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同在
四年级 记叙文 2284字 53人浏览 邓宝20

梦想同在,血汗为伴 蒋方舟

我也高三过。上高三之前,我对高三所有美好的传说,都赋予不信任。

我不信任半天踢足球、半天上课,晚自习还睡觉的学生,会考上北京大学;我不信任平时交白卷的学生,高考时会灵光乍现,考取满分;我不信任左手吉他、右手女友的人,分数能比得过专心致志的学生;我不信任翻围墙去上网的人,学功课最灵光;我不信任家长从不过问的学生,心理最健康;我不信任今天经某位名师“点穴”,明天就能在分数中逃出生天;我不信任高考会提供作弊的空间;我不信任高考会给予我超常发挥的机会;我不信任脑白金和脑黄金……

我对高三不寄予任何幻想,甚至对大学将要给予我什么,也没过多的期待。高三是个竞技场,你是个运动员。一切的借口,一切的伤痛,一切的眼泪,一切的软弱都无人问津。不要说什么过程最重要,只有大学录取通知书才是王道。

如果你没有退路,不能退到国外的大学、父母的摊点、复读学校……那么,站到这条起跑线上吧,打消幻想吧。没有奇迹,所有的奇迹都是一步一步发生的,只是最后那一步引起世人关注而已。

奇迹也许会从天而降吧。但是我不相信。

高三的老师说过很多好话,但我只相信三句。第一句是排名比分数重要。第二句是主攻弱势科目。第三句是不喜欢做题的学生,不是爱学习的学生。

我的弱势科目是数学。我积攒的体能和毅力,几乎都给了数学。我的方法是做题,做题,再做题。我的数学老师说:“你是我见过的做题最多的学生。”有一个章节,我没有搞懂,于是我去网上下载了有关这个章节的所有试题汇编,打印出来,一共是600页。每天晚自习近四个小时,我都在埋头做题中度过。晚自习结束后,我常常觉得头已经不在脖子上了。

辛苦地做题,在高考中终于得到了回应。我的数学,是所有科目中考分最高的。我最弱的科目,成了我最强势的一科。

在迈向大学的逐鹿场里,漫不经心和缺乏诚意都是绊倒你的顽石。

怎样过一个快乐的高三?我没有太多幻想。高三的学生,没有谁还能保持所谓的心理健康。如果你焦虑、烦躁、嫉妒别人比自己好,担忧未来、抱怨父母、患得患失,这都没有什么可怕,这就是竞技心理――每天都缠绕着高三学生的病态心理。

在高三那个漫长的冬天,我每天都陷入负面情绪。我的唯一方法是给自己写小纸条,给自己做心理按摩和自我暗示。这些纸条,如今已经攒了一抽屉,现在翻出来看,甚是好笑,都是“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之类的大俗话。 开春之后,我的情绪随着成绩的稳定也渐渐平稳了。因为该来的总会来的,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我的高三,是在理性中度过的。告别时也非常平静,我不会涕泗交流,不会撕书泄愤,不会彻夜狂欢,不会过于怀念高三,也不会全盘否定高三。

那是一段短暂的“运动员生涯”。即使感受过怅然与失落,也要用汗水去守护光荣与梦想,如此而已。

梦想同在,血汗为伴 蒋方舟

我也高三过。上高三之前,我对高三所有美好的传说,都赋予不信任。

我不信任半天踢足球、半天上课,晚自习还睡觉的学生,会考上北京大学;我不信任平时交白卷的学生,高考时会灵光乍现,考取满分;我不信任左手吉他、右手女友的人,分数能比得过专心致志的学生;我不信任翻围墙去上网的人,学功课最灵光;我不信任家长从不过问的学生,心理最健康;我不信任今天经某位名师“点穴”,明天就能在分数中逃出生天;我不信任高考会提供作弊的空间;我不信任高考会给予我超常发挥的机会;我不信任脑白金和脑黄金……

我对高三不寄予任何幻想,甚至对大学将要给予我什么,也没过多的期待。高三是个竞技场,你是个运动员。一切的借口,一切的伤痛,一切的眼泪,一切的软弱都无人问津。不要说什么过程最重要,只有大学录取通知书才是王道。

如果你没有退路,不能退到国外的大学、父母的摊点、复读学校……那么,站到这条起跑线上吧,打消幻想吧。没有奇迹,所有的奇迹都是一步一步发生的,只是最后那一步引起世人关注而已。

奇迹也许会从天而降吧。但是我不相信。

高三的老师说过很多好话,但我只相信三句。第一句是排名比分数重要。第二句是主攻弱势科目。第三句是不喜欢做题的学生,不是爱学习的学生。

我的弱势科目是数学。我积攒的体能和毅力,几乎都给了数学。我的方法是做题,做题,再做题。我的数学老师说:“你是我见过的做题最多的学生。”有一个章节,我没有搞懂,于是我去网上下载了有关这个章节的所有试题汇编,打印出来,一共是600页。每天晚自习近四个小时,我都在埋头做题中度过。晚自习结束后,我常常觉得头已经不在脖子上了。

辛苦地做题,在高考中终于得到了回应。我的数学,是所有科目中考分最高的。我最弱的科目,成了我最强势的一科。

在迈向大学的逐鹿场里,漫不经心和缺乏诚意都是绊倒你的顽石。

怎样过一个快乐的高三?我没有太多幻想。高三的学生,没有谁还能保持所谓的心理健康。如果你焦虑、烦躁、嫉妒别人比自己好,担忧未来、抱怨父母、患得患失,这都没有什么可怕,这就是竞技心理――每天都缠绕着高三学生的病态心理。

在高三那个漫长的冬天,我每天都陷入负面情绪。我的唯一方法是给自己写小纸条,给自己做心理按摩和自我暗示。这些纸条,如今已经攒了一抽屉,现在翻出来看,甚是好笑,都是“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之类的大俗话。 开春之后,我的情绪随着成绩的稳定也渐渐平稳了。因为该来的总会来的,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我的高三,是在理性中度过的。告别时也非常平静,我不会涕泗交流,不会撕书泄愤,不会彻夜狂欢,不会过于怀念高三,也不会全盘否定高三。

那是一段短暂的“运动员生涯”。即使感受过怅然与失落,也要用汗水去守护光荣与梦想,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