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我真感动
初三 记叙文 1224字 3318人浏览 18223078987

莫名的感动

八四 胡彬燕

深秋时节金黄的落叶,承载不住离歌的凄切,终于在余音缭绕中纷纷零落。那一片片带着清凉湿润的‚枯叶蝶‛,舞到了眉心,惊动了倚在树下阖眼假寐的我,随手拈起一片蜷缩的枯叶,与它默默相对,仿佛要定格成一幅永恒的画卷。冷清的空气,刺激着已经麻木的灵魂,前所未有的空洞与孤独,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仿佛,她的离开,已将我所有的笑颜与温情生生割离,我的唇畔浮起一丝笑意,笑意中是苦涩的酝酿。静谧夜中往事如流水,人离别时烛影挥不褪。那些与珂在一起甜蜜的、苦涩的、繁华的、冷清的画面,被几条纵横交错的、车水马龙的公路割得支离破碎。那深紫色外壳的留言册静静躺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像她曾经给我描摹的古埃及法老王的咒语,尘封在那里。或许打开它,我还会找到点曾经的慰藉——哪怕是只言片字也好——可那份支持不了太久的热量散去后的空洞与孤独,便会如洪水猛兽盘包围我。褪去白日那副没心没肺的假象,内心脆弱孤独的我,已因这不远的距离感受到天涯般的遥不可及。

咫尺天涯。

手中的毕业照在灯光下亮地刺眼,那个扎了清纯马尾的女孩不会再回来了;那个神采飞扬的女孩不会再回来了;那

个温婉清丽的女孩不会再回来了;那个唯一可以让我掏心掏肺感到温暖的女孩不会再回来了。光阴控诉着这生生分离的痛彻心扉,我眼眶已微微湿润,既然注定要分别,注定要背道而驰,又为何要给我这两年的从容与共?又为何要发出‚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的感慨?

轻叩着桌面,那是李叔同的作品:‚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 地之角,知交半零落……‛我们都喜欢闲暇时,倚着操场边的垂柳,轻声吟唱着,然后莫名其妙地红了眼眶。在‚亦乐园‛那古香古色的牌匾下,我们鱼贯出入。就仅有那一次,出来后就再也不曾进去。不知她是否还记得,松树上有几窝雏鸟,不知谁还剥开过,桃树上青涩的果实。

有点按捺不住心底对她气息的眷恋,翻开兰花底的书页,她浅蓝色的字迹布满了那一页——珂。‚······记住,你忘了谁也不能为你忘了我,就算失忆也要记得我······不论你在哪里,我们都会在一起。‛那略显张扬的话语,掩藏着多少悲伤?我明白她,可心底的倔强却不肯做出退步:‚四个月来音信全无,回忆果真成‘回忆’?那再找又有何用,都要成陌路我还这般不清醒?‛越珍惜,越害怕失去,这近四个月来的牵肠挂肚,已渐渐冷却我心头灼热的期盼。若她不主动联系,我必然只是等待,这是我们之间一贯的默契,她,难道已忘了吗?

一段心思百转千回,始终惘然无果。手中的热茶也已冷却。罢了,让一切多烟消云散吧,我闭上双眼,转身欲走。一阵铃声却飘入耳。轻蹙眉头接了电话,谁这么晚时来电呢?‚······呵,燕啊······‛我怔怔地听那熟悉的声音,透过七百五十多米的距离带来温热的湿气凝成水雾让视线模糊不清,‚你,还好吗?‛泪水, 终于肆无忌惮的蜿蜒而下。

这一刻,心底积攒的感情洪流汇成一泓温泉,她的声线就是温暖的泉眼,将感动流淌在彼此之间。

指导教师:王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