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在路上(优秀)
三年级 散文 4668字 1367人浏览 地狱丘比特521

风景在路上 杨婉婷

父爱是山,呵护是生命之火;父爱是火,燃烧希望的灯,照亮前行的路;父爱是路,引领我的一生。

曾经不懂父爱笔直的脊梁因何弯曲,曾经不懂父亲俊明的面容因何憔悴,曾经不懂黑发因何斑白。

第一次迈进小学,矮矮的我还不到爸爸的腰,他宽大的手掌握紧我的小手。阳光照耀在爸爸的脸上,很美,透过叶隙,洒在路边的小草,小花,和长高的树苗上。春天的风景是靓丽的,风是和煦的,阳光是香的。

五年级了,那天考砸了,坐在家门附近的长椅上不敢回家。秋风拂过我的耳畔,带着一略发丝摇曳着,发黄的树叶纷纷掉落,落在地上“沙沙“的响着。眼眶不觉模糊了,隐约里看见高大的身躯向我跑来,没有看我的考卷,直接将我拥入怀抱。接过我的书包,拉起我的手往家里走。阳光照耀在我爸爸的脸上,很美,透过枝隙洒在路边的小草上,已快凋零的小花和一长高的树苗上,秋天的风景很动人,风是清爽的,眼光是温暖的。

初中了,空气越发冷了,严寒的空气让我心烦意乱。踏出校门,一眼便望见爸爸的身影,脖子上围着围巾,头上戴着帽子,鼻子冻得通红,脚不停的跳着, 向手里哈着气。看到我们走出来,急忙迎住我解开围巾,围在我的脖子上,将帽子紧紧戴在我的头上,搂着我向车走去,坐在车里,他双手抖着,我问“爸爸,为什么不在车里等着?”爸爸系好安全带以后向后视镜冲我笑:“万一错过你怎么办?”

回家的路上路过长椅,长椅上堆满了厚厚的雪,草地上没有了小草小花的身影,但那棵树依然成长着,不畏严寒依然顽强。窗外没有了阳光,只有呼呼作响的风,可我从未有一刻觉得比现在更暖和。

风景是生活的馈赠,温暖是父亲的给予。美丽的风景在父亲走过的路上。父亲,因为有了你,女儿一生不会贫穷。 风景在路上

杨晶茹

一夜的大雨洗去了村里的暑气,他睁开明亮的大眼睛,抖了抖身上的积尘,挥动着绿色的手向清晨忙碌的大人们、无忧无虑的孩子们问好。

我摆脱了屋子里的束缚,踏着海面地毯,独自游览着晨景。

吸引人眼球的还不仅仅是这油亮的草木、娇羞的野花、奏曲的鸟儿,还有不远处,几面画着笑脸的彩旗摇动着,活泼,鲜艳,明亮,雨水冲刷过的一小块水泥平台成了她舞动的舞台。 我心里有些高兴,这美好的光景又多了一份艳丽。走近去,那几个不知是谁家的孩子,正跳着画的不规整,数字写的不规整的方格。我的目光顿时定下来了,仿佛是我童年经历的时光在眼前重现。不,是正在被他们上演。小女孩看到我,定在双脚下的格子中,露出花儿似得笑脸,又转过头,跳出去了。

我转身离开,心里泛着童年的光,暖暖的,他们如玲儿似的笑声在耳畔回荡着。 我转到水泥路上,不时在积水的洼处洗着脚下的泥,向前走着。

路边一棵大梧桐树,没能挡住清晨的凉爽,却遮下了另一幅美丽的画。

是的,那是梧桐树旁边一户人家的老奶奶,悠闲的坐在一把大摇椅上,她不时地摇动,摇椅发出“吱呀”的声音,这并不能挡住他的乐趣,屋里走出女子,张阿姨,对的,他端着小瓷盆,走到老奶奶的身边。老奶奶直了直身子,停止了摇动,笑着像孩子一样。坐好,张阿姨即将盆放在长椅上,在盆中拿出一把木捻,轻轻的捋了捋老奶奶的的银发,将梳子插入发根出,梳了下去。每一丝,每一缕都逃不过她的细致。老奶奶合了眼睛,享受着媳妇的每个动作。梳罢,张阿姨梳子放到盆里,端盆走进屋,老奶奶摇了摇摇椅。我走过去,问了声好,老奶奶亲切的应了声。那一幕清晰极了。

沿路绕过去,太阳渐渐毒辣了,路上的风景却给人一种清爽,如一股清泉润了干枯的草木,那缕清风, 吹在清晨的路上,吹开路上的美好。

风景在路上

刘弋纬

放学了,从学校回到家,这一路处处是风景〃〃〃〃〃〃

结束了这漫长的语文课,我们终于迎来了放学的铃声。而我,本应兴奋,开心的脸,却“生气”全无。“啊,天哪,还要去找语文老师谈话。”收拾好东西,下楼,正好撞见语文老师,紧接着一大波话语侵入了我的耳中,在脑子里转呀转的,老师对我说了四十分钟的话,终于,我可以走了,我回头一看,看见 老师在办公室批改同学的作文,而办公室只留下了她在办公室里批改作文的身影。我不禁感叹这是多么美丽的风景线。夕阳射进窗户,映在了老师的面颊上,看着那辛勤工作的身影,我不禁感叹到,这是多美的一道美景。

出了校门,如我所料,校车已经走了,来接孩子的家长已经把孩子接走了,大门口空空的,只有门卫坐在板凳上,吸着烟,聊着天。我向家的方向走着,心里想着老师对我说的话,时不时还会被石头绊一下。我突然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拿着电话反复的拨打着一个号码,我的手机在书包里微微的震动。“爸爸!”爸爸猛地一回头看见我在前面,那颗心最终平稳地放下,原本紧张的神情刹那间变得柔和。我跑过去。他假装很生气的骂我,而我却含着泪,笑了。是的,那身影是不是如风景一般美丽呢?

风景在路上,你需要细细观察,因为他会给你带来无数颤动。 风景在路上

临近期末的那几天,我分外焦躁,并不是因为准备匆忙,只是我忧心结果,是否会给我当头一棒?

那些日子蒙上了阴霾,我像是厚厚的积雨云,随时会电闪雷鸣,或大雨倾盆。刻意追求结果,但不愿因此被结果束缚,我陷入矛盾中,整日愁容满面,我感觉自己像个马拉松选手只看着遥远的终点,累得疲惫不堪。

母亲似乎看穿了我的内心。一日清晨,他带我去爬山。山高陡峭,我只是知道一天无法登顶,于是放慢了速度,在山间闲逛。山雾蒙蒙,暖风如酒,大自然将我的五脏六腑涤荡的妥帖舒服。耳畔鸟语花香,交奏成森林的协奏曲,松林有模有样的左右摇摆,似乎各司其职,正为演唱加伴奏 !我想那天人合一的境界,大概如此。 当我们下山时几个年轻人满头大汗,一路小跑从山坡上下来。“今天真没意思。”一个人说“ 山顶什么都没有,累死了。”母亲闻声对我一笑:“你并没有登顶但是你开心吗?” “开心。”“为很么会开心呢?”“因为我看见了路上的风景。”真的很美丽。那刻我幡然醒悟:是否登顶不重

要,沿途的风景才是最美!

端坐桌前,心中似乎不再绷紧一根弦,尽管我的志向已经清晰而明确,但我已经不再固执的要求自己“必须”拥有骄人的结果——即使有,我也不会开心,我只要踏踏实实的走好每一步路,感受身旁那似锦的繁华,指间触摸着春光,亲赴每一缕清风,用心欣赏每一处盛景,我便是成功的。

现在的生活就像一条笔直的跑道,但我绝不能横冲直撞。我们应静下心来,正如我曾经体会到的一样:最美的风景,在路上。

风景在路上 宫昭钧

这一年,被迷茫遮住了双眼,无暇顾及途中那绚烂的景色。

对于初四,我的内心曾经颇为忐忑,可我却发现,初四,根本没有留给我时间忐忑。开学比其他年级要早,所以我早就把一些杂七杂八的活儿干完了,干完之后,就立马开始准备了——似是末日前,人类的奋力一搏。

早上,学!早上迷迷糊糊的抬起沉甸甸的眼皮,瞟了一眼手表。“妈呀!六点了。”于是火急火燎的把被子滚成一个球,丢进了柜子里,而我也几乎从床上“滚”到了地下,拖开了凳子,就开始做题,而舍友也把刚才的情景一个个又放了一遍重播似的。而当七点后打铃后吃完饭回来,我才发现我的裤子穿反了!

中午,学!当得知中午不能睡觉要学习时,起初我并没有感觉怎么样,但后来我就发现我错了。我的眼睛根本不听话,以至于我都得用一只手写字,一只手掐着自己的胳膊,才能勉强不睡着,而艰苦远远不止这些。六个人挤在一间宿舍里,还是大中午的,其闷热程度可想而知。学完之后,我就想洗了个澡一样,衣服都能挤出水了。更别说那些能用来当生化武器的袜子所散发出的“香味”了。

晚上,学!连续学了一整天,眼睛已经十分酸痛,本想着晚自习能休息会,却没想到,晚上还要上课,于是强迫自己在那坐着,两只眼珠子瞪成鸡蛋,几乎没有感觉地用耳朵捡着老师丢给我的知识,却发现自己根本捡不过来。

晚上,我躺在床上,脑中嗡嗡作响,我不知道,这种生活我能坚持到什么时候。而现在,至少我已经走到现在,而且我还能继续走下去。初四的生活,我不应去坚持,而应去享受,因为在崎岖的山路边,总会有美丽的景色。

如果有一天,迷茫遮住了双眼,那么,用汗水拭去它,你会发现,风景,就在路上。

风景在路上 心静方可领悟美。

初四了,一切都不再轻松了!

今天是周日,下个周又要月考,为了在开学以来的第一次的月考上取得一个较为理想的成绩,无奈,我只能闷在家里好好复习。

忽的一阵微风袭来,吹乱了课本,也吹乱了我的心绪。之后我便再也进不去状态了。我也打算不再强求自己,出去转转。 九点钟的时间,天气还不热,而此时的人们都上班去了,整个小区显得格外空旷。

忽的,我的眼神被一株小花吸引了,他只是一株紫色的小野花,平时甚至不起眼,但此时它被一群花团锦簇的花所包围,美艳的东西看多了,难免会觉得审美疲劳,如此却觉得那株小野花格外清秀。

往前走,是一方池塘,水很深。周围的柳树如同护卫般围成一个圆保卫池塘,看着它垂下来的枝条虽然不再清翠,但还是顽强保留着那抹绿色。微风拂来,柳枝随风荡漾,展现着它那绝美的舞姿; 池水掀起点点涟漪。我不由得看痴了,心也静了。那池水下还有正在游荡的鱼儿,慢悠悠散步的乌龟以及浅水处正在寻找妈妈的蝌蚪,一派怡然自得的景象。

再往前,就是小区的公园了,去的时候有三五个小孩在那嬉戏打闹,以及几个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妈妈们,他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看到此情景,我那心里的重担仿佛顿时减轻了不少。

回到家,再看看那些因着无数象征中国文化的汉字,仿佛心里也不再那么抵触。拿起书,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奋斗。

静,才能体会到往日体会不到的美,注意到自己平常所忽视的风景。放慢脚步,静下心来,你就会发现一份不同的风景!风景在路上。 风景在路上

王萌

除了山,还是山。这是我对这个落后的小城的第一印象。山间偶尔有几块被开垦过的土地,却也是贫瘠的几乎颗粒无收,道路崎岖不平连车都开不上去,手里提着箱子,心里满满都是怨气。太阳在头上毒辣灼烤着大地,背包里的瓶子早已空空如也。我一路抱怨的走上去,却听到大山深处的声音〃〃〃〃〃〃

姐姐带着十几个孩子在对面看着我,几个孩子看到我的身影欢快的跑来,“欢迎你。” 他们脸上洋溢着纯真的笑容。姐姐从我手中接过箱子。“我让你带来的你都带来了?”我满脸怨气的瞪着她。“啊!我说你就是闲的,来这鬼地方支教,好好的公务员你不做,你来这传递爱心,还让我来接你走。”“嘘,别让孩子们听见,我还没说我要走呢。”我回头望了一眼那群天真烂漫的孩子,“你还没告诉呢?你不会不想走了吧?”姐姐苦笑一下,终是没说什么。

大山深处有一所学校,学校年久失修,显得那么荒凉与寂寞。这里除去几个年过半百的老师,就只有姐姐了。老乡都在那等着,他们用那勤劳的双手与我一一握手,一个老乡告诉我,他从来没想到,一个富裕城市的女娃,来这里做男人的活,还教孩子们知识。. 因为年轻人外出,村里的大部分都是老人,姐姐在这里经常帮助他们。远处的教室里,她打开了我拿来的那个箱子,将里面的书分给孩子们,那些孩子小心翼翼的捧着书,兴奋的互相打闹。 我站在离天空最近的地方,望着深不见底的下面。“你明天会跟我走吧?”身后的姐姐走到了我身边。沉默了良久,“会。”清晨,薄雾笼罩了大山,风还泛着丝丝凉意,我们踏上了下山的路。“天上的星星〃〃〃〃〃〃”山间响着那首《虫儿飞》。向上望去,十多个孩子在山边站着。老乡也在。雾笼罩着,路旁的野花上还撒着些许露水,姐姐却早已泣不成声。“老师,再见!”他们的声音久久回荡在山间。贫瘠的土地,湛蓝的天空,几个天真的孩子,那是最美的风景。 那一路,他们的声音伴随着太阳升起,那最美的风景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