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的春
高三 散文 1132字 366人浏览 heart兔小白

南国的春

春天,一个让人掩映不住活力的字眼。春天,一个容易让人遐想联翩的季节。春天,一个无须掩饰充满爱的时节。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上前去。

我尤爱江南的春天,她虽没有朱自清笔下那样婀娜多姿,但她如郑愁予笔下那思归的妇人那颗多情的心,同时她也是徐志摩手下那软泥上的青荇,那康桥河畔的树影婆娑„„是那样的静谧。

江南的春天,没有北方那么矫情,总是有她独特的魅力。野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宛转的曲子,跟轻风流水应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儿却绿得发亮,小草儿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在乡下,小路上,石桥边,有撑起伞慢慢走着的人,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披着蓑戴着笠。他们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天上风筝渐渐多了,地上孩子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

老老小小,也赶趟儿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各做各的一份儿事去。“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

北国的春虽没有南国的细腻,但她也有不可抗拒的美。她总是来得很晚,如“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你看那似绿非绿的新叶, 不经意间已被浓墨重染,竟变成了墨绿,这时要是来一阵雨呀,那翠绿欲滴的叶子,禁不住让人驻足观赏,竟也凝神,会让你忍不住的遐想,误以为自己身处南国呢。北国的春天,没有万花斗艳的绚丽,但田野间总是有三三两两的野花露出头来,仿佛在告诉人们,春天来了。

要说北国的春,当然不得不提西北那粗犷的美。西北的春天,弥漫的黄沙,漫天飞舞,仿佛要亲吻每一个人,容不得你选择,你也无法避开,她就是那么热情,让你来不及拒绝。茫茫的戈壁,一眼望不到边,就是这种无与伦比的美,让她不同于南方的春。

南国的春是那么婉约,那样让人怜爱。走在古镇,驻足倾听流水叮咚,那时便觉得自己已融入古镇,想着自己便是最幸福的人儿了;走在田间,贪婪的吮吸的雨后空气中雨露的芬芳;闭上眼睛,懒懒的拥抱着自然,享受和煦的阳光;走在山间,聆听春天的声音,那美妙的音乐,是天籁之音吗?完全能洗涤心中的不安与焦虑。我想,这就是我独爱南国的春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