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雨情错,梧桐离陌
初一 散文 992字 52人浏览 tam_78

烟波浩渺,扉然梅雨时的油纸伞,浸没在江南巷陌中的吴侬软语。坐在闲池边,廊庑下,摆一桌紫砂龙井。打着油纸伞,徘徊于氤氲的朦胧中。闲时坐下,一卷诗经遗在手边,烟雨缭绕身旁。跌进时光的记忆里,错落了个女子形影相吊。影影绰绰却又清清楚楚。七月流火,天高云淡,枫林浸染,梧桐叶落。萧萧黄叶闭梳窗。路的尽头,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黄叶泛起点点斑驳,色调高贵却又深沉,犹如一个王朝极尽奢华却又行将衰亡。

“我们,就这样吧。”女生手里一封绝交书,却没有嵇康无山涛的情深意重。然后,负手而离,西风一扫,衣裙飘渺,袅袅婷婷。

只有我,茕茕孑立,无法安之若素。暗衬着:好啊。可是却为什么,我好难受。她给我的,只有伤痛。我做错了么?这机会本事人人平等的,我光明正大的争取,她又有什么闲言碎语可以说的,算是抢了本来属于她的荣耀,可我确实略胜一筹于她,这也不可否认啊。就算她是大方之家,我又岂会屈居人后,落得“不过尔尔”的名声。我没有错,没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所有人都以为我们会握手言和,和好如初。可是,心高气傲如我们,又怎会低眉顺眼地和平相处,看似不共戴天的表面下却是两颗支离破碎的心在做着最后的无谓斗争,奄奄一薄如蝉翼息,教的人无计可施。我们之间的距离,好似一睹坚不可摧的城墙;却又像一张的薄如蝉翼的纸。但,没有人敢迈一步,却又没有人肯退一步。有人劝我们,我苦笑着,又有谁能够感同身受这段友谊的无奈,起于荣耀,亡于荣耀。我就像涸辙之鲋,却孤立无援,进退维艰,无法绝处逢生。怕人询问,咽泪装欢。

那时,我每周都会去我们分道扬镳的梧桐下,沉思往事立残阳。愁似湘江日夜潮的日子那比得上笑语盈盈的街角偶遇来的痛快。一切的一切,都是过去式了。

后来,她学了。我记得那天,我们都释然了。我对她轻念一阕词:“杨柳枝,芳菲节。可恨年年赠离别。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叶随风忽报秋,纵使君来岂堪折。”她扯了扯嘴角。雨打下来,弄湿了她的衣角,她脸上,满的都是雨水:“古人早晚上高台,赠我江南春色一枝梅。不是梅开时节,只能折枝杨柳赠卿。”我负过她,如同当日那般,过身的我,泪流满面,抱头痛哭,魂不守舍。我后悔了,我哭着朝她喊道:“留下来,我后悔了。对不起。”雨打着脸颊,告诉我这是缘木求鱼,我只能悔恨当初不好好把握这段友情。

……

沧海桑田,时过境迁。我缓步走到梧桐下,雨还是那时的雨,梧桐还是那是的梧桐。摇曳着,与旁边格格不入的杨柳却是交相辉映。物是人非事事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初一:匪思苡莼