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画眉
初二 散文 1263字 35人浏览 422981904

望断寒江,等你画眉

埋怨这天又破晓,埋怨这朝阳来早,埋怨这唱不完的离歌,春风吹又生的青草。轻拭铜镜,悲容颜又瘦,秀发萧条。想曾经如花美眷,换如今,肠子悔青,怎该让你,万里觅封侯!

我还是一丝不苟地完成着女人的早课,簪钗不弃,安放得恰到好处;丝缕匀称,穿戴得得体从容。薄粉轻施,胭脂淡抹。我,依旧美丽。唯有两弯眉黛,不作修饰。因为你曾说过,要为我一生画眉。

望江楼,自你走后,变成我幽怨的栖所,我日日过来,独倚栏杆。想让你在遥远的舟中就能看见,这样就可以第一时间终止思念。只是你是否知道,一片白帆自天边来,我让双眼写满期待,然千帆过尽,我等的人,始终不来。

知我心者,是那嫣红夕阳。你看她踟蹰缓隐,忧让我独对黑夜。知我意者,还有这滔滔江水,不休不止地流淌,相信总有一天,能送我良人回乡!

归去吧,残阳既隐,江水无声。白频洲上依旧芳草萋萋,那洲上我们写下的誓言,是否还能够历历清晰。

家,太远了

达达马蹄,激扬起大漠黄沙,惊不醒戍边人的思乡梦。转眼又是秋来,此身,早化作远方风中一粒尘埃!

你看,雁过无痕,带不去天涯倦客的口信,你听,边声四起,撑起的是大宋不屈的旗。独对这千山万岭,纵狼烟不息,孤城紧闭,我犹感,男儿有幸,有如我者,这大好河山,终不改秀丽。

边塞的夜晚,冷月无声,寒霜满地,远去的鼓角铮鸣,提醒着我离家万里。暂脱下金盔铁甲,暂放下手中武器,拿起了酒杯,浊酒入喉,又唤醒起一剪乡愁。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原来,故乡的一草一木,想起来犹是那么熟悉,只是不知晓,故乡的人和鸟,会不会随岁月累积而不断减少。

厌倦了这大漠风沙,厌倦了这边关杀伐,好想回到家乡,叙久违的情话。可是国事在上,胡虏未灭,我不想,归去时,两手空空,徒披遗恨千种。

家,太远了,远的不是天涯,远的是肩头两挂。

悠远的羌笛如诉,凛冽的晨霜似雪,知鬓角华发渐满,恨归乡日期难定。喝光壶中最后一滴酒,登高处凝视远方,只见得黄沙漫漫,大漠苍茫!

红尘依旧 无你何欢

一觉醒来,阳光已洒满庭院,昨夜风声不止,落花铺地,憔悴了枝条,稀释了繁华。就算冷风骤止,尘里带香,又会有谁,解得了我尽日辛酸。

流落江南,身无所依;我的明诚,魂兮不归。还记得,当初燕尔,赌书泼茶,我写我的诗词,你论你的金石,彼此相恨流光太快。有时离别,纵两地闲愁,连思念也带着丝丝甜味。孰会知,天妒人情,造化弄人,这世事的无常,直割得我遍体鳞伤。国破家亡留苦恨,我生你死念断肠。而今我已懒得梳妆,那刻在镜子里美绝如花的欢颜早已不在,再好的脂粉,都摭掩不这一脸的凄惶。

半新半旧襟上泪,一生一死梦中人。泪水,自南来后从来不曾吝啬过,千滴万行,湿透了整个梦乡。当容颜已远,楼阁成空,我放下了所有的希望,不言不语,唯有用这苦泪,祭奠这生命之殇!

也记得携手出游,如神仙眷侣,也记得东篱把酒,暗香盈袖,哪怕误入藕花深处,也能深深将快乐留住。

昔时如梦,杳如黄鹤,现在我只能揽两手沧桑,看衰草枯扬。双溪春色再好,亦成不了我的欢乐场。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人不如昔,衣不如故”,你看这红尘依旧,没有你一切皆苦,就算我有最精致妆容,也于事无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