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花开
初三 记叙文 2325字 3164人浏览 smile可爱蓝蓝

那时花开

宿舍门前的海棠花开了,有白色的、红色的、粉色的……分外妖娆。那诱人的花香将我的记忆牵回了花开时节的青春年华。那是一段青春的青涩记忆,慢慢回味,许多往事仿佛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初一的时候,只会让人记得年级第一的才女,一(3)班的掌上明珠。而我只是一个由普通班跳到强化班的一匹黑马,被老师的一句“金子在哪里都会闪光”而觉悟的懵懂少年。也许你不再想提起那个名字,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我身后的那位帅哥,孔令飞。年级前五的名字里,总闪现着你们的名字,可谓郎才女貌,令人高不可攀。“大娘”的高清望远镜里还记录着你们在初二楼里互赠礼物的画面,让人羡慕不已。也许由于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一同考进滨中的梦想让你们的情缘暂时搁浅,等到共同踏进高中的大门再续前缘。现在看来,这只是家长为了阻止你们进一步发展的缓兵之计,不耽误学业才是他们对你们的殷切期盼。也许就是这个错误的决定让原本帅气优秀的少年由于失恋的影响,变得颓废,成绩一落千丈。还记得老师拿着96分的数学试卷将他叫出去恶狠狠的批判的残酷画面,从他闪烁的泪光中流露出满满的失落与忧伤。

到了初二,我和你被分到同一个班级,二(1)班,同窗的岁月总让人记忆犹新。你坐在第一排的中间,右边周蕾蕾,左边的已经毫无印象。我坐在第二排的边上,还有沈前宇和张顺宇,准确的说就是你坐在我的右前方。座位是拉进交流的第一步,从此以后便开始慢慢的了解熟悉对方。你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小女孩,那时的你,天真无邪,

笑容可掬。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乌黑亮丽的秀发,一对笑靥如花的小酒窝笑起来最为迷人。那时流行着张含韵的《酸酸甜甜就是我》这首歌,可谓最符合你了。所以,有一次老师让写自己的文章中,你就以“酸酸甜甜就是我”命名。那时的我还偷瞄了你的作文题目,克隆了一个山寨版的作为题目,叫做“幸幸福福就是我”。现在看来觉得好可笑,但是现在能记得的文章题目已经为数不多了,唯独这篇文章题目令我难以忘却。那时候喜欢借你的计算器,有时甚至还会放学带回去使用。并不是自己有多么需要使用计算器,而是抽开计算机外壳,可以看见一个大头贴中伸着舌头调皮的你,看完后可以振作精神,努力学习。最令人发笑的可谓是洗头的事了,现在想来当时的自己是多么的幼稚与无知。那时的我以为刚洗完头发就可以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最好是带着湿漉漉的水痕,如此可以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整一个帅气的发型,不用等头发吹干,然后第一时间在你面前出现。哪怕是你的一句“今天又洗头啦”,已经让我开怀不已。殊不知如此湿漉漉的头发,谁能不知你今天洗头了呢?洗过不吹就跑出去还以为很帅气,真是傻的可爱。那一次,我刚洗完头发,正在整理发型准备出门的时候,突然耳旁传来一句略带调侃的话语,“打扮这么帅去给张琦看吗?”。随后,便传来啪嗒一声,只见我的手已经不由自主的与他的脸蛋来了一次重重的亲密接触。是的,我啪嗒给他来了一巴掌,这一巴掌也许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去动手打人,也是最不由自主的一次。为此,我很后悔当时的行为,但是那是的我真的是不由自主的行为,也许那句话真的说到我的内心去了。是的,那时的我心里总装

着你,承载着你,不容的别人去玷污,哪怕还有其他人惦记着你。可是自己又不懂得如何去表达,只会在下课的时候,站在阳台上,偷偷的往教室里注视着你,而不敢有任何视线的交合,生怕被你发现;在放学吃饭的时候,偷偷的尾随着你,而不敢上前搭话;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偷偷的想着你,而不敢递送一份情书,以表心迹;在纸上无数遍的历练已经将你的名字写的十分娴熟,却从未在你的眼前秀上一把„„有时被小蛆欺负的时候,在别人眼里也许就是哗众取宠的玩偶,你事后的一句“以后离他远点,别和他玩了”让我倍感亲切与温暖,仿佛亲人的关怀,在耳畔回荡,让我铭记。记得有一次,被万众宝憋在墙角说实话的时候,他问我是不是对张琦有意思。我吞吞吐吐的说不清楚,最后只吐出两个字,羡慕。然后说了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张琦成绩好,还很漂亮,很让人羡慕。我当然知道万众宝是替他的好朋友孔令飞问我的,可是我始终无法说出我内心的真实想法。那份爱被埋藏在心里,就这样一直暗恋着,也许是最美好的归宿。那时的你,成绩优异,笑靥如花。

记得升初三分班考试的时候,我和你的名次是隔三的,也就是说如果按照名次分班,我们还会在同一班的。可是到了初三的时候,看遍了三(2)班的花名册,却不见你的芳名。你被分到了(1)班,我和你之间总隔着一堵墙。这一隔,犹如一座山峰,不可翻越。从此,我们之间几乎没什么联系,唯独的记忆总停留在初二同窗的岁月里。初三是个发奋学习,努力向上的时段。你把自己所有的精力几乎全部放到了学习上,我也以一句“尽力了,不后悔”这句话激励自己。虽然脑

海中还不时浮现你的身影,但升学的决心还是让我回过神来,投入到学习中去。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我们一起考上了县重点中学—滨海中学。

到了高中,接触的机会就更少了。偶的有机会碰面,还羞涩的不主动去和你聊聊天,说不上几句话,真是惭愧。到了大学,真可谓是分道扬镳,各奔前程。现在你已走上基层工作,而我还在象牙塔里过着安逸的校园生活。记忆总回荡在初二那段同窗的岁月里,忘不了你的回眸一笑与天真无邪。

有时,会和朋友聊起自己最初暗恋的对象,我总会大声的说出你的名字。虽然,在别人的眼中可能无关痛痒,可是我的思绪早已飘回了那段令人刻骨铭心的陈年往事。近日偶然在群中发现了你的身影,不由得心绪紊乱。看到你的照片,依旧那么的楚楚动人。忍不住写下此篇文章,奋笔疾书,以祭当年。

门前的海棠花依旧飘香,然而现在的我们已经天各一方。现实的差距已经俞行俞远,如能重温旧梦,再叙前缘,我想已是最大的奢望。那就衷心的祝愿你如盛开的海棠花一样,笑靥如花,余香犹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