问题,我感觉同学们真的要静下来仔细考虑一下。在现在看来,如果能够留校先工作再继续读研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